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合州记 篇一之6

黄桃罐头:

篇一·善堂火案

6 . 扑朔迷离的迷局

胡家的法事要办三天,今天才是头一天。一进胡府大门,明楼和明诚就听到了里头的阵阵哭喊吊丧声。

二人相视一下,便举步往影壁后面正堂走,许是因为今天这丧事的缘故,门口也并无管事的迎接,只站了几名有些哀丧脸的小仆,看到两人也并未作何反应。

“哎呦——两位大人!”胡三眼尖,明楼才一过来他就瞧了个正着,这会儿刚回完一个孝子礼,起身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满脸涕泪的有些为难。

“节哀。”明楼紧走几步,虚挡了一下,未让胡三起身,“我与同知是来送老大人最后一程,不必拘礼了。”

行礼过后,胡三带着府里众人磕头谢礼,下头跪着的几名女眷,听闻是官家中人,又是陌生男子,直把头更垂了几分。

礼毕回身之时,明诚下意识的又看了跪在前头的那位女眷一眼,似乎是个年轻女子,微微抬头间正与他视线相交,却又惊慌的立即垂下头去。

明诚略一讶异,又马上恢复了常态,跟在明楼身后走出了灵堂所在。

明楼出来却并未往府门处走,而是带着他朝这家深处走去。今天胡府里头本就有些忙乱,又兼两人身份特殊,因而倒是也未见人出来拦着。

这胡府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自古营生三六九等,大邺王朝也不例外,同样是那士农工商的读书为上品,因而对于一个商贾之家而言,这样的宅子倒也算是适中。更何况胡家远从江州迁来,这一时三刻的能在本地找到一座合心的现成宅子已是不易,其余的便大约也不作他想。

前院很快便逛完了,四处奴仆并不多,房屋也四处敞亮一览无余,再往后头便是内宅了,家里女眷的居处,他们这些男人是万不能擅入的,男女有别,礼教所限,官府之人也不得例外。

明楼和明诚对视一眼,默契的准备返身往回走,却在这时看到二门附近一位老夫人,正在丫鬟的搀扶下缓步的往外走,脚步有些踉跄不稳。

两人赶忙退到一旁角门附近的花藤里头,刚隐好身形,众人就走到了近前。

“老太太”

“老太太”

丫头们一叠声的轻声急切唤着,“身子这样不好,那头外人又多,还是不去了吧?”

“这怎么行……”老夫人面色有些苍白,气喘吁吁的开口言声,听着病的果然很重,“他都不在了,好歹,好歹……咳咳咳”

一句话未完又咳了起来,旁边的丫鬟婆子们忙捶背的捶背,递帕子的递帕子,还有个机灵的小丫头又匆匆跑了回去,不消一会儿奉了碗茶出来,给老太太漱了口。

半晌,一群人才簇拥着老者离开,待到她们身影渐远,藤蔓下的两人才又重走了回来。

“那是胡氏?”

明楼看他一眼,自然知道明诚这意思是代指这家的老夫人,也就是胡三的母亲。一直听说胡家老一辈尚在,想来家里头这样众星捧月伺候着的老太太,也只能是胡氏这位老者了。

“看起来倒是挺孝顺。”明楼轻笑了下,看来人当真是不可貌相,也由不得擅断,那胡思义,也就是胡三,看起来有些眉目小气又透着股市侩气,先前还疑他心内有鬼,不想对母亲倒是当真孝敬,想来他父亲的事,或许当真是个意外。

明诚未置可否,只是又远远瞧了瞧那老夫人远去的方向,沉吟了一会儿,道,“大人,我们还是回去吧。”

“是得回去了。”明楼似在自言自语的轻声呢喃着,虽说是官府中人,又身兼公务,但是这样在办丧事的人家里四处查探,太过了也不可。既然已经见到了这后院里的老祖宗,又看了大半个宅子,想来也不虚此行了,思及此明楼点了点头,冲明诚招了下手,“走吧。”

晨起时太阳方才初升,这会儿已经是巳时初始,明楼抬头看了看那日头,带了明诚一同回了府衙。

衙门里头仵作正在忙活,这临近春末的时节里,虽然天气说不上炎热,但这样多的尸体摆在那小屋里,时间长了也是要腐化的,可这案子未破又万万不能轻易埋了去,因而仵作从城里唯一一家冰铺子里进了许多切割好的冰块,这会儿正带了人一块一块往那停尸房间里头搬。

“看过尸体么?”明楼忽然回头问。

“看过。”明诚微微垂了眼帘应了声,“之前的几宗案子,也帮何仵作记录查看过。”

“嗯。”明楼有些赞许的点点头,验尸的行当,寻常人不愿意做不说,就连这衙门里头的公人,其实也大多嫌恶死尸污浊晦气,是看都不愿多看一眼的,更遑论去接触和探看,往往是仵作说什么便是什么,若赶上州府长官和仵作公人皆不认真勘验的,那案件往往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倒是面前这人,看着清清爽爽澄澈又干净的模样,居然还不计较那些,甘愿为了查案去碰触那些往往不得好死结局的尸首。

踏进那间小屋,有些令人作呕的尸臭气息就扑面而来,混合而至的还有烧焦腐烂过后的怪异气味,尽管有这一室的冰块镇冷压制,寻常人也是大大闻不得的。

“毒杀的就是这一具。”明诚看了一圈,很肯定的指向了正中的那一具,浑身过火面积并不大,脸色青黑肿胀的有些可怖,十指指甲发黑,鼻间耳下似有血痕。“大抵是灭老鼠的药。”

“看起来除了胡三的父亲,这些老人并未遭那么多罪。”明楼边看边说道,当初胡三的父亲简直面目全非某些部位甚至如焦炭,而今看这些遗体,倒大多认得清脸面。

明诚忽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转头望着明楼。明楼被一眼看得同样有些心惊,脑中某些设想重又浮现。

————

小剧场:

明楼:阿诚这一场没有吃戏!

明诚:就知道吃!(偷偷咽口水嘴馋中)

无辜的黄桃转身溜走(๑•॒̀ ູ॒•́๑)啦啦啦~

评论

热度(69)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