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七日谈 肆

黄桃罐头:

chapter 4

案件是不是已经快忘啦~可以翻看一下前章昂ヾ(^▽^*)))

▽▽▽

第四日

昨天的凌大院长放下电话便开始查询自己第二天的手术预约情况,在难得的小概率天时地利条件下,硬是挤出了隔天这小半天的时间,来为自己的小爱人服务。

难得饱饱的睡了一觉,一早醒来后胡乱洗了把脸,凌院长就在三牛同志惊异的眼神中飞速的奔回家,一头扎进厨房开始系围裙。

嗯,没错。虽然凌院长在外一副精英人士形象示人,但是在家里,作为伙夫存在的,的确是他。因为实在是不能指望油盐酱醋都分不清的李熏然警官的黑暗料理,所以凌远只得努力在韦三牛的帮助下进修厨艺,两年间活活被磨成了一代大厨——

李熏然自己封的。

一通煎炒烹炸,凌远满意的将刚出锅的粥菜放进保温饭盒,拎着驱车去了李警官的办公室。

刑警队的队员们面对凌院长早已是见怪不怪,因为虽然李局长总是哼来哼去难得给个笑脸,但毕竟也是承认了的,况且哪回凌远来,大家都能跟着蹭吃蹭喝一番,所以每次见到大院长,大家都很是热情似火。

一路和喜气洋洋的队员们打过了招呼,凌远进门就看到了愁云惨淡的李熏然。

对着法医报告已经发了半天呆的李熏然手里夹了根烟,却是没点燃,只是在手里无意识的转来转去。从前他抽烟也是很厉害的,倒不是烟瘾大,只是做刑警的,常常要熬夜蹲点抓捕调查取证或是审讯犯人,这枯燥繁复的工作里,也只有抽根烟还能解解乏犒劳一下自己,可自从几年前他受伤损了肺部以后,凌远就不允许他再抽烟了,虽然一开始李熏然还会忍不住想要去吸,但伤处接触到烟气后那咳的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也渐渐远离了曾经不能离手的香烟,只是在偶尔烦扰的时候,拿出一颗来,在手里翻来覆去的倒腾。

“遇到难题了?”

凌远温和的声音让李熏然一怔,就见方才还皱眉沉思的李警官飞速的抬头,灿烂的开始笑,同时肚子咕噜一声叫。

“条件反射~”小李同志不好意思的捂脸,眼睛从指缝里亮闪闪的眨啊眨,凌远忽然就觉得自己怎么就又喜欢了李熏然一些,简直爱透了眼前人这跳脱又羞赧的模样。

像吐鲁番的葡萄一样,甜得暖心。

“先吃饭。”凌远凑近过去,亲了熏然额头一下,接着就开始替一被吻就脸红的小李警官开始摆餐盒。

红烧排骨,清蒸鱼,酸辣土豆丝,还有李熏然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小李警官一面在心里默默夸凌院长贤惠得无人能及,一面甩开了手里的报告拿湿巾擦了擦手就开始大快朵颐。

凌远看他吃得香,也不去打扰他,就手拿过了那份报告,开始以一个医生的角度来帮李熏然分析解疑。

死者前额三处钝器伤,伤口接近平行

全身未出现抵抗伤

颈后部有16*4厘米创口,多次砍杀形成,深度达到第三颈椎,系死者致命伤

腹部出现死后创口

……

凌远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看看吃得腮帮子都鼓起来的李熏然,扬了扬手里的报告,“有很大问题么?”

“你寨……看看介个!”李熏然含糊不清的努力说着,腾出一只手在桌上的一堆纸里翻出自己的现场勘查记录,“有惊喜!”

凌远挑了挑眉,接过那本半新的笔记本开始翻看。而在半个小时后,凌院长顺利的和李警官拥有了同款的纠结模式……值得庆贺!

尸检报告与现场勘验都讲求科学客观,所以是极为可靠的依据,最能够还原事实真相,然而凌远觉得自己手里这两份份尸检报告与勘查记录,则是呈现了最大程度的矛盾。

以死者前额部位的伤口来看,在他人攻击的情况下,出现两道平行伤即为小概率事件,而三道创口皆平行,只能是自己打击自己形成。死者全身都无抵抗伤,说明未有被人袭击后本能自我保护的情形,而现场又发现极为吻合伤口的木棍,上面还有喷溅血及毛发,这就可以确定,死者前额伤口是自己用木棍打击所致。

加上现场出现菜刀,又无人听到呼救声,那么大概可以想象——死者最开始以木棍敲打自己以求自杀,所以头部手部出现血迹,而中途发现方式不合适又去上吊,而后出现不知名原因没有成行,最后死者选择了厨房菜刀,自杀完成。

如果一切还原到这里,那是一个完美无懈可击的推演,然后问题就出现在报告的后半部分。

法医判定死者的致命伤为颈后那个16*4厘米大的多次砍杀创口,这个伤口极深,颈椎几乎砍断。以一个通俗易懂的比喻来说,只有人大力砍排骨的力度,才能形成这样的砍面。不用李熏然这个刑警解释,凌远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都能知道,一个人从身后砍向自己,绝不可能有如此力度连砍数刀。

“看到没?墙壁上还有甩抛状血迹。”李熏然狼吞虎咽的吃完饭,伸过爪子指着勘查记录上的几行字给凌远示意,“三米多高的甩抛血,力气得有多大?不可能是他自己砍出来的。而且还有一个死后创口,这个错不了,应该是有个凶手存在的!”

“但是自杀现象呢?前额的伤和上吊是怎么回事?没有抵抗伤又怎么解释?被杀却不去呼救?”凌远合上报告,起身站到李熏然身后,仔细的给眼下黑眼圈一片的小李警官揉太阳穴,“会不会被投毒?麻醉?”

“毒化试验做过了。”李熏然闭上眼睛,眉头却依然解不开,“排除了。”

凌远手下一顿,“这可真的麻烦了。”

评论

热度(93)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