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合州记 篇一之2

黄桃罐头:

古代AU~

******

篇一·善堂火案

2 . 运气超群的明长官

“原来,你也姓明啊。”

明知州那脸高深莫测的笑,成功的让明同知想起了每日间非要与他说亲的那笑容灿烂的张婶,顿时有种如芒在背的不适。

“过会儿,席间见。”

直到明楼带着那笑意缓步走出厅房,阿诚才察觉那莫名而生的丝丝压迫感消散无踪,摸摸额上其实并无实迹的冷汗,阿诚不爽快的哼了声,肚里一团乱麻般的抱怨不知从何说起。

“皇亲国戚了不起啊!”

“古怪!”

“纨绔!”

“莫名其妙!”

直到坐在席上,阿诚还在横眉冷对这新任名门长官,且不管周围一圈人的曲意逢迎推杯换盏,抱着不能辜负了一桌美味的态度,自顾自吃个不住。反正大家都知道他是无意于仕途升迁的人,府衙里干事做活又少不了他这一人,横竖不影响大局,周围人也就由得他去了。

明楼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异于常人的小同知,午间早到的那一会儿功夫,他便走遍了整个府衙,此间几乎所有人都在忙着恭迎他,只有这个小同知,沉浸于案卷中居然毫无察觉。而今,明知他是顶头上司的情形下,还能坦然舒畅的叼着鸡腿吃得痛快,然此人眉间眼角皆是温润下暗藏锋利,言行有异却满是坦荡,想来绝不会是那酒囊饭袋的俗物。

有意思。

明楼喝下一杯酒,嘴角似有若无的挑了起来。

明诚。

————

好容易熬过了这一天,阿诚与众人向明楼辞过以后,便脚步匆匆的回了住处。闭门掌灯,洗了把脸,又裹了寝衣换掉这一身的酒气油渍,阿诚便舒舒服服的进入了美梦中。

殊不知,这一夜间,却有一份大礼在恭候着新任的知州大人,以及这府衙的上上下下。

三更才过不几时,城内东北角那一处的善堂,竟不知因何燃起了熊熊大火,映得小半城都火光冲天,烟雾缭绕。

善堂地处僻静背阴,附近本就住家不多,火势起来又太过凶险,待被善堂内的惨烈呼救声与火光惊醒的民众赶到,大片的房间已烧至灰败,檩条四落。

明诚是接到消息后五更天左右赶到的,此时火早已扑灭,焚后的现场也由府内衙役清理出了进出通道。

“明……大人?”阿诚有些诧异的看到了大约已经站立了有些时辰的明楼,想起他似乎对这个姓氏颇有些古怪,便把那个“明”字又吞了下去。

明楼转头看看他,微微点了点头,又脸色凝重的回头望向几乎已是半片废墟的善堂,在看到那接连不断的白布盖过的尸体抬过时,面上几不可察的动了一下。

阿诚觉得自己好似看到了明楼有一瞬的眼神暗淡,他同样难以置信的看着这接连不断的抬过身旁的尸首,鼻间的焦糊味都有些窒息感。

“进去吧。”明楼观望了下四围的焚烧之状,抬手招呼明诚一同进入查看。

这是间才建不过三五年的善堂,平日里收留些无处可归的老人家在此居住,听闻开办这善堂的主家是大户人家的遗孀,带着一个儿子雇了几个仆人来主持着这里的事务,除了花费家财作为开销,依律府衙每月间也是有些银两供给以慰其善举的,所以善堂内的老人也是衣食充足的,每日里年岁相仿的还会在一起谈天说地,除却不能归家的烦忧,倒也是能平稳度日。

可是这一场大火,就将善堂内所有老人,全部送离人间,并且几乎人人死状凄惨,令人不忍直视。

善堂布局并不复杂,除却后面小院是主家居住以外,其余部分皆是给老人们的安身之所,往日里很是和暖融洽的场景,今日入目的却是四处焦炭。

“怎么烧的如此厉害?”明诚皱着眉头环顾四周,除了后头小院因有个小池塘相隔未受太大波及外,前头几乎处处有过火痕迹,有些房间更是连房梁都几乎烧落成灰。

明楼转头看看他,点了点头。两人都心知肚明,这样的情势,要说是不小心走水烧过,必然不可信。

可又是谁,要存心为难这几十位无依无靠的老人呢?

仵作已将二十多具尸体全部安置回府衙,此刻前来禀明,明楼喊了人留下照看主家的母子二人,便若有所思的往回走。

临走前阿诚回头看了眼正在给大夫看诊的那对母子,母亲是位气度不凡的贵太太,身处如今这乱境竟也不忙不慌,正细心的帮着大夫给受伤的儿子敷药,而那个年轻人,也就是这善堂的少主人,大约是救火情急,半边胳膊都烧得落了疤痕。

世事无常——明诚在心里感叹了一句,抬脚跟上明楼的脚步,往府衙方向走去。

才来就遇上了合州史上从未有过的大案,也不知是不是该感慨上一句,这位明大少爷命格有异运势不如人意。不过这一早来查案的情状,倒是让阿诚对他有了些许的改观。

至少,态度还算得上佳。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个鱼质龙文的膏粱年少啊。

评论

热度(100)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