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竹马竹马 五

黄桃罐头:

chapter 5

深秋的天气总是萧瑟的多,凌远踩着一地落叶回家的时候,天上的层云已经换了乌蒙蒙滚滚厚的黑云,空气里雨水将至的味道已经很明显。

高二的课程明显比上一年紧了许多,凌远又一向要强用功,所以一日比一日消瘦,本来就挺单薄的身子,现在看着后面骨头都要凸出来。

其实凌夫人虽然不怎么亲近他,吃穿上倒也不会缺,只是这亲生的和抱养的终究不一样,凌远自己心思又重,所以吃多吃少穿着如何一概也不会有异议,凌夫人怕是到现在连他这个养子最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吃过晚饭才进房间,外面的雨滴就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打在窗台上清脆好听,落在外头叶子上沙沙作响,又有了些安逸的味道。

凌远放下书望出去,心里难得觉得舒服又熨帖。他喜欢下雨天,特别是这秋雨天,安安静静的窝在暖暖的房间里,没有人来打搅,也没有事去扰心,总是让他能有片刻偷得欢愉之感。

只是这次的宁静没持续多久,就被外头的一阵嘈杂声给打乱了,凌远还未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脏乎乎的泥团子就小炮弹一样冲了进来。

“哥!”

凌远一惊,这才看清面前这个小泥猴子,可不就是一脸雨水哭兮兮的李熏然么。

“这是怎么了?”凌远赶紧的拿过桌上的纸巾给李熏然擦擦小脸,又捏捏他湿乎乎灰突突的衣服,“要不要先换衣服?”

“然然,怎么了?”难得在家的凌院长刚刚才开了门,就见老李家的然然跟自己打了个招呼就一头冲进小远的房间来,有点放心不下的院长赶紧跟过来看,连凌欢和凌夫人也有些好奇的跟在后面。

“我找我哥……”闷头哼唧了一会儿憋的满脸通红的李熏然终于说了句话,就把小脸埋在他哥胸前不动弹了。

凌远没办法的拍拍他,又抬头冲养父说道,“爸,放心吧,我和然然聊聊,先别打电话给李叔。”说完又有些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凌院长当然看的明白儿子这是何意,呵呵的笑了笑,就摇摇头带着妻子和女儿出去了,临了还嘱咐着赶紧给熏然换件衣服。

“好了,出来吧~”

凌远笑眯眯的拍了熏然屁股一下,冷不防小孩子一哆嗦。凌远手下一顿,这才有点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赶紧的把孩子从怀里拉出来,果然小皮猴子又哭了一脸小泪花。

“啊,熏然别哭啊~”凌远有些手忙脚乱的安慰着孩子,一只手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附上熏然身后,给他揉揉屁股。

“又挨打了?”

“哼!”李熏然冒着小鼻涕泡儿哼哼,凌远赶紧的抽了纸巾给他擦,李熏然两只小爪子抓了他哥的手腕不放,“还疼~”

“那还不长记性?”凌远有些无奈的看他,知道熏然他爸也不是会暴力虐待孩子的人,恐怕又是这臭小子犯了什么错,“这次又因为什么?”

“考试……咳考砸了……”熏然含含糊糊的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眼睛偷偷的眨巴眨巴看凌远的反应。

果不其然,凌远听完就拍了他一巴掌,“活该!”

李熏然向来宽以待己,他嘴里的考砸了,八成就是成绩已经糟透到不忍看的地步了,所以凌远一点都不稀奇他会挨揍,换做自己,八成也是忍不住要动手。

“哥——”李熏然含着包眼泪装可怜,小脸湿漉漉的,小爪子搂住他哥不放,凌远被他这么一折腾当真心软了,实在也是因为孩子已经挨过打了,这会儿就算再生气,也不能拉过来再打一顿。

“下回长长记性吧!”凌远有点不解气的戳他脑袋几下,还是放过了,“外套快脱了,我给你找件衣服穿。”

外头客厅里,凌院长正在小声的和李队长通着电话——

“老李啊,然然在我这儿……”

“哎你有话好好说嘛,怎么开口闭口的小兔崽子……”

“不是我说你,你这脾气要改——”

“你看然然都吓成什么样儿了?下着雨都往外跑,对孩子要有耐心……”

电话另一端的李队长也很是气结——

“下雨还敢自己跑,明明就是打的少了!”

“老凌,小远跟然然他不一样!”

“臭小子要是有小远一半听话,我保证就不动手了!”

…………

交流依旧无果,不过又气又着急的李队长总算确认了儿子的去向,也算好歹对自己夫人有了个交代~

房间里,李熏然披着凌远的厚衣服,抱着凌妈妈刚煮给他的姜汤小口一口喝,辣的眼泪直淌。

“怎么这么爱哭?”凌远捏捏熏然的鼻子,笑着逗弄他,“都黑成这样了,哭起来可一点都不好看了~”

“哥!”

凌远不理会愤怒的李熏然,依旧慢条斯理的回忆状笑他,“哎你小时候啊,几个月大的时候,白白嫩嫩胖乎乎的,远处一瞧就跟个汤团子一样,不会说话见人就喜欢笑,不过要是谁抢了你的吃的,马上咧嘴巴就哭,那眼泪跟不要钱一样的落——”

“才没有!”

“谁说没有?你又没见过~”凌远瞟瞟他,继续唠叨,“后来吧,一两岁以后会走路会跑了,就开始满院里撒欢闹腾,整天滚得像个泥团子一样,就剩个大眼睛滴溜溜乱转,一看就在使什么坏招,果然吧,凌欢被你欺负的最狠……”

“谁让那小丫头嘴那么厉害的!”

“是,她厉害你也不差啊,弄个雪球直接塞人领子里,还把毛毛虫夹人饼干里,你说你哪儿来那么多捉弄人的点子?”凌远说着都觉得好笑,“这还怪你爸打你?”

“哼!反正他就是爱打人!”李熏然气呼呼的扭头,“讨厌他!”

“熏然——”凌远拉长了音喊他,声音里已经有了些许冷意,“不许这么说。”

“知道了……”李熏然小声哼唧,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有点过分,小爪子抓抓挠挠的不知道该放哪里好。

“欠打!”凌远抓了他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下,“赶紧喝完,过会儿早睡觉。”

++++++

凌远做好功课已经是接近十一点了。因为明天是周末,又不在李家,李熏然也有恃无恐起来,躺在床上看着他哥一直到他转身走过来。

“还不睡?”嘴上虽然责怪着,凌远却笑得跟开心,一双有些凉的手直接伸到熏然被窝里去冰他。

“嗷呀……”李熏然扯着嗓子喊到一半,又突然想起来已经休息了的凌家人,赶紧捂住嘴巴,只眼睛亮亮的看凌远。

“明天早上又要赖床。”凌远肯定的说着,边脱掉衣服换睡衣边掀开被子往里钻,“下了雨晚上凉,被子裹紧点儿。”

李熏然点点头,窝在被里只露出眼睛眨啊眨,爪子在身后摸索摸索,一撇嘴,疼。

“然然,你要试着理解你父亲。”凌远彻底躺下来,伸出胳膊给小孩儿枕,“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幸福。”

幸福得我都羡慕。

评论

热度(141)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