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七日谈 陆

黄桃罐头:

chapter 6

第六日

能在家里补眠的效果自然是一级棒,经过了老妈的爱心配餐和凌院长的美食呵护,李警官在舒舒服服睡了一大觉后,精神状态都上升了不止一个等级,整个人神清气爽的简直要升仙。

重新站在分局大门口,李熏然深吸了一口气,握拳给自己鼓了鼓劲,斗志昂扬的快步走向了办公室。

经过了昨天一场案情分析大战,对峙双方谁也没能说服谁,导致两拨人马此时看起来都有些萎靡不振,精神困顿。

李熏然站在门口,突然嚎了一嗓子,然后成功的接受到了无数怨念的信号。

“队长……你相信死而复生不?”

“啊?”

“或者……你相信绝世杀手的存在么?”

“啥?!”

李熏然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溜达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两条大长腿无处安放的晃来晃去,“你们都吃错药了?”

“并不!”警队小新人摇摇手指头,一脸菜色加熊猫眼,“但是现在我们和副队能达成的共识,只有这些。”

好吧~李熏然了然了,敢情争辩到最后这些家伙开始相信不可思议的传说了?

“都醒醒昂,起来了!”李警官蹦哒着挨个桌子跑过去把人敲起来,“案件线索和证据重列一遍,我们再来一次。”

尽管哀号漫天,队员们还是手脚麻利的拖来小白板,把那些大大小小细枝末节的发现,全部写了个清楚,以供队长大人查看。每当这个时候,李队长的重要性便体现出来了,所谓当家一人,虽然刑警队个个都称得上上精英骨干,但真正遇到棘手的难题,就必得领头羊出来指个方向了。

李熏然边看着队员们往板上贴照片,手底下边忙着在纸上写写画画。

首先,死者致命伤只能由他杀导致,所以先排除自杀,导向他杀。

而论他杀,可以外部作案,也可能内部作案。

假设外部作案,则几乎不可能不留下痕迹。然而现场未发现头发唾液烟头等微量物证,痕迹方面也未发现第三人踪迹。再者,凶手总要进出现场,但这也成为一个谜团。现场只有三道门,楼顶天台的门,蜘蛛网还在,厨房的门是闩住的,并无撬压痕,且报案人也证实当时门是完好的,而仅剩的一个前门,也未发现被撬压的痕迹,若要从外部开启则必须要有钥匙。若再假设凶手提前潜伏预谋,但作案后总要离开现场,现场的三个门中只有前门最可能被使用,然而由于现场布满大量血迹,凶手进出之间不可能没有血迹黏附,而这一点推测恰恰与现场证据相矛盾。

否定了前种设想,那么再假设此案为内部人作为。对案件关系人的调查显示,包括死者在内来打工的几人皆是同乡,并且沾亲带故关系良好,所以才会结伴同行远道而来相约打工,那么据此而言杀人可能性微乎其微。而剩余的两名本地技术人员,与死者无冤无仇素不相识,而且邀请了几人千里迢迢来此地,更是没有下手杀害的必要。如此看来,内部作案的假设似乎更加不可能成立。

李熏然看着这满屏满纸的字迹,脑袋里又重新被塞满了问号和感叹号,他似乎开始明白了为什么手下这群队员开始愿意去相信那些难以置信的死而复生和神秘杀手,因为事实真的是无比困扰……莫非真的是有神秘凶手策划了如此精妙的自杀事件?虽然理智告诉李熏然不可信,但是在这样一个没有明显作案动机的案件中,凶手还要煞费苦心的制造诸多精细的自杀现象,在所有不太可能的情况下,似乎也只有神秘的杀手才能解释这个离奇诡异的案情。

长叹一声,李警官低下头,双手不停的揉眼睛,就这一会儿功夫,感觉昨天的好觉是白歇了,这颗聪明的脑袋又要被这个古怪的案子给折腾疯了。

“队长,你也别太心急了。”副队同情的拍拍李熏然的肩膀,揉揉自己值了一晚夜班后僵硬的胳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什么破比喻!”小李警官鄙视的抬头看他,“语文没学好不要总说出来丢人啊。”

“……李熏然你果然被凌远给惯坏了!”

…………

从早到晚,李熏然就对着那堆照片和几叠报告发呆,连午饭和晚饭都只应付了几口,直到凌院长打电话来问候,才听话的去门口买了包牛奶喝。

“别心急啊,要劳逸结合。”

李熏然叼着牛奶袋子咕嘟咕嘟几大口,闲着的一只手还抠着小火车的车头出气,“凌远你知不知道我快急死了……再破不了案我觉得我爸都要来追杀我了!”

“少胡说,牛奶喝完了没?”

“嗯哼~没有你煮的鲜牛奶好喝!”

“那我明天早上给你煮……”

“为什么是明天!我现在就要。”

“熏然,别闹啊,听话。”

“不听——”

“我现在有事在忙啊,凡事得按顺序来不是,这哪能使性子啊。”

“你就是——”

说得好听……后半句话被李熏然忽的咽回了肚子里,他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嘣的一下连上了线,所有乱成一锅粥的事物好像突然不再沸腾。激动不已的李熏然猛的一仰头,冲着手机大声嚷,“你刚刚说了什么?!”

凌院长以为自己的小爱人是又因为案子想闹脾气了,赶紧好言好语的哄,“没说什么啊,我明白一早就给你热牛奶。”

“不是这句!我没跟你生气,你快回忆一下!”李熏然急切的说着,手指紧紧握着手机壳,垂下的另一只手握着小火车紧张的有些发抖。

“呃——我说,那个我有工作忙?”凌远试探性的回了一句。

“不是,后一句!”

“先来后到……顺序?”

“就是这个!”

李熏然激动的啪叽一下按断了通话,激动的拿出了警校百米冲刺的速度,飞一样的窜进了警局里。

没错……上吊……菜刀……血痕……砍伤……创口……顺序!

“我知道了!”李熏然冲进办公室,看着目瞪口呆的一群队员,喘着粗气努力的把每一个字讲清楚,“是,自杀再他杀!”

评论

热度(88)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