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七日谈 贰

黄桃罐头:

chapter2

真实案件改编*人名虚构*能隐去的都隐去啦~

▽▽▽

第二日

勘查现场是个细致的工作,也是个费时费力的活儿。昨天在出租房里耗了大半天,下午回了局里趁着队员们整理各项证物询问报案人的功夫,李熏然又把手头的上个案子结了下,这才腾出来之后的时间,仔细应对这件突发案件。

昨天在现场走了一圈,李熏然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大概是一件罕见的凶杀案,案发现场的证据,呈现了一种异样的矛盾。

现场照片一张张铺在桌子上,李队长一张一张的细细看过去。

血泊旁边那沾着血的菜刀锯子一定是与案件有关联的,一张放大的锯子细节图上,一些人体组织碎屑非常明显的附着在锯齿上,而另一张尸体局部照片中,能够看到死者后颈部有几处划痕,在凶杀案中,这通常是凶手要肢解尸体的迹象,大约本案中因为某种原因没有进行下去。

一张照片拍到了板凳凳脚下的血迹,证明血痕是在凳子放好之前就存在的,换言之,死者有上吊举动之前,就已经身受重伤。

多张照片显示着案发现场的多处指纹,除了墙壁和水泥袋塑料管等处的血指纹,在那个挂着皮带的门框侧边上,还提取到了一枚不明显的拇指指纹。

指纹是刑案中的关键证据,这出租房地理位置比较偏僻,人财物都极少,若有案件发生,那么流窜作案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在这样的现场发现的指纹,是凶手所留的可能性极大。

因此直至此时,李队长对于迅速侦破案件的信心还是很足的,不说百分之百,十之八九的把握还是有的。

然而这份自信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半小时后,副队长带来了指纹鉴定报告,和几个不太好的消息。

“这个赵信刚是个是身无分文的打工者,刚到这儿人生地不熟,看不出有人会有什么明显的作案动机。”

“皮带是他自己的,他那几个同伴确认过了,所以不能排除自杀可能。”

“最重要的是,那几枚指纹,全是死者的。”

“全是?!”李队长蹭的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副队,“一个例外也没有?!”

副队长无奈的摇摇头,“我也纳闷呢,还想着怎么也得提到个凶手的。”

“……自杀?”李熏然用自己都难以相信的语气吐出这两个字,满脸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的惊诧。

“那些血呢?”副队反问着。

“对啊……应该有凶手存在啊……”李熏然喃喃自语,眼神不知道定在哪里,“血手印到处是,还有背后的伤,他不可能到处跑……”

没错。副队长在心里默默赞同,那样大的失血量,被害人会基本上失去大范围移动的能力,所以这应当是个被动过程。而且死者颈后的伤口,深可见骨,按理说是不可能自己制造出的。

然而不能说通的是,若真的有这名凶手存在,又何必把一个将死之人做出上吊动作,伪造如此拙劣的自杀现场,画蛇添足?并且,来去无踪,不留下一点指纹痕迹?

“小严那边怎么说?”李熏然定了定神,想起了法医那里的情况。

“别提了,还没来得及做尸检。”副队摇摇头,“之前那个公交坠河案,几十个遇难者,小严他们忙得焦头烂额就差不吃不睡了。现在实在没人手,我估计咱这个怎么也得等两天。”

“明天我们再去现场。”李熏然当即拍板,既然法医那里暂时得不到有效信息,那就只能回到现场去重塑,“去找找,还有什么遗漏的关键点。”

————

“吃饭了没?”

“今天忙吗?”

“有案子?”

……

凌远看着发出的一条又一条信息有去无回石沉大海,心里有些闷闷的不舒服。也不知道这小崽子是因为有案子在忙,还是在和自己置气。

想打电话,又怕真影响了李熏然的工作,他这工作性质特殊,真忙起来没日没夜的和自己也不相上下。凌院长叹了口气,还是合上了在手里捏了半天的手机,闭着眼睛揉了揉眉心。

熏然比他小六岁,在他面前,凌远都觉得自己有时候像他爹,又要操心他吃不好睡不够,又要看着不让他抽烟喝酒太过,还要时不时给顺顺毛哄一哄,也是没个消停。可是熏然自有熏然的好,他虽然年轻爱闹,却工作极认真又有原则,对凌远也是真的好。他工作忙,做了刑警队长那样累,还记得会在偶尔的空闲发信息提醒凌远记得吃饭喝药注意暖胃,受了伤也因为怕凌远担心所以瞒着自己一个人去睡值班室,难得的休个假,都会惦记着去医院里陪凌远,怕他一个人又会觉得落寞。

所以啊,凌院长怎么能舍得不要这个让他又爱又气的小魔头呢?李熏然啊,就是凌远的小太阳,也是他命里的劫。

在劫难逃。

评论

热度(103)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