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二十五

黄桃罐头:

章二十五·糖醋里脊与家常火锅

跨了个年感觉好久没来啦有木有想作者菌昂╮(╯▽╰)╭

来来来要表白的抓紧排队来啦前三位有福利啦(并不——

☆☆☆☆☆☆

巴黎的日子待久了,明楼突然有段时间无比喜食辣味,大约国外的甜腻生冷餐品吃多了,都会想要辛辣刺激的食物调节一下味蕾的。

彼时阿诚还是个刚刚抽枝长成的小青年,虽然已经是过了成人的年纪,但大概是抽条长个儿耗费了太多的气力,整个人单薄瘦弱得很,被巴黎冬日里的大风一过,都像要摔倒似的。

明楼这些日子看着都时常纳闷,一是疑惑每日比自己吃得都要多的阿诚把食物都消耗去了哪里,二是暗自啧啧这巴黎少女的审美情趣也是难以言说,竟然会喜欢上自己这个瘦巴巴小孩子一样还未现出男子气概的弟弟。

不过这话也就明楼自己想想可以,倘若别人说出口,明楼觉得自己都是可以找人拼命的。他的阿诚可是他自己一手带大的,人品好样貌好学业有成谦逊温良,就算此时比起西方同龄人稍显羸弱,那也是因为年纪尚小和人种差异,他明楼是绝不允许别人说半个不字的。

这段时日阿诚倒是也安稳,自从半年前那场暧昧不明的感情被明楼掐断以后,他似乎就把精力都转移到了读书上,连学校的联谊会都很少去参加了,近来更是不知道又自修了多少院外课程,每日里忙的脚不沾地,偶尔晚上还会在教室待到半夜才回。

明楼心底里不是不想阻止的,读书这样事自然是不能一蹴而就的,何况明楼更担心他身体吃不消,但是因为恋爱一事才平息不久,明楼也知道阿诚这时候或许是需要一个情感发泄口的,他虽然是阿诚大哥,但是孩子长大了,有些事情也是不能完全和他讲清楚的,所以就由了阿诚去,还想着这样去宣泄总好过去酒吧舞厅逍遥。

再者说,明楼也是有自己一点点私心在的,倒不是说不愿阿诚好好的,只是他任务在身身不由己。头些年他早已瞒着家人加入了中共地下党,随后在组织的指派下打入国民党军统内部进行潜伏,在巴黎的时日里,他明面上是在巴黎大学完成学业,暗中则和被称为疯子的军统搭档王天风一起完成军统交付的暗杀任务,而真正的目的则是为地下党传递情报和配合组织行动。随着国内情势的紧张,这两年明楼在军统的任务越来越繁多,需要外出的时间也越来越久,之前一个人住还好些,而如今家里有阿诚在,他不得不担心这个过于聪颖的弟弟会看出端倪。

明楼不是怕阿诚知道会泄露了机密,相反,他知道以自己弟弟的个性,倘或知道了这其中的关键一定会严守秘密,甚至要求加入。

这才是明楼最害怕看到的。

所以趁着这段日子阿诚忙于功课归家时间不定,明楼正觉松了口气,可以避过阿诚的盘问去完成任务。不过想想自己一个做大哥的却要时时怕被弟弟追问,明楼觉得自己也是窘迫得很。

又一个冬日快要过去了,按照中国的旧历,春节快要到了。在这巴黎的暖冬里,其实连场雪也是难以得见的,而这座城市里华人和出国留洋的青年学生虽也不少,但弱国民难,在别族的国土之上本就飘零,也是没有底气去大张旗鼓热热闹闹的过自己的一个新年的。

学校里自然不会放春节假的,不过好在今年的除夕和春节赶在了周末,倒是省了明楼去费口舌给自己和阿诚请假的麻烦。

蔬菜是早几日大姐就托人加紧从国内给运来的,还特意挑了多种多样兄弟俩喜欢的口味,又把各色的调味料给补了齐,还给两个人每人写了封信各自叮嘱,连明台都给捎了贺年卡来。

阿诚这几日兴头很高,明楼只当他是小孩子心性儿,要过节了就开心,不过阿诚这般喜欢,明楼瞧着心里也高兴。他已经失去了走在光明里的机会,一脚泥泞一脚黑暗,所以这逝去的色彩,能在阿诚脸上看到,明楼也觉得补偿了自己。

在上海时过年自然是有许多好味的,不过这巴黎能买的到的材料不足,再加上明楼近来又喜欢辛辣滋味,冬日里又需要暖融融的饭菜,所以阿诚自作主张把家常火锅做了这年夜饭的主菜。

铜锅子国外是找不到的,阿诚不知从哪里寻来了一只硕大的铁锅,又自己动手做了波浪状弯曲的薄铁隔层,往那锅子里一卡,便成了国内川蜀地区常有的鸳鸯火锅。

仗着大姐给补给的调料充足,又添买了许多辣椒,阿诚头次上阵,竟也把把其中一半的辣汤底有模有样的调出了川味火锅的麻辣滋味。那另一半的锅底,阿诚用了自己清炖的醇味鸡汤,又切了许多鲜香菇和番茄丁儿进去,烫出了荤香鲜美,闻一闻便要流口水。

