ranran

【楼诚】食味 之十八

黄桃罐头:

章十八·醋溜白菜与冬瓜老鸭汤(上)

预警:汪曼春开始上线!

不过汪大小姐在本文里大概多是侧影和背影,基本不会出现正面描述,因为作者的私心就是蟒蟒和诚宝宝(ง •̀_•́)ง

so~新年大放送开始(๑´ڡ`๑)!

☆☆☆☆☆☆

阿诚十四岁的初夏里,发现了自己大哥的一点小秘密。

那是一个叫汪曼春的女孩子,十七八岁的年纪,身量还未完全长成,但那已展露八分的明艳动人里,很有一点倾城国色的味道。

阿诚其实早就知道她,因为她是汪家的人。汪家和明家一样是上海的世家名门,也曾交好过许多年头,但世事难料,明家多年前险些家破人亡彻底败落,连上海巷弄里的市井小民都知晓汪家家主汪芙蕖脱不了干系,更不用说浸染内情的明家人,明镜掌管明家家业后,立誓与汪家势不两立,因而虽然家中再少有人提起汪姓,阿诚却也是知道这段隐情的。

明楼是真正明家血脉的大少爷,明镜虽然嘴上不说也不偏疼,其实心底还是知道轻重的。她一直记得当年父亲临终前要她好好的让明楼做个学者的遗愿,因此一门心思的让明楼读书作文,半点不许他插手家里的事务,哪知道明楼从小主意大心思重,上了大学便自作主张去学了经济,更甚的是,还师从了汪芙蕖。

民间都有言,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这牵扯到家族世仇的人物,莫说是几乎板上钉钉,哪怕略有嫌疑,也要避嫌为上免得落人口实,谁知道明楼却不按常理出牌,倒是主动迎了上去。

明镜知道以后当然是大怒,直接拉了明楼到小祠堂说话,姐弟两个大半夜的待了两三个时辰才出来,可是让阿诚担心了许久,等到明楼出来还非要扯了他衣服看,生怕大姐一怒之下把大哥给打出个好歹来。明楼哭笑不得的安慰他,最后还褪了上衣给他看才让阿诚放下心来,安心去睡。

其实明楼这次自有他的打算。一者汪芙蕖虽然为人不堪,可是论说经济方面的研究,上海滩大概无出其右,明楼虽然遵从了父亲遗愿做学问,却也想能为明家为商出力为姐分忧,因此读经济是他长久以来的规划,而要达成这个愿望,便绕不开汪芙蕖这个人物。二来明家要在上海立足长久,便不宜树敌过多。汪芙蕖确实贼人心性,但说到底当年的事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明家人虽然知道仇人在此,可查无实据的事,就算再恨也只能看着他逍遥。而汪芙蕖在上海经济界举足轻重,在还不能一击致命的情况下,暂保相安无事,总好过撕破脸皮为自己增加拦路石。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明楼自认心中有把握,他向来推崇知行合一,要达到目的,总得有所牺牲和退让。

明镜虽然开始怒气极盛,但冷静下来细想却也相信自己弟弟的为人和心气,知道他不至于做出背弃家族的事,加上明楼耐心的解释了半夜,又保证学成以后必然会有所报复,明镜才当作不知,睁只眼闭只眼的放任了明楼的所作所为。

只不过,连明楼自己都没想到,这个计划里出现了一个变数——汪曼春。

汪芙蕖让汪曼春去接触明楼确实心思不纯,明楼虽然心智过人但实在心思深沉,又是对家的孩子,汪芙蕖做过亏心事便不能不心虚,他想着自己的侄女儿刚刚十七八岁的年纪,出落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又正是活泼烂漫的年华,要是能和明楼成就一段佳话,不仅门当户对天成佳偶,自己又可以仰仗联姻明家扩大汪家的势力,最重要的是,能将明楼这个现在看来最危险的不安定因素掌控于自己股掌之中,岂不是一箭三雕,坐享其成?

因此一次家庭小聚中,汪芙蕖便把静心打扮一番光彩照人的汪曼春推到了明楼面前,大大方方的让两个人开始接触。

明楼本来是抱着见招拆招的心思去和汪曼春聊天的,他知道汪芙蕖对他一直放心不下,虽然爱惜他的才情,却也忌惮他的心思,总是在防着他试探他,明楼那时自认心性坚定无所畏惧,打定主意和汪芙蕖耗到底,因此要露出些许破绽给对方。

世人多贪念,既要黄金屋又要颜如玉,梦着出握天下财,入卧美人怀,明楼要把自己落入俗套,让汪芙蕖眼中的他不过俗人,就不能不和汪曼春逢场作戏,暴露对方期望看到的弱点。只是他无论如何没想到,彼时双十年纪的他还是太过自信,想着愚人,却是把自己陷了进去。

