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合州记 篇一之1

黄桃罐头:

古代AU文~架空朝代背景

虚构国别地名和案情,重点就是楼知州和诚同知破破案谈谈情的小日子╮(╯▽╰)╭

很美味的啊要不要来吃嘛(ฅ´ω`ฅ)

引子

大邺王朝立国这近百年以来,除却开国那头几年有过几回战乱灾荒外,至今大都是安定又和稳的,大约也是遂了这国都洛安的好意头,这一任国君明彦执掌朝政以来,更是越发的平稳和顺,百姓能吃饱穿暖,税负徭役也都过得去,也就少有人去想那起义造反的杀头门路,横竖日子过得下去,还是安生些好。

大邺土地幅员甚广,这四境虽算不得完全安宁,好在也能相互制衡。因着国都居东近海,这西南地界便算得内陆之土,虽也有繁盛之镇,倒大抵是比不过洛安周围那几大城的。

合州此地,便深处西南,一州内四围群山起伏高低错落,中有沃土河流相映成趣,景致秀美民风淳朴,是这文人墨客往来的好去处,又是商贾之人流走的必经路,自有一派悠闲自在性儿。

当然。这一切跟州府里的小同知明诚是没有太大关系的,此时的他,正在忧愁自己的新任上司——知州大人。

端的是位难伺候的主儿啊!

篇一·善堂火案

1 . 原来你也姓明啊

清晨刚过,明诚便起身穿衣洗漱了,一个人的住处不算大,倒也难得的收拾的整洁敞亮,连那窗台上前几日隔壁张婶子送来的几盆花草,也是开的幽香沁脾,一看便照看得当。明诚凑近了闻闻那花草香,心情顿觉舒畅了不少,当然,要是张婶不要时时热情的给自己做媒就更好了。

街市上的馄饨摊子刚刚支起来,刚烙出的酥饼正散着芝麻喷香味,摊主大娘手下飞快的包着一只只小馄饨,转眼就胖鼓鼓的滚进汤里一大碗。

“阿诚啊今天这么早?”大娘笑眯眯的端起那碗刚刚出锅的汤馄饨,撒了些许虾米盐巴,又浇了勺新榨的辣椒油进去,“还是老样子,没加芫荽和葱丝。”

“谢谢大娘!”明同知笑的眼睛亮闪闪,顺手拿了两只冒着油花的鲜肉酥饼,坐在一旁小凳上埋头吃早饭。既然这新任长官躲是躲不过,那还是不能亏待了自己,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摊主大娘一边忙着烙酥饼包馄饨,一边慈祥的看着明诚大口大口捞馄饨啃肉饼,心下还不免又嘀咕几句,哎呀这阿诚吃东西的样子都透着好看啊,又会些拳脚功夫又是这府里做事的,怎的这样年纪了也没娶个媳妇?这好好的小伙子难道还找不到姑娘相应?

“阿——”

“我吃饱了!”明诚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又是要与自己说亲论媒的,忙不迭的把最后一口肉饼塞进嘴巴里,摸了钱袋一边掏铜钱一边使劲的往下咽面饼,“债见!”

“哎——阿诚啊——”大娘有些惋惜的看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小同知,啧啧了几声,“这孩子成个亲又不是要去喂老虎……”

明诚刚刚踏入府衙大门,就被衙内老仆告知新长官已经进了合州境,约摸午间就要到达,要各位大人耐心等候在此间。阿诚撇撇嘴巴,道了声谢便回了自己的小间去看那厚厚一叠案卷。

身为这州府的唯一一名同知,明诚的公务还是很繁忙的,虽说这合州地界不算大,但是大小争讼也是常有的,加之时而有之的过路商贾之争,府衙的案卷总是那么高高一摞,不见减少。知州公务繁忙,明诚的职责便是提前看过案卷后分类整理,大概捋顺案情,待这大人看卷探查时随时加以辅助。

说起明诚这上一任顶头上司,倒是个实打实的老好人,只是为官一任不求造福一方,但求无失无过,明诚虽看不上这不倒翁的做官准则,但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毕竟像他自己一样,少有意于往上爬的仕途之人,也是难得一见的。

不倒翁程大人审案虽平常,官场倒是平顺,在这合州待了不过二三年,便有了升迁消息,被吹吹打打欢送走了。还没等明诚反应过来,上面便一纸圣旨给合州降下来位惹不起的大人物——明楼。

明楼此人,是为正牌皇亲国戚。父亲是开国国君胞弟一支传下来的嫡子,母亲还是本朝太后的娘家外甥女儿,一共只得了他和明镜姐弟两个,从小就是养尊处优富贵乡里长大,长大以后又神神秘秘不知在做些什么营生,听闻为人很是有些琢磨不定的古怪,也不知怎的就突然被派到了这合州地界来做官。

哼,皇家子弟,肯定又是仗势欺人的纨绔少爷!好相与才怪!明诚忿忿的想着,抓过案上的苹果,一边啃着一边合上刚刚看过的持棍伤人案卷。整个大邺的人都知道这明姓惹不起,因为这个在国都之内少见的姓氏,十有八九就是跟皇家沾亲带故的人,就为着这,明诚自小便不愿给人知道他姓的正是这国姓。

跟曾有人猜测的截然不同的是,明诚从小便是不知生身父母的孤儿,只是在他襁褓内的长命锁上曾刻过一个“明”字,便理所当然的成了他的姓,横竖一个没亲没故的孤儿,即便与这皇家同姓,也是没什么利害关系不打紧的事。倒是他自己,自小为着怕人异样揣测,总是不愿以姓示人,因而这合州城里老老少少的熟悉之人,都习惯了喊他阿诚。

“同姓不同命啊,你们胡闹让我担了多少白眼!”阿诚咬牙嚼苹果,嘴里嘟嘟囔囔的,手底下的苹果核一抛,吧唧,砸中了一个人的面门。

“……”

“……”

“咳咳,准头不错。”沉寂了好一会儿,来人先清理了下嗓子,开口玩笑般的替自己解围,声音出乎意料的淳厚温和,有些刻意压低了的嗓音,让人很是舒服。

“对不住!”这才反应过来的明同知有些懊恼的起身道歉,快走了几步过来施礼,“不知阁下是?”

“明楼。”

阿诚猛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大约而立之年的男子,嘴角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两下,紧着扯开了一个不尴不尬的笑,“呵呵……呵呵……知州……明大人好。”

“有功夫?”明楼不介意的接过侍从手里的帕子,擦了擦脸上的苹果汁水。

啧……真讲究……还是个风流纨绔世子……阿诚心下暗暗腹诽,脸上却笑的很是得体,“粗学过几招,明大人见笑了。”

明楼不动声色的打量了面前人一圈,抿嘴笑笑,“辛苦了,继续吧。”

“嗯?”阿诚随着明楼手指的方向转头,看到自己案上的卷档时恍然大悟,“是,明大人。”

“为什么强调我的姓?”明楼挑挑眉,转身后又状似无意的问了句。

阿诚哑然了一会儿,不知该作何解释,还是明楼身旁人善意的在新任知州大人耳旁解释了几句,明大人才一脸恍然的“哦”了一声。

“原来,你也姓明啊。”

评论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