明楼忙完年前最后一个任务,装作出门买书闲逛的样子,悠哉悠哉回了住处。这一进门,就被厨房里的喷香扑了满鼻,大衣都没脱,脚步就不由自主的挪去了那里。

阿诚正背对着厨房门站在灶台前切羊肉,因为厨房里的热气所以只穿着一件白色旧衬衣。巴黎人的羊肉是不用涮吃的,因此只有大块的生羊肉出售,阿诚一过午就去了肉店细细挑了一遍,特意买了最新鲜紧实的一块,这才回了来自己慢慢切成厚薄均匀的羊肉片。

明楼看着阿诚的背影,不觉得有些恍惚。青葱挺拔的阿诚,像个直冲天长的小杨树一样,显示着这个年纪独有的青春气息。还有些单薄的身形,衬衣并没有完全服帖,而是有些起伏的罩在青年身上,凸出着明显的肩胛骨痕迹,像只蓬勃欲出振翅欲飞的蝴蝶一般,昭示着肆意的热情与张力。

明楼有些自得,还未喝酒,脸上却已现出了微醺的意味。他一手带大的孩子果然是最出色的,自立又坚挺,就算在这人才济济的巴黎,也是丝毫不逊色于旁人。

“帮忙洗菜啊。”阿诚其实早已察觉到了明楼的动静,见他在自己身后半天不出声,这才有些不满的回头撇嘴巴,“我忙不过来了。”

明楼这才缓过了神,走近几步揉乱了阿诚头发,才笑得开心的回身换了衣服和鞋子,过到厨房来帮阿诚打下手。

既是吃火锅,那菜品其实是易得的。阿诚手底下的羊肉已经备好,趁着明楼洗菜和择菜的功夫,阿诚决定再加一道糖醋里脊,来冲一冲这过于辛辣的饭食味道。

里脊肉是随了羊肉一起买回来的,切成手指粗细的肉条对如今的阿诚来说更不是什么难事,切好的肉拿了作料腌制一会儿,就挂上淀粉和蛋清做成的面糊进油锅炸熟。从前在家时刘妈教过阿诚炸里脊肉的诀窍,便是肉条要一条一条的放,且忌翻动,待那肉熟透后自然会一一浮上来,这时再盛盘即可。

金黄的里脊肉盛出时,明楼正把菠菜白菜蘑菇笋条等洗净码放好,见那热气腾腾的肉条实在香的诱人,便偷偷的下手抓了一条急急的塞进口里,然后被烫了个正着。

阿诚心下偷笑,手里的工序却没有停。用糖盐醋等做了芡汁,趁热与肉条一齐大火翻炒一下,待到里脊肉都裹匀了酱汁,就可以端盘出锅了。

准备涮羊肉的锅子汤料已经咕嘟咕嘟的沸腾了起来,麻辣气息混着鲜美的鸡汤浓味在鼻间窜来窜去,直教人食指大动。明楼和阿诚两人,端着满满几大盘的肉片鲜菜和酸甜爽口的糖醋里脊放在了厨房的小桌上,一人一边相对而视,在这不大的小房间里,热气腾腾的倒也觉得热闹得很。

羊肉菌菇菜叶下锅,伴着阿诚自己拌好的香油蒜泥碟子,蘸一口爽嫩劲道,就这鲜辣的余味,再咬一口甜酸适宜的糖醋里脊,简直回味无穷。明楼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几瓶纯正的德国啤酒,之前放在窗台上已晾至冰爽。此时与阿诚一起喝着冰凉的啤酒吃着烫口的羊肉,明楼脸上的红晕都越发的明显。

“大哥,你想家吗?”吃到中途,阿诚渐渐减慢了涮肉的速度,抬眼看着眼神有些迷蒙的明楼,突然开口发问。

想家?明楼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问住了,来法国这么久,自己想家么?以前,刚到这巴黎的时候,大概是很想的吧。那时候一个人漂洋过海来这异国他乡,虽说有许多的新鲜事物在身旁围绕,但是对家里人的思念和对国内情势的担忧,让他难展笑颜,大约也是更加剧了思乡情的。而后来,他增添了新的身份,开始了无休止的伪装,他每日里需要考虑的事太多太复杂,纵使想念,也着实空不出多少时间给自己。再到之后,阿诚来了法国,不得不说让明楼几乎把留给自己的最后一点忧愁沉闷也抛了出去。

家国大义,明楼突然觉得,在这样多的复杂情况面前,他似乎早就抛却了自己的喜怒哀乐,忽略了个人的欢喜忧愁。而阿诚,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但都在无言间安慰着他,紧跟着他,不让他孤独寂寞。

“阿诚……”

“几罐啤酒就喝醉了?”阿诚瞪大了眼睛看着迷迷糊糊的明楼,突然坏笑了一下,“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就飞速把锅里已经烫好的肉片和菜叶捞到自己盘子里,埋头开始吃,只留了一锅汤水在那里。

明楼的眼神柔和的不像话,看着鼓着腮帮子嚼得香的阿诚,忽的就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刚被自己抱回家的小孩子,吃饭都不敢出声,只拿着把小勺子,一口一口小心翼翼的挖着白饭,时不时抬头怔忡可怜的看着自己,待得到自己一个鼓励肯定眼神后,再继续鼓了勇气低头吃饭。

时间就这样转瞬间流走了,那个瘦弱执拗的小孩子,就这样蜕变出了眼前这个明朗长成的青年,陪着明楼走过了许多个春夏秋冬,看过了风起花落。明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醉了,四周明明很安静,心里却仿佛有什么要喷薄而出,如岩浆灭顶一般,狂烈的燃烧掉自己。

评论

热度(219)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