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AU番外

黄桃罐头:

AU番外篇·一生一代一双人

这是一篇平时空间番外,虽然因为作者犯懒放在了食味系列里,但其实可以当做独立篇章(๑´ㅂ`๑)

介意人设和时间轴的亲可以忽略╮(╯▽╰)╭

因为在单位天天熬时间的我被突如其来的感冒弄了个半死不活……然后又被连天的雾霾天折腾疯了……所以就让我怀念一下那年的水清沙幼碧水蓝天(ง •̀_•́)ง

关于人设:楼诚设定为商界人士,大boss与小文秘

关于时间:与我们同在(你滚……)
 
☆☆☆☆☆☆

农历的八月天里,热浪还在席卷全城,虽说已是夏末时节,还是抵不住这热辣辣的日头。

到达北京T3机场的时候,时间还早的很。明诚低头看一眼腕上的手表,笑眯眯的抬头望向一旁有些疲惫深色的明楼,“报告长官,距离飞机起飞还有十二个小时。”

“早些逃出来,免得被人追杀。”明楼闻言抿着嘴笑了开来,脸上却还是努力的一本正经,“躲到机场才有清净。”

明诚挑挑眉,知道他说的是那些董事会的人和各大公司企业求合作的老板经理们,要知道这些人缠人灌酒找麻烦的功力都是个顶个的强,为了实现这难得的旅程,明楼明大少不惜带着他提前一个对时奔到了机场来。

虽然他们这样的身份是不用在候机大厅干坐枯等的,不过即使是在VIP休息室,这漫长的时光也是不好打发。好在劳累赶进度忙了一个通宵的两兄弟都急于补眠,倒是在迷迷糊糊的睡梦里就熬过了大半。

半夜十二点刚过,新航的飞机准时起飞,准备跨越丘壑深海,落地那个群岛之国。

Shangri-la Villingili,马尔代夫赤道以南的一个小岛。在马累旁边的GAN岛周转了小飞机,跨过了赤道线,又乘了快艇,终于在太阳西下的时候,两个人到达了岛上预定好的沙滩别墅。

小小的院落半开放式,庭院门外两辆备好的自行车,开门就是独立的沙滩泳池,泳池一侧是会客厅,一侧则是三间打通的起居室,而泳池向外,矮树丛后,便是摆着沙滩椅的海岸线。

这里的沙滩别墅外观上都是貌不惊人,屋顶厚厚的茅草铺盖,有几分原始野性的味道,而刷卡开启的房门后面,则是一个现代智能世界的缩影。舒适的木地板,布满各处的空调风口,宽敞整洁的双人梳洗台,椭圆形的巨大按摩浴缸,还有四处可见的apple产品。

“原来,老古董也喜欢这个?”明诚看着撒满大床的心形玫瑰花瓣,学了明楼的样子半眯着眼睛,有些促狭的问到。

“他们是按规矩办事,与我无关。”明楼一脸无辜状的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钱包掏出五美元小费,打发走了随行的别墅管家,后者热情的留下了联系用的手机和随后几天的活动表,转身离去。

明楼这才放松了许多,慢步踱到会客厅,打开了冰桶里的香槟。明诚撇着嘴巴跟上,心里暗自嘀咕,当我不知道这是岛上迎接蜜月夫妇的安排呢?我都快三十岁的人了难道还由得你蒙?

会客厅的桌上摆了几只玻璃罐子,里面塞着色彩热烈的甜点和水果,咬开一只粉色马卡龙,明诚眼睛都弯了起来,“甜点不错。”

“酒也不错。”明楼放下酒杯,起身到一旁的胶囊咖啡机旁,给两个人都泡了不同口味的咖啡,“别吃太多,休息一下去吃晚饭。”

岛上的Javvu 餐厅,以供应自助餐点为主,因为初来海岛还不甚熟悉,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自助餐开始,好歹种类繁多,就算吃不惯国外饮食,也总能找到几样下口的食物。

因为环岛面积并不大,所以明楼和明诚并没有喊小电车,而是骑了自行车一路兜风而来。太阳落下后的赤道小岛,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燥热不堪,倒是伴着海风有几分舒适宁静,岛上除了游客以外闲人不多,这个时候大约都在餐厅吃饭,所以沿路也没有遇到几个同路人,由于灯光昏暗,倒是让明诚想起了小时候跟着明楼去过的乡下入夜后的情景。

不过转弯餐厅一到,又是一个灯火辉煌的现代人间。

Javvu 在海滩边,一排排自行车整齐的排放在一侧,走过回廊,餐厅后方有酒吧乐队在唱着歌,许多桌椅摆放在沙滩上,用餐的人们闲适的坐在海边吃着餐点聊天,饭菜香气让明诚忍不住吸吸鼻子。

