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二十三

黄桃罐头:

章二十三·苹果派与冰糖葫芦(上)

这一篇大概叫做……阿诚哥萌芽里夭折的初恋?😂😂😂😜😜😜

☆☆☆☆☆☆

Université de Paris,巴黎大学。

这座欧洲最古老大学之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始建于1257年的索邦神学院(Collège de Sorbonne),坐落在巴黎市中心的巴黎拉丁区,是明诚此行法国所要就读的学校。

入学手续完成的很顺利,主要归功于明楼在学校的前期工作准备充分,加之此时的明楼在学校内已经有了助教的身份,自然是对这类事情更加得心应手。

阿诚的学业明楼是不担心的,从小一手把他带大,他的学习能力如何明楼自是比谁都清楚。巴黎大学学科设置多样,明楼做主提前提阿诚选择了政治经济学与拉丁语言文学为主修课程,因为知道阿诚从小喜爱西方油画,还特意嘱咐他若是有空闲时间,可以再选修一两门古典文化或艺术史作为补充。

这若是换了明台,大概早就要撒娇耍赖要求减少课业了,但是明诚不一样,他从小读书机会来的不容易,到了这充满了古老文化气息的异域学校里,自然是想要尽可能的多学一些多了解一些,因此每日都兴致勃勃的抱了书满校园里奔忙,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竟然连明楼也难得看到他几面了。

明楼对此表示有些不满,然而弟弟长大了他也不能管的太多了。上个月明诚过十八岁生日,明楼送了他几样特别的礼物,头一件是两瓶自己珍藏了几年的法国顶级红酒,这可是阿诚眼巴巴的盯了好久,一直追着明楼讨要的。这第二件是明楼特意挑选的一款钱包,另夹了厚厚一叠现金在里面。因为明家家世优渥,学费生活费一直都是由明镜定期打过来的,从没让兄弟两个费过力气去赚,不过之前一直是明楼在掌管,这回阿诚成年了,明楼自然许诺他可以任意支配其中的一部分,而不需要经由自己同意了。第三件,则是给阿诚一定条件的自由。阿诚从八岁进到明家,长到如今十八岁,一直是明楼一手带到大,几乎事事都是明楼在费心操持的,而今弟弟长大了成人了,明楼当然觉得他应该给孩子一定的自由,让他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让他明白从今以后要对自己负责,更要让他知道怎样长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话既已出口自然是不能反悔的,何况明楼也并没有后悔,只是突然之间有些不适应,从小时常黏在自己身边窝在自己怀里读书写字的小娃娃,忽然之间有一天就长大了,要独立了,或许有一天,还会离自己而去……

明楼每当想到这点就要头痛,阿诚从小跟自己感情太深,连明镜都以为是阿诚对他太过依恋,其实也就只有明楼自己心里清楚,他对阿诚的眷念又能少到哪里去?不过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昔年在家中他带阿诚读书识字,每当讲到男儿志在四方,当以身许国之言时,明楼都要慨叹一番,不知道自己将来离家远行之后,阿诚该怎样自处。如今自己确实投身报国,可阿诚尚在身边,他却已经油然而生了一种离别的寂寞和恐惧。

不想分别,不想离散。却也知道,不能把阿诚拖入这滩无法抽身的沼泽。明家有他一个忠孝不能两全的就足够了,他的弟弟,不应该背负这些。

“大哥?”

明诚从学校图书馆里借书回来,就看到家里客厅中,明楼一个人坐在沙发里出神的想着什么,脸上似乎还透着一股悲伤的气息。

“不会是在想汪曼春吧……”阿诚围观了一会儿,小声嘀咕着上楼去卧室放好了借来的一摞书,返身下了楼去,正好看到明楼抬头望着楼梯上的他。

“又这么晚回家。”明楼看着他皱了眉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巴黎也不是安全岛,以后入了夜,少在外面晃。”

“知道了大哥。”阿诚笑嘻嘻的三步两步跨下楼梯来坐到明楼身边,讨好的伸手给明楼捏了捏肩膀,“大哥上课辛苦了,晚上要吃什么?”

