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北平交叉番外篇

黄桃罐头:

北平交叉番外·狮子头与豌豆黄(上)

因为对小方喜欢的不行,所以强拉时间线并轨,攒了一篇交叉番外,内有私设,大家就当附赠小食品尝吧(❀ฺ´∀`❀ฺ)ノ

☆☆☆☆☆☆

明楼不是没有想过某一天阿诚会有家人找来,就像大姐虽然打心底里拿明台当亲弟弟疼着,却也时时会惶恐他的父亲会突然有天来登门带走她的小弟一样,明楼在教养阿诚长大的十几年间,偶尔也会设想,偶尔也会惊惧,而或许是因为阿诚异于常人的身世和命途,他更多认同的是,情形渺茫。

毕竟阿诚是桂姨从福利院里抱养来的,来时连个信物痕迹都无,想来也是穷苦人家养不起或者亲人无一的孩子,万不得已才送去了福利院。那年月兵荒马乱,穷人命贱,像这样被丢弃的孩子不在少数,如阿诚这样侥幸捡了一条命的已经算是万幸,所以哪怕是连阿诚自己都不曾寄希望于能有生之年见到自己的亲人。

混账!

而当面前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抽着雪茄的空军上校坐在他对面要弟弟的时候,明楼心里只有这一个词往外蹦。

“方少爷是不是找错了?”明楼面上忍着不快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不动声色的继续打量这个看起来有些纨绔的北平银行行长家大少爷。

“没错儿。”方孟敖虽说是在上海长大,但十七岁离开后就北上北京的他,已经有了一口明显的京腔,“就是这里,您可以相信我的能力。”

虽说是用了尊称,但明楼可以毫不费力的审视出这个大少爷话里音外的轻蔑和应付,或许是他的定力不够,或许,是大少爷根本没想过隐藏。

也是,自己这样一个在世人眼中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汉奸,在这个多次飞越死亡驼峰的爱国飞行员眼中,大概是恨之入骨的吧。或许要不是为了阿诚,他都未必肯正眼看自己。

“证据?”明楼心知这位少爷既然能正大光明的上门,就说明他已经百分百确认了阿诚就是他的亲弟弟,但作为养了阿诚快二十年的兄长,明楼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有着十二分难为这位眼前人的心思。

“孟韦丢失的时候,身上是有长命锁的,不过大概早就丢了。”方孟敖弹弹烟灰,呼了口气,“他的年纪和明诚对的上,容貌也相似,更重要的是他的后背,那里有一个淡红胎记。”

“枫叶状。”

明楼在心里跟着默念出声,摩挲着杯身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气。这几个字才是关键,原本这样模样的胎记就难得,更不要说还是生在后背肩胛骨下,那样的位置除了最亲近的人,大约寻常人也是很难见到的。

“让我见他。”方大少爷的语气几乎已经不带商量,要不是为了见孟韦,他真是懒得跟这个汉奸官员说一个字,更别提这个混蛋还把他方家好好的小少爷给带成了汉奸秘书!不是看在他明家养大了孟韦的份上,大少爷觉得自己都能抄把枪把这个汉奸给干掉。“我要带他回家。”

“这我要问阿诚。”明楼心里不忿,毫不犹豫毫不客气的回道,“我无权替他做决定。”

方孟敖听到这句回答倒是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个汉奸看着虽然一副多面奸猾状,对自己弟弟倒是还不错,虽说是当秘书用着,却倒没完全当个仆人使唤,还知道尊重他人的意见。

所以明明是被回绝的方大少,倒是难得的没发脾气,心里还挺高兴。

而阿诚听到这个消息时,却是先面上迷惑了好一会儿,才似刚刚听明白一样,惊讶,激动,又有些害怕。

“他们……确定是我?”已经二十七岁的阿诚看起来像是回到了当年那个不自信又有着怯懦的小孩子,“会不会认错?”

仅凭一个胎记,阿诚确实有理由质疑。因为这样的相同凭证,虽说是小概率事件,但也并非一定不可能发生。

“如果以我的眼光,”明楼看着阿诚忽然就期待满眼的目光,话也说的有些艰难,“应当,不会错。”

即使不愿意相信,明楼却也不得不承认,在看到方孟敖那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的脸时,他就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而这个大少爷落座以后的一番言语,果然没让他的预感失望。

且不说年龄样貌和这胎记,就凭着北平方家的家世与名望,这家人也断没有胡乱了事认下孩子的必要。

“大哥……我想去看看。”

“去方家?!”明楼忽的抑制不住的提高了声音,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只是他虽然预想过阿诚会给出这样的答案,而当亲耳听到时,他还是有了未曾预料的恐慌和惊讶。

“如果是真的,我应该去看一眼。”阿诚此时好似已经镇定了下来,他走上前几步,握住明楼一只手,看进了明楼的眼睛,“大哥陪我一起。”