明楼在暗色里露出了可以称得上是宠溺的笑容,他的阿诚从小到大都是这副小吃货的样子,一看就可好养活。阿诚是个孤儿,八九岁上明楼把他从虐待狂的养母手里救出来,从此就跟了自己,冠了明姓,从小一手带到大。

明家人口不多,明楼这一支那时也只余他一个男丁,父母去世得早,当初收养明诚时还被人猜测是否私生子。他比阿诚大了八岁,从小待阿诚亦父亦兄,管教不可谓不尽不严。明楼是拿了明诚当亲弟弟待的,从小吃穿用度给最好的,待人接物手把手的教,希望他能摆脱幼时的阴影自立自强的长大。而明诚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一路顺利的成长起来,中学毕业后直接去了明楼当年留学过的巴黎大学,拿了双学位回来。

明楼本来是不打算让明诚进家族企业的,不是怕他分权分家产,而是想让他脱离家族自己做喜欢的事情。在明楼心里,阿诚是自己的弟弟,明家的资产有他的,就有阿诚的,只是他知道明诚的兴趣更多在绘画艺术上,索性家族企业现在已经有自己掌舵了,所以想给明诚自由,让他过的快乐一些。

不过不知道明诚是不是知道了明楼的这番苦心,回国后执意要进公司做明楼的秘书,美名其曰要物尽所用发挥学习成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争着去夺明楼的大权,搞得那一阵子八卦媒体都在争先恐后的报道明家两继承人争权大战明楼恐被架空云云,很是热闹了一番。

其实明楼与明诚自有默契在,外界的所有都不可能影响到他们的关系,即便在公司里两个人面上总是淡淡的,甚是很多时候明楼总是对这个秘书一副不满不屑的样子,但也就两人心里清楚,这是要做给外人和董事会看的,毕竟明楼年纪尚轻掌权不稳,而在那些虎视眈眈的老狐狸看来,一个兄弟阋墙的公司,要比铁板一块的好对付多了。

当然,一般抱这样想法的人最后都被坑苦还不自知,倒是让明诚借机捞了不少外快,被明楼戏称是家里的小貔貅。

“我们在餐厅里面吃吧!”明诚踮着脚欢乐的围观了一圈,伸手扯了扯明楼的衣角,整个人很是兴奋,“我要看清楚食物长什么样。”

“都依你。”明楼看向明诚的眼神里充斥了不自知的宠惯和爱意,曾经他把这样浓烈炽热的感情当作是长兄对幼弟不能放心的关切,直到五年前那个生日,他一手带大的阿诚直白又认真的向他表露了心意,说出了,爱。

那时候明楼是震惊的,但当他觉察到自己心底居然透出了丝丝不可置信的欣喜的时候,他才发觉原来最不肯面对现实的,是他自己。他一直在潜意识里自我麻痹,自我安慰,然而他性子率真又澄澈的阿诚没有给他继续逃避的机会,而是执着的驱散了那一层薄雾。

对于明诚而言,结果如何不在考虑范畴,他只想自己和明楼以后不会后悔,不会遗憾。他的生命本就比常人精彩,从幼年的不幸到如今的豪门少爷,大概这二十多年也活出了旁人两三世的人生,所以明诚完全不介意在自己这本书上再添浓重的一笔。

当然,事情能发展到如今这个状况,是再好不过的了。他和明楼,已经不仅是相依为命的兄弟,并肩闯荡的斗士,从此更是心悦君兮的爱人。

“你猜,我小时候最想要的是什么?”深夜的别墅泳池中,阿诚泡在水里孩子气的踢着水花,明楼则悠闲的坐在一边的沙滩椅上,双腿浸在池水中。

“要个家人?”明楼放下手中的酒杯,微微向前探了探身子,眼睛里已经有了几分迷离。

“小孩子哪有那么高尚的理想。”明诚拍了下水面,声音略低了一些,“况且那时候我都四五岁了早就懂事了,我知道我的家人不会来找我的,也知道这个年纪大概也不会被收养了……”

“她为什么领养你?”明楼冷不丁的问到,这个“她”,很明显的指的是那个曾经虐待阿诚的养母。这个问题明楼一直不敢和阿诚提起,怕他想起那些糟糕透了的经历,而当年救下孩子以后,那个养母的问题就一直是公安部门在处理了,明楼也并不想去多接触那个人,所以这些话题他就一直压在了心里。

“大概……缺个仆人?”明诚自嘲的笑了笑,游了过去趴在池沿,纵然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纵然自己这些年过得无比幸福,但再说起那件事时,也不可能毫无芥蒂。“大概是看我在那一群孩子里……最好欺负。”

“那是她没眼光。”明楼起身蹲在泳池旁,使劲揉了揉明诚湿漉漉的头发,“不管怎么说,永远没必要为了不值得的人生气。”

