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番外九

黄桃罐头:

番外九·麻辣火锅与小米粥

明楼上大学的头一遭休假回家,就遇上了家里奇奇怪怪的尴尬气氛。

一进门没见到明台,明楼倒是不算疑惑,毕竟这孩子调皮得很,没准儿又去了哪里疯玩,没看到大姐,明楼还自我安慰是公司有事了大姐出去忙,可转了一圈连阿诚也没瞧见,明楼这下有些纳闷了。

阿诚这孩子从小跟着自己长了这几年,对自己依赖感十足,头一周听说自己要住学校隔几天才回,还闷着个小脸不高兴了好一会儿,按照往常这时候阿诚早该蹦跳着迎上来了,哪可能人影都看不到?

“阿——”

“哎明楼你回来了!”

刚要开口喊阿诚,大姐惊喜的声音就从上头楼梯口传过来,明楼这才笑了起来,把手里的小箱子放在一旁沙发边儿,上前搂住大姐,“几天没见了,大姐想我没?”

“想!想得都要骂你!”明镜也不知是听了这话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就要开始训人,“你看看你教出的孩子,都跟你学了些什么啊?好的不学打架倒是厉害,你去看看明台的胳膊——”

说着也不由明楼辩驳,拉着人就往楼上明台的房间走。楼下书房门口,听着楼梯上的脚步声渐渐没了,阿诚才小心的探出小脑袋看了看,又满脸落寞的关上了门。

明楼被大姐东说西说了一大通,又看着明台哭咧咧的哼唧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阿诚在练字时明台与他捣乱,将那刚写好的几张字扯坏了不说,还不小心把墨盒打翻在一处,正正把阿诚头几日的功课都给毁了个彻底,阿诚这下气坏了,直接和明台扭打在了一起,或许是小少爷技不如人力气也不够大,打着打着就撞在了厚实的桌角上,把胳膊给扭到了。

“你看看咱们明台的胳膊!”明镜心疼的拉着明台给明楼看,“都肿成什么样子了……”

“活该!”明楼瞪小少爷一眼,嘴上说得厉害,手上却揽过明台的身子,细细看了下扭肿的胳膊,瞧着没伤到筋骨也就放了心,“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你怎么说话呢?”明镜抬手拍了明楼肩膀一下,“这打架连个轻重都没有,怎么都不知道让着小的……”

“大姐,阿诚这还不让着他?”明楼有些好笑的看着明镜,“阿诚的功夫是我教的,他要真和明台打,咱们小少爷还能跟他过得了招?那还不是因为阿诚让了他。”

“那就不该打架!”明镜气呼呼的说,“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啊,你看你都教了些什么?动不动就要用武力。”

“那明台就没错?”明楼看了明台一眼,小少爷立马缩回了被窝里,“他要不去招惹阿诚,阿诚那么好的性子能真急眼?大姐,别的不说,阿诚的功课是我布置的,好不容易写好了的被毁掉了,他能有多急您不知道?”

“那还不是你的错!”明镜站起来一瞪眼,“阿诚这还没上中学呢你就天天逼孩子学这个写那个,要不是怕你生气他能这么累吗?他能急到跟明台动手吗?”

“怎么又是我的错?”明楼有些哭笑不得,赶紧揽着大姐坐下,“行,都算我的错,我不该把阿诚逼那么紧的,行吧?”

“就是你的错。”明镜这才消了些气,不轻不重的瞪明楼一眼,又把注意力转回到小少爷身上。

“哎大姐,阿诚呢?怎么没看到?”明楼趁着机会,赶紧把心里的疑问问出口,“您罚他了?”

“我说让他禁足几天,”明镜一边抚弄着明台的头发一边说,“可是没打也没骂。”

“哦我去看看他。”明楼一听这话便是心里一紧,脚步匆匆的就要出去,刚站起身来,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明台你也禁足。”

“啊?”小少爷有些惊慌的抬头,不知所措的看大姐。

“啊什么啊?”明楼瞪他一眼,“犯了错以为就没事了?陪着你阿诚哥一起受罚!”

“大姐~~”

“听你大哥的话。”明镜这回没管小少爷的撒娇,明楼方才这话一出口她才觉得自己之前的处罚着实有些偏颇,之前只顾着明台受了伤心疼,却也忘了这事这是因明台而起,确实不能太惯着孩子了。

明楼看着蔫下来的小少爷,心里有些好笑,和大姐打了个招呼,便急急的跑下楼去了。

一开书房门,阿诚就扑了进怀,“大哥——”

“怎么了?”明楼愣了下,马上下意识的搂住孩子,低头瞧瞧那委屈大了的小脸。

“大哥说可以打的……”阿诚垂着眼帘小声说着,眼睫毛长长的微微颤,晃动的明楼心里一阵软。

“是说了明台胡闹可以打,但是下次注意分寸?”明楼弯腰把长了点个子的小阿诚抱起来,走到书桌前放到椅上站着,“你看闹成这样,大哥不在家吃亏的不还是你?”