几日以后,明楼陪着阿诚一起踏上了北上的火车。虽然以方大少的脾气,坐飞机才更合意,但是看在明楼肯放自己弟弟归家探望的份上他,他也就不计较这些小问题了。

而明楼这一路上,却都在与方大少爷争关注。阿诚的关注。

大姐得知阿诚的事是很是惊讶和不舍,显然比起明台,明镜更没有想到会是阿诚先找到家人,一种油然而生的失去感让她心里很是难过,连带着明楼也更添了些愁绪。人大约都是贪婪的,得到的越多,越舍不得失去,纵使养了阿诚二十年,他也不愿意去让方孟敖分享一刻他的阿诚。

而方孟敖更是不快,他这么多年没见到自己亲弟弟了,当年最后一面时弟弟还是母亲怀中的婴孩,而时间一晃而过,母亲和妹妹在那场灾难中永远离开,再次相见的孟韦却已经长成了近而立之年的俊朗青年,那与自己七八分相似脸庞,让这个空军教官都忍不住红了眼眶。然而明楼,这个占了自己弟弟占了自己哥哥身份多年的人,居然连火车上自己接触阿诚的时间都要限制,说话更是不得空,方大少当真觉得自己已经像个爆竹,再有一把火就要炸起来了。

“阿诚吃个苹果。”

“孟韦来吃梨!”

“阿诚帮我拿份报纸……”

“孟韦别理他!”

“阿诚帮我——”

“明长官你没手么?!”

“阿诚——”

“孟韦——”

明诚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两位幼稚争宠的兄长,端坐在包厢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俩在自己面前吵架,心里却有些五味杂陈。这么多年以来他都是渴望家人亲情的孩子,明楼给了他许多,却也填不满他对于血缘亲人的渴求,他像一个占有了别人位置的小孩子,一边享受着明楼无私却有限的疼爱与关注,一边在心里抹不去那一丝丝的空虚和惶恐。就如同他被冠了明家的姓,却入不了明家的家谱一般,他所拥有的一切,总会在某个时刻,给他一种不得归属的不安定感。

阿诚一直觉得有这样的感觉对明楼是一种背叛和侮辱,所以他不敢说,也不能说。明楼大概也明白他的难处,所以总会在新年祭祖以后,装作不经意的陪阿诚过一整个下午,就算无所事事也好,总好过让阿诚尴尬的手脚都无处安放。

所以就算偏见如方孟敖,在真真切切看到明楼和弟弟几日的相处以后,也明了了这个明家大少爷对弟弟的用心和疼惜,心里对明楼也是存了几分感激的。

上海到北平并不太遥远,旅途的时光很快就结束了。

而方家的忙乱,这才刚刚开始。

上好的肥瘦相间猪肉切了石榴籽大小的肉粒,又拿个盐糖料调了味,汆成孩童拳头大小的肉丸子,上了蒸锅来蒸。

这道清炖狮子头是谢培东的拿手菜,在方家的饭桌上很是盛行了许多年,而这一次,做过多次的他竟也有了一丝的难以镇定。

醇香的鲜鸡汤打底,烫了青菜滚了蒸好的丸子入锅,不消几分钟,便可以盛盘上桌了。闻到香味的谢木兰跑前跑后的转个不住,口里嚷嚷着小哥叫的亲切。

而方行长,正在前厅里端坐,手上拿着茶碗,眼神却是焦急不安的,等着他几十年未曾得归家门的小儿子。

“我爸一定会感谢你的。”家门口下了车,方孟敖拿下他的墨镜揣回了兜里,伸手招呼着阿诚,眼神却盯住了明楼,“但你也别太高兴,明长官。”

“多谢提醒。”明楼微笑示意阿诚跟上,然后彬彬有礼的点点头。

“算你识趣。”方孟敖哼了一声,这到了自家门口,底气自然是足了许多,连之前勉强的虚与委蛇也不愿施舍半分了。

“大哥——”

“孟韦——”方孟敖有些不满的伸手扭过弟弟的脑袋,让他看向自己,“记住,这是咱家,你哥在这儿呢。”

阿诚看着方孟敖赤诚的眼睛,犹豫了一小会儿,终于开口喊了声,哥。

“哎!咱回家!”方大少爷兴奋的拍拍弟弟的肩膀,搂着人往门里走。

身后的明楼眼神一黯,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了一下。他如今,是当真有些后悔带了阿诚来这北平,在这不属于他的领地里,他有一种渐渐失控的焦躁,和无措。

然而,阿诚临行前那句恳求,却像利刃一样,时时搅割着他的心,让他想起便不得安宁,疼痛彻骨。

不敢忽视,不能忘记。

“大哥,阿诚这辈子注定不知葬身何处,所以我总得要知道,我生在哪里……”

“纵使死了,也有个怀念。”

————

被考试折腾瘫了,这篇只码了上半节,后面的部分,等作者菌休整好了就会放出来啦~另外,请支持作者菌新文《合州记》,那也是新得宠的儿砸啊!(o゜▽゜)o☆[BINGO!]

评论

热度(235)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