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竹马竹马 八

黄桃罐头:

chapter 8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秋叶再次将要落下的时候,凌远升入了高三,功课忙得连吃饭都经常顾不得,更是没多少时间去看李熏然了。

上了初二的李熏然比头一年个子长高了些,小脸上稚气也脱了许多,就是学业还是一如既往的稀里糊涂,连老师都已经拿这个活蹦乱跳的皮猴子没了办法,只要不是吊车尾就随他去了。老李同志却还是很忧心,自己儿子瞧着聪明伶俐的不止半点,怎么到了学习上就这么不开窍?

李熏然可全然不顾他爸的满肚子疑虑,依旧在琢磨怎么去和他哥胜利会师。自打暑假半程过后起算,他都有一个多月没看到他哥人了,家里父母怕他搅和凌远学习,都不让他去找,可是一直等着呢,他哥又迟迟不来。

李熏然很不开心,李熏然想要离家出走。

寻了个周末的早晨,李熏然难得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来,昨晚上他爸值班一夜没回来,妈妈又还在睡着,看准了这个时机,李熏然迅速穿好了衣服洗漱完毕,蹑手蹑脚的开门溜了出去。

凌远正在对面商店里买零食,大包大包的大白兔奶糖,还有软软酥酥的大虾酥,再拎上几袋小皮猴最喜欢的干脆面和巧克力球,心满意足准备满载而归的凌远并没有看到对面街边一闪而过的那个小崽子。

李熏然砰砰的敲开凌家门的时候,凌远正抱着书坐在楼门口的台阶上默默看,准备等着李熏然周末出门的时候给他个惊喜。其实他满可以走上去敲门的,只不过凌远还是顾虑多,怕扰了人家的生活,又怕跑多了会惹人厌烦,说白了,李熏然可以无所顾忌的行事,凌远却还是惦记着自己不是任何一家的亲儿子,虽然是从小被看着长起来,心里的隔阂终归还是在。

“然然?!”

看了会儿书脖子有些酸的凌远刚要抬头缓一缓,就看到旁边自家楼道口里那个小崽子垂头丧气一脸不开心的走出来,脚底下还不解气的在踢着小石子儿。

“!”李熏然正在生气,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一声唤,噌的一扭头,果然就看到他哥坐在那边石阶上冲他挥手。

“哥!~~”

李熏然小炮弹一样直挺挺的发射了出去,撞进凌远怀里,凌远被他撞得直往后倒,差点仰过去,可就算这样,手里却半点也没松,牢牢的抱住了李熏然。

“长点肉了。”凌远搂着李熏然左捏右捏的看了一会儿,才满意的开了口,然后又伸手比了比李熏然的个子,“嗯,长高了。”

“对吧!我也觉得!”李熏然不老实的搂住他哥的脖子一通蹭,然后大咧咧的往旁边台阶上一坐,傻乎乎笑得可自豪,“很快就能赶上哥了!”

“那我等着。”凌远看着他笑心里也高兴,自己不觉的也跟着微笑起来,这段日子学习的辛苦和烦躁仿佛都得到了释放。

“有糖啊!”李熏然眼尖的看到了凌远脚底下袋子里的大白兔,小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了几颗出来,却在要往嘴里塞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小脸上满是踌躇。

这事要打凌远上回见他时说起,那还是秋老虎要袭来的八月里,天气又热又燥的,明明立了秋的日子,感觉上却比那酷暑里更难熬。

那天晚上李熏然晚饭都没吃,就拉着凌远连啃了两支半冰棒,要不是他哥拦着,那半根约摸也要进小猴子肚子,好歹凌远怕他一时贪凉吃多了伤肠胃,好说歹说的抢了他半支自己吃掉了。吃完了冰棍身上凉快了不少,趁着外头大太阳又下去许久了,晚风也凉爽了些,李熏然就跟着凌远去了楼下小院里溜达。

那院角的墙上一直有个蜂窝,李熏然老早就想给捅下来玩的,只不过一直碍于他爸的训斥没敢动手,那天跟着凌远从那墙下晃悠了几个来回都没见有啥异常动静,就有些心痒痒了,仗着凌远好脾气,就探头探脑的爬到旁边树上,拧着身子去看那蜂窝。

也不知道那天是因为李熏然奶糖吃多了,还是冰棒啃多了,刚凑过去就有几只蜜蜂嗡嗡嗡的飞了过来,围着他在空中打转。李熏然一见这有些心慌,手脚不自觉的开始晃悠拍打着想让它们离得远些,没想到有一只大约是被他赶烦了,居然悄没声的迂回到了他背后,然后就是狠狠一蛰——

“哇——”

凌远正提心吊胆的看着李熏然骑在树叉上晃悠,突然就听到孩子嗷一声放声大哭了起来,这心脏猛的就跳漏了一拍,火箭一样就冲到了树根底下,伸手紧紧扯住树上哭喊着乱动的李熏然的衣服,生怕他一头栽下来。

“然然,别乱动,听话啊,”凌远急切的说着,手上半分都不敢松,想要抱他下来那树叉又太高,幸好同在楼下闲话消食的一位单位的叔叔看到了,赶忙搬了自己的小板凳放过去,这才站在上头把哭惨了的李熏然抱了下来。

事后找医生细细看了看,也幸好被李熏然招急了的蜜蜂只有那一只,皮猴子也只有脖子后头被蛰了下,不然若是在多来几只,凌远还真怕李熏然当时就从树上摔下来。

那几天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猴子着实消停安生了几天,李家父母看着儿子被蜜蜂收拾老实了的小模样,心里又心疼又庆幸,庆幸得亏这个臭小子没真去把蜂窝给捅了,这下也好,吃一堑长一智,有了教训也能长个记性了。倒是凌远,瞧着蔫兮兮被欺负惨了的落水小猫一样的李熏然,心里头很是自责和疼惜,恨不得像小时候一样哄骗他吹一吹就好了。

这件事带给李熏然的心理阴影着实不小,一看到蜜蜂就想躲,连带看到糖果一类的甜食也有了犹豫,就像今天这样。

凌远显然也是想起来了之前那回事,看着李熏然对着奶糖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不由得就有些想笑。

“吃吧,这天气没有蜜蜂追着你跑了。”凌远剥开一块糖纸,把香甜的奶糖块儿塞进李熏然嘴巴里,顺手把糖纸摊平了压一压,夹在了刚看完的那页书里。

“哥,你最近是不是很累?”看着出来等自己还抱着课本温习的凌远,李熏然心里突然就有了一丝愧疚,忽然间就觉得,他哥这么腾出时间陪他,是不是对他来说自己也意味着某种累赘?

“看到你就不累了。”凌远把书随手放进了袋子里,使劲揉了揉李熏然一头小刺毛,“再说,再累,哪有蜜蜂累啊~”

“哥!!”

李小猴子满脸涨得通红,哼哧哼哧的扭过头,决定某段时间不理这个没人性的哥哥。

嗯~就三分钟好了

多一分钟他哥会担心的呀~

————

啊~关于蜜蜂蛰这件事呀

那是作者菌的童年经历呀

但是主角不是我呦你萌是不是失望了呀

✧*。٩(ˊωˋ*)و✧*。

评论

热度(124)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