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三十六

黄桃罐头:

2000粉点梗之篇①

章三十六·羊肉泡馍与酸辣面片汤

本章盛出一枚病弱小阿诚和抱碗吃泡馍的阿诚哥~欢迎认领( • ̀ω•́ )✧

☆☆☆☆☆☆

“阿嚏”

“阿嚏”

“阿嚏!——”

阿诚窝在被子里,捂住嘴巴都掩不住这一个接一个的喷嚏,明台托着下巴坐在床边的藤椅上,一脸同情的看着又要流鼻涕的阿诚哥。

“明台你——离我远点儿!”阿诚揪了一团纸擦干净的鼻子,又咳嗽了两声,“再把你传染了,大姐饶不了我!”

“其实被传染了,也不错啊!”明台突然忽的一下蹭了过去,整个身子都要黏在阿诚身上,“这样我就不用去上学啦!”

“想得不错,可惜了——”明楼刚打开书房门就听到小弟异想天开的幻想,大步走了过去就把小家伙从阿诚身上跩开来,“没瞧见你阿诚哥生病了?还在这儿捣乱。”

“谁捣乱!”明台被放下地还在小声的抗议,“我这是在陪阿诚哥养病!”

“行了小少爷,这儿不用你陪,快去睡吧。”明楼一边说着一边把明台往外推着走,“明天早起司机还要送你去学校呢。”

“可是阿诚哥就可以不去……”

“又胡说什么呢!”虽然已经走到了门口,明楼还是怕套间卧房里的阿诚听到,瞪了眼睛叮嘱明台,“你阿诚哥过了年就去读中学了,以后这种话不许乱说,听到没有?”

“你们哥俩又在这儿嘀咕什么呢?”大姐明镜刚送走了苏医生回来,就看到明楼弯着腰在书房门口跟明台小声说着话,“明台还不去睡觉?都这么晚了。”

“就去就去!”一看大姐也发了话,明小少爷马上乖乖的应着,一溜烟跑去了楼上。

“这药拿好了。”明镜走到近前,把几个小瓶子放到了明楼手里,“苏医生说最近流感厉害的很,阿诚这头一天也看不出是风寒还是流感的,不过还是要小心防着。”

明楼粗粗看了眼手里的药瓶,都是退烧消炎之类的,回头又想了想阿诚日里的模样,并没有太在意,“大姐放心吧,阿诚八成就是着凉了,睡足了就能好的,我来照顾他。”

“就是你照顾我才担心!”明镜翻他一眼,“你连自己的事都照顾不明白,还说照顾阿诚呢。”

“好了好了大姐放心,我这回就算照顾不好自己,也肯定把阿诚给养好了,行不行?”明楼讨好的笑着推了明镜上楼,“天不早了,大姐早点休息。”

送走了大姐,明楼这才松了口气,屋里头那个小家伙平时看不出怎么的,一到生病的时候倒是成了大姐的挂念,从今天早起一咳嗽开始,大姐就开始操心着,时不时的就要来问一句阿诚怎么样了,到了晚上见阿诚不想吃饭,到底还是找了苏医生来看诊。

明楼走进卧室,阿诚已经迷迷糊糊的快睡熟了,方才苏医生看完了以后,直接给他喝了瓶甜甜的药,抵抗风寒是不错的,副作用就是会犯困,所以支撑了这好一会儿,阿诚早就掌不住去见周公了。

“睡了也好。”明楼换了睡衣,凑近去看了看阿诚红扑扑的小脸,小孩子睡得挺踏实,呼吸大约因为受了凉还有些粗重,明楼轻轻亲了亲阿诚的眼睛,病里迷迷糊糊的孩子还微微哼了声,惹得明楼差点笑出声来,“睡吧,省得又折腾你大哥我。”

明楼的小慨叹不是没有缘由的,阿诚这孩子平日里是乖巧听话,只不过一到生病的时候,虽说不像明台那么折磨大家,但是也是个有小主意的主儿。饭食不好好吃不说,夜里难受了还要明楼给讲故事听,内容倒是不拘,演义小说神话志怪都成,只不过一定要听到睡着。明楼打小就是自己睡的,连明台小时候都没哄睡过,这到了阿诚身上可算是尝了一把带孩子的滋味,看着孩子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和那病弱的小脸,明大少爷也只能搜肠刮肚的想些小孩子适合听的故事,耐心的讲了哄阿诚入睡。所以今天一瞧阿诚居然自己先睡了,明楼心里倒是莫名松了口气,自己也就轻手轻脚的草草洗漱完毕,搂着阿诚休息了。

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明楼突然被一阵阵异常的响动惊醒了,本就睡得不太踏实的他猛的一睁眼,大脑未来得及反应身子就先凑到了阿诚跟前,孩子小声的呻吟哼唧着,没等明楼借着月光伸过手去探温度,就突然一歪脑袋,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明楼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打开床头台灯,胡乱踩了鞋子就绕到阿诚那边,阿诚吐的迷迷糊糊的,明楼喊他两声也不知道答应,小脸红的吓人,再一摸额头,简直烫的像冬天里的碳炉子。

明楼从来没见过阿诚这副模样,烧的人唤也不听牙关也咬得死紧,灌药都喝不进去。明楼手都不自知的有些发抖,着急忙慌的把阿诚裹了厚衣服抱去了洗手台前漱干净口,就立即抱上厚团子一样的孩子跑去了楼上敲大姐的房门。