“大姐罚我禁足,”阿诚低头哼哼,声音里老大委屈和哭音,“还不理我……”

“大姐那是着急呢,”明楼揪了阿诚鼻子一下,“明台是她的命根子,你都给弄成那样了大姐能不气?这也就是你,要是换了大哥,估计又得进小祠堂了。”

阿诚靠了明楼胸膛不说话,小手抓着明楼的衣扣揪啊揪,这几天估计也是闷坏了,好不容易见着明楼,就像见到护着自己的家长一样,心里一刻也不愿离开。

“要不,大哥带你出去吃饭?”明楼忽然眼前一亮,偷偷的跟阿诚说道,“不告诉大姐。”

阿诚有点疑惑的抬头,心里虽然很是雀跃,但是总觉得大哥是在哄自己开心。

“放心,大哥来。”明楼胸有成竹的冲阿诚点点头,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半个钟头后,明楼搂着阿诚坐在新开一家川菜馆子里,开开心心的选着要涮锅子的菜品。

阿诚看着心无旁骛看菜单的明楼,犹犹豫豫的开了口,“大哥……大姐会不会生气?”

“肯定会啊。”明楼毫不在意的回了一句,眼神依然没有离开那张单子,估计任谁家的大小姐看到两个弟弟大白天的穿着平头百姓的旧衣偷偷摸摸翻墙头出来找食吃都会气的半死吧……更别提还是家里那个火爆脾气的大姐……

“出都出来了,别想了。”明楼捏捏阿诚不自觉鼓起来的小脸,笑眯眯的招呼了馆子侍应来下单子,“这可是平时吃不到的,必须要吃够了本儿再回去。”

鲜辣蒸腾的火锅很快端了上来,明楼见识广读书多,这会儿正一板一眼的认真给阿诚讲着这四川火锅的起源和妙处,被那油辣麻香的味道一激,顿时也忘记了讲书的大业,开始手下不停箸的忙着烫菜品。

阿诚本来是对鸭肠毛肚猪血一类的涮菜并无太大兴趣,头开始专挑那烫好的牛羊肉吃,后来禁不住明楼老往他跟前儿那小碟子里放些牛杂鸭肠,便皱着小眉头小心翼翼的尝了口,却顿时舒展了眉峰直唤好吃。

吃这样的麻辣锅子本就热汗淋漓,再兼之兄弟俩要抢着吃那刚涮出的美味,因此俩人个个都把那平日里吃西餐的礼节规矩抛了个干净,横竖没穿正装出行,旁人也不会以为这是哪家的少爷,大大咧咧一些也无伤大雅。

阿诚头回吃到这样爽口的辣食,也顾不得烫辣,跟明楼抢得十分欢实,明楼起先还怕他吃不得这样辣,坚持要给他清水碟子里过一过才入口,后来禁不住孩子央求,又看他吃得开心,便自行作罢了。

临近黄昏,明镜大小姐才一肚子气的等到了迟迟归家的两个弟弟,这刚要开口骂两句,就见明楼惊慌失措的抱着阿诚一溜烟的跑过,眨眼间就消失在眼前。

“明楼!”

“大姐,快请苏医生来一趟,阿诚不舒服!”说话间明楼一头汗的跑了回来,急火火的看着明镜。

“啊?”明镜一愣,却又马上反应过来,一边嘴里不饶人的说着一边往楼上小步跑着,“你看看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不会照顾人!”

迅速到来的苏医生很快的把上吐下泻的小阿诚给解救了出来,诊一诊才发现,原来是油辣的东西吃多了,小孩子肠胃弱耐受不了,所以伤了胃肠。

“你还有个大哥样吗?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带着孩子乱跑,居然还去吃什么馆子,换的那是什么衣服!”送走了苏医生,明镜端着特意嘱咐刘妈熬的小米粥,一路埋怨着走到阿诚床前,明楼跟在身后,小心的陪着笑脸。

“来,阿诚,吃点东西。”明镜坐到床边,低头吹吹碗里的热粥,又拿小勺子搅搅,“吃点粥好的快。”

“大姐,我来——”明楼瞧着阿诚面对大姐有些腼腆的不适,于是想伸手接过来。

“你什么你!”明镜回头瞪他一眼,“你都把孩子带成这样了还想干什么?去去去,楼上哄明台去!”

于是,病殃殃的小阿诚乖乖的靠在床头吃着大姐喂过来的小米粥,而明大少爷就这么被姐姐赶去了楼上去对付那个让人头疼的小少爷。

“大哥——大姐呢?”

“阿诚哥在哪里?”

“大哥你和阿诚哥出去了呀?”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

“大哥你脸色好难看病了吗?”

“大哥我要大姐!”

“大——”

“闭嘴——”明大少爷额上青筋直跳,忍着气努力用着最平和的语调说话,“再多说一句你就多罚一天。”

“哼!”小少爷扭头看窗外,说话要被威胁,受伤还被禁足,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啦!!

————

本章给了诚宝宝一个带他作妖的大哥和喂他吃粥的大姐~有木有很圆满?( • ̀ω•́ )✧

评论

热度(202)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