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附赠小番一

黄桃罐头:

附赠小番外·上元节

嗯……我知道前面两章有点苦昂,附送一篇小甜点好啦๛ก(ー̀ωー́ก)

☆☆☆☆☆☆

年节里是最热闹不过的,打头年里扫屋洗尘开始,阿诚就兴致勃勃的盼着过年。他从前只见过旁人家里热热闹闹的守夜拜年,这还是第一次轮到了自己身上。

大年夜里明家的小辈们给大姐明镜拜了年,明台还又拉着阿诚嚷着恭喜发财给姐姐磕了个头,成功的将那最大最厚的一个红包领到了手。阿诚是头一年来明家的,年纪又小,自然也是得了不小的一个红包,只有明楼的那个略显寒酸一些,不过明楼人大了也不在意就是了。

本来作为一个快要成年的男子,还和小孩子们挤到一处抢大姐的红包,明楼是有些羞赧的,但明家父母不在了姐姐就是长辈,这份好意是不可退却的。倒是后来看到开心兴奋到小脸红红的小阿诚,明楼这才觉得心里舒畅了不少,偷偷把自己的那份红包也塞给了阿诚,悄悄比划着示意阿诚收起来就比明台的还要大了。

阿诚那时候已经养成了凡事听明楼的习惯,虽然觉得占了哥哥的红包不妥,但是看着明楼眉眼弯弯的瞧着他,就笑嘻嘻的揣了起来,还小心的不让明台注意到。

年初一开始,明镜就带着弟弟们去族里各处拜年问好,有相熟的世家还要走动来往一下,阿诚见了生人是有些怕的,每每都要躲到明楼身后,然后再由明楼鼓励再三的推到前头去,接那一个个长辈封给的大红包。

就这样走走收收的过了半个月,元宵节就要到了。

都说过了元宵才算出了年节,这一天自然是要热热闹闹一整日的,上海也是不例外,街市上游人如织热闹非凡,虽说是动荡年月,也是难得有这样暂时的安宁喘息的。

古人称正月十五为上元节,不仅是游龙赏灯的喜庆日,更是这青年男女际会的好时机。所以自古以来便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之语,是实打实的传统情人佳节。所以这一大天的热闹喧嚣,不止相关小孩子,对于那些年岁正合适的俊郎男子闺中女儿而言,更是不可多得的肆意时光。

因为明台一早就嚷着要去看灯,明镜便打算早些收拾好了去外面玩,阿诚是从来没有看过元宵节的灯会小吃的,这会儿嘴上虽然不说,但那眼巴巴的模样明楼都看在了眼里。

吃罢午饭又小哄着两个小的睡了一会儿,姐弟四人便开开心心的上了街。这一天外头是人声鼎沸,举袖如云张袂成阴,自然也是开不了汽车的,明镜和明楼便一人抱了明台,一人抱了阿诚,踏着满地的烟火气,穿梭在街市间。

大街上老远就能看到游龙戏狮的队伍随着人群奔腾而至,那龙灯金澄银白各色闪闪,龙身狮头一边行进着一边翻腾,伴着满目烟花煞是好看。几乎全城的老百姓都涌出来看那表演,小孩子更是禁不住的喊着嚷着拍手叫好,明台自然是不例外,连带阿诚也难得的兴奋至极,也不顾那呼喊声都湮没在了锣鼓声和鞭炮声里,骑在明楼肩上拍到小手都通红。

过元宵自然要吃汤圆,上海的街面上都卖那本地的大汤圆,有那豆沙汤圆、黑洋酥猪油汤圆、荠菜菜肉汤圆等等,一碗里好几大个儿,不需凑近便能闻到香味,远远的看过去都是水汽朦胧一大片,阿诚瞧着都觉得像梦里一般美好。