“捡你拿手的做吧,我又不挑。”看着小动物一样忙着招自己开心的弟弟,明楼的表情明显舒缓了许多,刚刚那股无名火好像也散了个七七八八,他抬手把阿诚领口里夹着的一片枯树叶拿下,敲了敲人脑袋,“下次再去树下约会,至少把证据清理干净再回来。”

阿诚看着那片枯败的树叶残片,再看看明楼有些调侃狡黠的眼神,小脸轰的一下红了个彻底,“没,没,没约会。”

“苏珊是吧?”明楼拿了份报纸在手中,不理会阿诚明显心虚的解释,“我的课上见过,嗯,是个美人坯子。”

“大哥!我……我去做饭!”阿诚想被什么猛兽咬了下一般,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火急火燎的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客厅,自然,他也错过了明楼后一秒真实的目光,有些复杂的,莫名失落的。

跟苏珊的认识其实就是一个巧合,巴黎大学有许多读书会,会跨越各个学院,把许多年轻学生聚集在一起,而阿诚就是在一次读书会的活动中见到了苏珊。这是一个典型的法国姑娘,出身贵族家庭,有涵养有气质,开朗又热烈,拉的一手漂亮的小提琴。阿诚其实是一个有些浪漫主义色彩的人,从他自幼热爱的油画就可见一斑,明家又不是封建传统的大家庭,姐弟几个人接触过的西方进步思想要比一般家族的多的多,所以阿诚这股浪漫主义情怀也没有被扼杀,倒是在明楼的带动下和这法国人的影响下,进一步的开始释放。

大约,两个人此时是互有好感的,可以一起谈谈风景与诗歌,一同读书作画,相约音乐会与宴会厅,玩笑热闹。但若说是否爱情,恐怕明诚自己都还分不清。

阿诚一边在锅里煎单面蛋,一边不自觉的回想起了午后苏珊给他带来的苹果派。那大约是这姑娘亲手做的,或许为了携带方便,还特意炸成了小块小块的。苹果切的细碎,还用白糖腌了味道,派皮也切成了馄饨皮大小的模样,裹了苹果刷了蛋黄液炸出,小小的一只一只倒是很适合入口,吃起来也是甜热味浓香软可口。

这好像还是自己第一次吃女孩子送的食物?阿诚眼睛盯着对面的墙壁出神,手底下不自觉的锅铲一翻……

“啊!”翻过以后他才回过神,说好的单面流油煎蛋,就这么成了双面蛋。

阿诚手忙脚乱的趁着煎糊之前,赶紧的把几只煎蛋盛了盘放好,有点懊恼的敲敲脑袋,开始打起精神来切菜熬粥。

明楼大概就是从这天开始,发现阿诚的行为越来越脱离控制。

经常忙到不见人影,吃饭读书时时常走神,连去酒会舞会的日子也多了起来,整个人常处在一种异样的兴奋活跃中,完全不是从前那个沉稳又理智的模样了。

这个样子明楼是熟悉的很,当年他明大少爷,可是真真实实经历过的。这不折不扣就是恋爱了的状态。

明楼本来说阿诚约会,是意在调侃。毕竟阿诚从前一心扑在学业上,青春期萌动的几年里,也耗费在出国读书的准备上,对于学校里不少女孩子的有意示好,不知道阿诚是看不懂还不不在意,总之一概没有回应,连明台都说他阿诚哥像块木头,见到女孩子连句软话都不会说。

明楼本以为阿诚如今也就是被追求不好推脱,与女孩子敷衍一下面上好过得去。哪知道,这木头居然自己就开了窍,还真的开始恋爱了。

明楼隐隐有些担忧,出得国门来是为了读书研习有所成就,何况阿诚才刚刚十八岁成年,心智自控力尚不成熟,这个年纪可不是谈情说爱的好时机。而以阿诚如今的状态看,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刚刚松开了一只手的明大少爷又开始了前思后想,开始认真思虑自己是不是对阿诚松绑的早了一些。虽说这国外成年以后便是自由人了,但毕竟中西有别,阿诚可是从小在东方文化的大家族里长大的,不可能长成国外青年十八岁的身心,所以一旦放开了风筝的一股线,这就要开始随风乱晃了。

明楼打定了主意和阿诚好好谈一谈,要让他收心读书,哪知道阿诚一听便是老大不乐意,刚刚尝到恋爱甜蜜滋味便要退出来,大约换了谁也是不高兴的。况且阿诚在国外待了这几个月,看着人家成年礼以后都自由自在不受约束,心里毫无想法也是不现实,他现下觉得自己也到了应当独立之时,所以对明楼这样的命令,往常是说一不二的听从,如今心中却开始有些龃龉。

明楼从小一手把他带大,明诚的哪点心思他看不明白?所以一见这情形就有些发怒,明家父母长辈早逝,在这个家里,长姐如母,长兄为父,他们的意见,还轮不到做晚辈的来质疑和抵抗。

“三天时间,你若是断不了,我替你决定。”明楼干脆终止了这不快的谈判,“就算你能死撑,我想大姐也绝不会要一个洋人做弟媳。”

评论

热度(201)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