要说汪曼春和明楼接触,还真没有什么旁的心思,她才未成人的年纪,又是天真无他的少女心性儿,因为自小便对明楼有亲近之意,奈何两家这些年闹得水火不容的阵仗,她就是想见明楼也不得机会,哪知道明楼如今但是大方,直接投到了自己叔父的门下,这下可是天赐良机,汪曼春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应该把握住。

事实证明,她也确实成功了。二十出头的明楼并不是一个他自认为的无懈可击的高手,虽然心里抱着逢场作戏的念头,可是见到如此光彩烂漫又倾心相许的明丽少女,还是不由自主的动了心。

这些年以来,明楼从未存过恋爱的心思,他少年失恃失怙,为了帮支撑家业的长姐减轻压力,他大半的时间都放在了学业上,再加上家里有阿诚需要他教养,还有小弟需要操心,更不要提还有他一腔报国热忱下参加的各种学生活动,整个人几乎忙的分身乏术,就算有女孩子对他示好,他也并无此意。而如今,乍一看到这样的汪曼春,明楼觉得自己鬼使神差的起了爱慕之心。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此时的明楼也不是个过尽千帆的年纪,情丝一现,两个人便如胶似漆的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恋爱。

汪芙蕖对此自然是大喜过望乐见其成,汪曼春虽然没他叔叔那些弯弯绕的鬼心思,但是能和意中人在一起,就足以让她喜出望外了。而明楼,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考虑其他因素,只是一门心思的想和汪曼春见面约会。

而至于明镜,明楼是不敢考虑,汪曼春则是不屑考虑。

明家大姐这时候倒是真没注意到弟弟的不寻常,本来读了大学明楼就回家时间少了,虽说在本地,但是因为学校里可以寄宿,明楼便也交钱申请了宿舍,有急事赶不回家时,便在学校歇一晚,明镜觉得弟弟大了这些事她不便插手,便由得他去了,最多嘱咐他几句注意身体多回家吃饭,其余的事也不甚在意。

所以家里最先察觉明楼有些不对的,是阿诚。

明家这几年里形成了一个很有趣的相处模式,大概其就是明镜带小弟,明楼养阿诚,大姐是明台的法宝,明楼则是阿诚的靠山,所以这个家里最了解明楼也很明楼相处最长的,是十四岁的阿诚。

阿诚起初是发觉最近明楼在家里的时候,明显心不在焉多了,有时候吃着饭就会走神,有时候看着书却能乐起来,有点恍惚的模样。而直到阿诚某次在外面和同学郊游,却看到了不远处一起牵手散步的明楼和一个女孩子,他才知道明楼是陷入恋爱了。

爱情这种事,年纪尚小的阿诚说不出什么意见,也不知道该不该跟明楼探寻,而第一面以后他也并不知道那个女孩是汪曼春,因为以明汪两家的关系,他不可能见到过汪家的人,当然也就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阿诚觉得失落,又有些惆怅。不知道是因为明楼心里有了重要的人,还是因为大哥这小心思并没有告诉他,总之阿诚觉得心里不畅快,一点也不开心。

可是他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找明楼问,毕竟长幼有别,虽然明楼宠他偏疼他,但是明楼毕竟是长兄,他作为弟弟是不可能去质疑兄长的选择的,况且就算质疑,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作用吧。

周末这天,阿诚抱着画板去了画室学画,这还是年前明楼给他报的课程,明楼是难得见阿诚对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从小就是教什么就学什么,不会喊累,却也不见得很是热爱,所以明楼一见阿诚对油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当即就给阿诚买了全套的画板画架各色颜料等家伙什,也不图阿诚能画出个什么成绩,只要他开心就行了。

这一点上,明楼当真是个好哥哥,在他看来兴趣爱好都是人生点缀,虽然明家不指望家里孩子以此求生,但是必得有一两样可以消遣的,生活才不至于太无味。他不要求弟弟在这些上头有多大成就,也不逼着他们去学,只要喜欢,只要有心,就足够了。

今天的课程结束的晚,眼看着这初夏时节里天气多变,午后还湛晴的天,这会儿功夫已经上了漫空的黑云,阿诚有些心焦的望着窗外,都这个时辰了,可还没见到大哥开来接自己的车子。

六月的天也不禁人念叨,没一会儿,豆大的雨滴就开始噼里啪啦的降了下来,砸在窗玻璃上响声一片,连带着震震雷声翻滚,起了大风。

阿诚看着除却自己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有些闷闷的难过。

评论

热度(197)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