这南方的汤圆与北方的元宵虽然乍一看相像得很,细品却是有差别的。元宵馅料是先拿那菜果馅料搓成小颗粒,再放在盛有糯米干粉的竹匾里一遍一遍的滚成了团子,汤圆则是黑芝麻磨制成粉末状,然后猪油、白砂糖和菜肉等相继放入混合揉成团做了馅,外面再用那糯米粉搓成圆形,煮在锅里又浮又沉颇为有趣,所以最早又叫那“浮元子”。

老城隍庙门口那老桐春鲜肉汤圆是咬下见肉香的,庙边老牌子宁波汤圆店的猪油黑洋酥汤圆更是满嘴油花冒,还有那清宣统元年的老店永茂昌点心店,端的也是远近闻名。明台看到那汤圆店便不肯再走,料来明镜抱他半晌也是累了,于是便招呼明楼和阿诚一起坐下吃一碗,权当休息了。

这下可遂了阿诚的心意,他本也是小孩子嘴巴馋的,虽然午饭吃得饱饱的,但是这个年岁的孩子看到满街的糕饼小吃哪有不动心的?便是吃不下也想着尝一口的,如今一看大姐带了来吃汤圆,更是乐得不行,下地来扯了明楼的手就往里走。

一连吃了两碗,阿诚才心满意足的随着明楼继续走,不过因为肚里撑得慌,所以再不要明楼抱,只是一边揉肚子一手被明楼牵着到处逛。其实明楼早料到阿诚人小肚量不足,那两碗汤圆已经偷偷被他自己分掉了不少,不过这东西因着糖分足油料多,想来阿诚吃进去也是有些难克化的。好在节里人多又热闹,阿诚随着大人走走停停的,这小半个下午里倒也跑了不少路,没有唤着肚子难过。

但凡这元宵节里,日里虽也喜庆,但最最热闹有趣的还要数晚间,一入了夜便如满目繁星般,彩灯焰火于街市深巷纷呈而上,连那爆竹之声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比肩继踵人皆夜游,火树银花璀璨异常,好一派人间喧闹景。

城隍庙这边早早挂起了那用绫缎彩纸等做成的彩灯,有那吉祥如意的福禄寿喜、祥云和金蟾等图样,更有那小孩子们喜爱的兔子灯风车灯和走马灯。豫园里那元宵灯会最是精彩纷呈,那些茶楼首饰点心铺子,还要在彩灯下悬挂灯谜惹人来看,既是逗趣又招揽生意。

阿诚一手举了糖葫芦串,一手拉着明楼努力的踮脚去看那灯上写的字,虽然并不大认得,但依旧看的很是开心。一旁明镜怀里的明台虽是爱热闹,到底是年纪小禁不住这样长时间的欢腾,这会儿已经迷迷糊糊的睡在大姐怀里,身上还盖了明楼的大衣。明楼见阿诚看得辛苦,便笑着将他抱了起来,还在试图挣扎的小孩子耳边说笑,央他当个小暖炉给大哥捂捂身子。

夜已经有些深了,阿诚其实也有些困顿了,不过在看到那兔子灯时却是满脸的喜欢,眼睛都不肯多眨的盯了好久,才抿着嘴巴搂了明楼的脖颈靠回怀里,有些困倦的神情。明楼知道他的小心思,却也不戳破,只是跟了大姐把已经睡熟的明台和快要睡着的阿诚抱回了家。

第二天阿诚睡饱醒来,惊喜的在床头找到了一只彩纸糊的兔子灯,这才知晓大哥昨夜哄自己睡熟后,大概又忙活了许久。

只不过,大约也只有阿诚自己一脸笃定的坚信那就是只兔子灯,而其他人,却无比确信大少爷绝对是糊了一只,呃,看不出模样的四脚兽。

然而,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阿诚上

————

来!

伸手你们的双手!

大声告诉我!

这篇甜!不!甜?

啊说句题外话昂,作者菌下周末有一场特别重要的业务考试,上级肥肠肥肠重视的那种,所以下周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木有更新的了ㄟ(▔ ,▔)ㄏ

SO~甜品且吃且珍惜啊ლ(´ڡ`ლ) !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