“是。”明诚抬头灿烂的一笑,眼睛里映满了星星的璀璨,明楼忽然就觉得心头一动,不由自主的就吻了下去。

有些事情,也许并不必要论个明白,只要这个人在身边,就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什么都可以不畏惧。

有些世外桃源意味的小岛上,日子过得总是悠闲又有滋味,每日里睡到早上八九点钟自然醒,然后晃去自助餐厅吃早餐到十点后,中午日头毒的时候就在别墅里喝喝咖啡聊天读书,下午跟着岛上的职员去出海看看海豚钓钓鱼,偶尔潜去水下看游鱼。晚上的大把时间便到Javvu或者Dr. Ali's吃世界各地的美味,或去参加每隔一两日便有的海鲜和烤肉BBQ派对,然后在肚子滚圆以后沿着海滩散步回别墅。

这样的时光在行程后半程搬入了水上别墅后更加闲适。因为别墅建在珊瑚礁之上,沿着木栈道走进房间,推开另一边的对开房门便是大海,下海的小梯旁平台上,观海的圆沙发和吊床一应俱全,随时可以下到清亮见底的水中去游戏一番,就算不下水,在这海浪声里,捧本书读读写写,也是安宁到让人放不下。

“难怪听人说,这里的岛都是瘾,来过便戒不掉。”从水下浮潜出来,明诚随意的甩了甩头上的水珠儿,伸手抢过了明楼的咖啡杯。

“没关系,你也是我的瘾。”明楼手下依旧翻着书,嘴里却是语出惊人。

“……”明诚只觉得自己的脸以可见的速度迅速的红了起来,为什么有人说情话也是这样古板的气质?!偏偏自己还就吃这一套!

“干脆我们把公司卖了吧,就住这儿!”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明诚迅速的把咖啡一饮而尽,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往明楼脚下悬空的吊床上一躺,晃晃悠悠的眯眼笑。

“你也就是现在这么说,真让你天天与世隔绝,你不闹翻天?”明楼摘了眼镜揉揉眉心,抬手拿了书敲了阿诚脑袋一下,“再说,公司卖了,你养我?”

“好啊!”明诚转躺为趴,眼珠上下左右咕噜了一圈,“反正大哥你脂肪储备多,饿几顿也是不要紧的……哎呦!”

“又要我整顿家风了是不是?”明楼揪着明诚的耳朵恨恨的扯了几下,“继续说你那天的话。”

“哪天?”明诚挑挑眉,表示了下疑惑。

“你想要的。”明楼替他揉了揉被揪红的耳朵,又顺手捏了下脸。

“你!”明诚咧开了嘴巴笑的放肆又热烈,眼睛都要看不到,“我只想要大哥你。”

“那小时候……”

“过去的都是过去的。”明诚难得的打断了明楼的话,“我都放下了,大哥也放下吧。”

明楼就这样凝视了阿诚一会儿,直到在他眼中看到熟悉的光泽和温度,才轻呼了口气。他一直说阿诚对于有些过去耿耿于怀,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因着心疼和替阿诚不平,他自己的怨和恨,或许在某些时候已经超过了作为当事人的阿诚,这么多年来一直缠绕着他,无法挣脱。

“执念是大祸。”明诚从吊床上跪起来,正好将将和坐在躺椅上的明楼平视,“我不要它,只要你。”

“……好。”话出口时明楼才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哽咽,明诚曾说自己何其有幸能够遇上明楼,而对于此刻的明楼而言,遇到明诚,大概才是他三生有幸。

刹那光景,片刻永恒。也许他年论史,书页间不会有他们的只言片语世情翻覆,但那又如何,他依然爱他心无旁骛,蹉跎无惧。

这世间最完满的事,大概就是有你,便有我。

一生一代一双人,相思相望不相离。

————

嗯……这篇其实写的很感慨,也很舒服,大概是因为同时代的需要考虑的细节要少一些?(๑•̀ㅂ•́)و✧

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必须承担和接受的一切,很多时候会想,脱离了那个特殊年代,或许阿诚就会更明朗和开心一点,不会那样艰难压抑,不会那样重负在身。他和明楼,也许会活的更简单,更真实,也更幸福。

所以忍不住想给他们一个不一样的未来,有光明,有事业,更有纯粹的彼此。

关于麻袋的游玩经历大多源于我自己的旅程,其实lo主还有着把房卡锁屋里淌水磨破脚喝咖啡招来蚂蚁看海豚晕船了半天以及栈道上骑车差点掉水里的二货经历,但是由于实在蠢的不符合楼诚的气质所以并没有摆出来o(╯□╰)o……还有对于香格里拉岛的瘾至今没戒掉,很想再去一次,不说别的,那种心灵上的宁静和满足,就是难以忘却的。

其实这篇也可以叫做,跟着楼诚游麻袋?噗哈哈哈哈不要打我自己滚走~\(≧▽≦)/~

评论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