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竹马竹马 四

黄桃罐头:

chapter 4

十月初的天气还很是适宜,晴天的时候又天高云淡,风清气爽,对于李熏然来说,这本应该是出去疯跑的大好时机。

然而,今天的李小猴子却被他哥拘在了家里。

补课。

一早就哼哼唧唧不肯起床的李熏然连早饭也没吃,这个点正趴在书桌上对着一堆书本发呆,凌远从厅里进来,手里端了一杯牛奶和几个小包子。

“然然,先吃饭。”

“哥——”李熏然叼了只包子在嘴里,一开口就是热腾腾的,“我们商量个事呗~”

“免谈~”凌远不用看那双眨巴眨巴小奶狗一样的眼睛就知道李熏然在想些什么,干脆利落的回绝,“你今天必须补完功课,其他想都别想。”

“哦~”

李熏然听完也没闹腾,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凌远这下觉得有些不对味了,这可不像他家小皮猴的风格,别是又憋着作什么妖吧?

果不其然,李熏然默默实践着他哥的要求,补完就是补完,至于效果,才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于是一个小时以后,凌远看着鬼画符一样堆了过来的各门功课作业,脑袋简直要气的冒烟。

“李熏然!”

“到!”

臭小子很有眼色的噌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到他哥这个一贯温和的都要发火了,赶紧好态度的争取宽大处理,“哥~我错啦你别生气——”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凌远脸色一沉,拨开了李熏然伸过来的小爪子。他对熏然一向好脾气,几乎是有求必应,就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疼着。可是他也有他的底线,熏然玩闹他不生气,可是对于学业上的事他却格外执拗,毕竟成绩有时候就是一切,这是关系到孩子以后未来的大事。

“哥哥……”李熏然看着凌远真是动了气了,自己就有些怂了,乖乖的站在地上,仰着小脸可怜兮兮的看凌远。

“我给你讲一遍,重新做。”凌远看着这副模样的李熏然心又软了些,伸手把孩子按坐回椅子上,揉了揉小脑袋。

李熏然眨眨眼,乖巧的翻开书听他哥一点一点的给他补课,看着挺认真的样子,心思却开始到处乱飞。男孩子这个年纪都是爱玩的,李熏然都闹不明白为什么他哥能从小就这么热爱学习,连假期都要在家里努力补习,对于其他事物好像从来都不关心,一门心思就是读书上进。这样的凌远从小就是大院里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他的性子又有些冷淡,除了李熏然,几乎所有的孩子看到凌远都莫名的不喜欢。

可是哥哥对自己好好啊!从小就会抱着自己亲一亲,长大一点也不厌烦他一身泥的追在屁股后面跑,上了学以后还会去接自己放学,假期里就算忙着功课也会抽时间陪着自己玩,还会偷偷买给他好多好吃的小零食……

“就这些了,再做一遍吧。”凌远讲完了功课,就看到李熏然托着腮眼神涣散中,一看就知道又走神了。敲了敲桌子,把心思飞到天外的小孩给叫回来,凌远翻了会儿抽屉,从里面拎出一把折扇。

“哥,我不热。”李熏然呆乎乎的看凌远,小爪子挠挠脸。

“我知道你不热。”凌远板了脸把折扇拍到桌上,“一会儿你做完了咱们算账,错一题打一下。”

++++++

头一次被他哥吓住的李熏然苦哈哈的做着习题,一边写一边心神不宁的偷看着一旁认真看书的凌远,和桌角那把折扇。

他哥不会玩真的吧?!

凌远看看手边的闹钟,都快十一点了,自己还真有点饿了,再看看身边咬着铅笔发呆的李熏然,笑眯眯的探过身去把笔解救了出来,“行了,就这几道不会的折腾半小时了,别难为自己了。”

李熏然心虚的看着他哥傻笑,小手紧紧攥着书角不肯放手,当然力气相差太悬殊,还是抵不过他哥的暴力抢夺。

“来我们记下数,”凌远悠哉悠哉的抽了支彩色笔开始写写改改,头开始还是眉头挑起的悠闲模样,可看着看着,这脸色就慢慢的沉了下去。

“哥~”李熏然看着情形不对,马上撒娇的扯袖子,“我们打个折吧~”

“数学题你算不对,打折倒是挺熟练。”凌远努力调整着快要被气死的心情,“我刚才是在做无用功么!”

“哥我没听懂~”

“你是没听吧?”凌远看着搞不清形势的小孩,也不给他废话了,伸手拿了折扇就要打,李熏然却嗖的一下把小爪子背身后去了。

“手,伸出来。”凌远逼近了一步,脸上板的紧紧的,心里在暗暗想着,不能心软,不能松口。

李熏然一看无路可退了,干脆耍赖的往墙角一坐,一双爪子按在墙上用身子挡着,“哥~放我一次嘛~”

“不行。”凌远走过去蹲在李熏然跟前,把皮猴子困在角落里,“伸手。”

“我们谈判!”李熏然嗷嗷只叫,“打一半,好不好?”

“不好。”凌远一口回绝,心里却有点嘀咕,四十下是不是多了点儿?

“六折!”

“不行。”

“七折!”

“伸手——”

“八——”

“李熏然!”凌远又气又笑,再让这小子折腾下去,自己都快要坚持不住答应他了,“不许再喊了,给你打八折。”

“好!”李熏然小猴子高兴的答应完,才发现自己好像又被他忽悠了……明明就还是要挨打,为什么还要这么开心?!

“哥——”刚要再撒个娇求个饶,让他哥下手轻点儿,却突然觉得肚子一绞,紧接着就翻天覆地的疼了起来。

“啊!我要去洗手间!”

李熏然一溜烟捂着肚子跑没影了,凌远愣了下,拎着扇子从卧室里溜达出来,冲着洗手间喊,“再磨蹭就给你算回原价。”

李熏然蹲马桶上欲哭无泪,“哥我真的肚子疼!”

…………

大约是坐地上太久受了凉,李熏然这一闹折腾的自己脸色苍白,脚步都快打晃了才从洗手间里出来。凌远看了心里一惊,没想到孩子还真的是不舒服了。

“然然,快来躺会儿。”赶紧的抱起嘴里直哼哼的小猴子放回卧室床上,凌远抱了薄被给孩子盖好,“需不需要吃药?”

“不要!”李熏然声音虚弱倒是一点没耽误话音里的急切,“苦……”

“行行行,不吃啊~”每次李熏然生了病,凌远就要变成那个要什么给什么的好哥哥,“那,吃点饭?”

“要粥~”李熏然砸吧砸吧嘴,“好喝的粥。”

“行,你乖乖睡会儿,哥去给你做啊。”凌远一口答应,伸手揉揉李熏然的小脸,“乖乖等啊~”

李熏然点点头,抱着香喷喷吃粥的美梦美滋滋的睡了,凌远翻出昨天李妈妈给的饭钱,细细算了算,然后跑去了市场上挑回了一个小砂锅。

热乎乎的米粥,还有好滋味的酱菜,再加上哥哥暖乎乎的怀抱,李熏然舒适又幸福的渡过了周六的这一整个下午,还顺带得到了他哥对于欠账的免除。

而熏然妈妈回到家时,看到的就是依偎在一起睡得香甜的兄弟俩,看起来,似乎是学了一天累到了呢~

值得欣慰~

————

作者菌OS:

上蹿下跳的小皮猴李熏然,把他哥给折腾惨了~

还有凌远……说好的补习呢!说好的算账呢!

(¬д¬。)

评论

热度(130)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