明镜睡眠一向浅,被明楼吵醒后出门一看已经烧的不成样子的阿诚,睡意顿时被吓得全无,紧着指挥了明楼去给苏医生打电话,自己则揽着阿诚坐在沙发上敷冷水帕子。

苏医生来得并不慢,可明楼只觉得时间像是停滞了一样的让人窒息,阿诚一直在小口小口的吐着酸水,眼皮都肿着,身上滚热滚热的温度也不见退,印象里阿诚从来就没有病到这个地步,连明镜都心焦到眼圈发红。

看到苏医生,明家姐弟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忙着把阿诚放平在床上,让苏医生看诊。仔细查看了好一会儿,又问了些话,苏医生这才下结论说阿诚是染了流感。大约是病毒潜伏了几日,昨日里正巧阿诚又着了凉,所以这不突出的症状才给掩了去没被发觉,没想到这一催化,这流感病症倒是来势汹汹而至。

“不碍事,先把退烧针打了,再好好配合着吃几天药,阿诚现在身子底子好了不少,很快就能康复的。”

苏医生的话像及时甘霖一样平复了这焦躁的气氛,明镜这才大大松了口气,转头再去看明楼,竟是有些手脚发软的坐倒在藤椅里。

待到一切妥当,这天已经蒙蒙亮了些,明镜有些过意不去的邀了苏医生留宿明公馆,待到吃了早饭才派司机将人送走。

感觉睡了许久许久,阿诚只觉得眼皮发沉,身上酸疼,好不容易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意识却久久没有恢复明白。

明楼端着粥碗准备叫醒睡了一上午的阿诚,刚走近就发现小家伙睁着眼睛在望头顶的吊灯,平时里圆溜溜的大眼睛这时倒像不能完全睁开一样,时不时就想阖上。

“起来吧少爷。”看着阿诚醒来明楼心里轻松,走路步子都轻快了不少,好歹把这碗粥解决掉,大姐也能放心了。

那是阿诚到明家以来病势最凶险的一次,虽说最后是有惊无险,到底也是把明家的大姐和大哥吓得不轻,明楼也因此又落了明镜不少埋怨。

谁知道事后才知道那晚小家伙之所以吐的厉害,是因为日里偷吃了几个凉果子。头开始明楼只以为阿诚是着了凉,便让他清净饿两顿只吃些米汤一类的养身子,明家向来对付小病如此,那还是上一辈传下来的老法子。谁成想小孩子没忍住,贪凉偷偷啃了几只冷水里泡过的梨子和苹果,结果病中伤了肠胃,加之流感病毒侵扰,所以病症突然来势汹涌,半夜就发作了起来。

明楼知晓了内情以后,直想把阿诚揍一顿解解气,只不过大病初愈的小阿诚任劳任怨的由着大少爷差遣了好几日,明楼也就嘴硬心软的又一次放过了他。

“大哥,那次的面片汤可真好喝!”巴黎小公寓里忆苦思甜了半天的阿诚偷偷砸吧了下嘴,回味无穷的说,“我记得差点都要把碗吞了。”

“有那么好吃?”明长官放下手里的授课教材,摘下眼镜揉揉太阳穴,“是你病了口味淡,所以才觉得好。”

阿诚默默吞了口口水,最近巴黎的甜腻食物吃多了,还真是想吃些酸咸辣的食物满足一下味蕾。记得那回病快要好的时候,整日里被迫饮食清淡的他实在受不了,央着大哥换口味,最后就得了那一大碗的酸辣面片汤。为了照顾他肠胃,内里的辣椒料还换成了黑胡椒,但是又香了一层,酸酸辣辣的又开胃,大大满足了病中饱受摧残的口腹之欲。

而那一碗面片汤,就这么被阿诚记到了如今。

“想吃?”明楼看着神游天外舔嘴巴的阿诚,忽然就觉得好笑。最近任务集中,他这个长官倒是清闲了些,阿诚可是因为疲劳和精神紧张,脸都瘦了许多。

“想——”阿诚拖长了声音眼巴巴看明楼,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小无赖脸。

“走,祸害疯子去。”明楼“啪”的把书一合,示意着阿诚去拿外套准备出门,“保证有惊喜。”

疯子王天风,祖籍大西北,出身古城西安,做得一手好面食。头些日子,劳累许久的王教官难得给自己开小灶,托人从家乡捎了些米面调料一类的食材,想着做些老滋味犒劳一下自己。昨晚上这些几经波折的物品才到,就被情报工作出色的明楼给探查了去。

“蹭饭?!”一手白面还没洗干净的王天风差点一巴掌拍过去,“你个资本家跑我家里混吃混喝?”

“我家阿诚想吃那是看得起你。”明楼很自觉的自己往小沙发上坐,也不管还在当地站着的王天风,“你应该感到万分荣幸。”

“没得吃!”王天风闷头把刚烙好的馍盛出来,“海关把调料给扣了,只有这些吃了。”

“阿诚!”

“我马上去。”

明楼一喊,阿诚就立即心领神会,外套都没换便匆匆的出了门去。不消半个钟头,便心满意足的抱了大包的托运调料回了来,手里还拎了块儿上好的羊肉。

“记得给报销啊。”阿诚把东西一股脑往王天风怀里一揣,大言不惭的说,“跟着明长官做事,我也是很穷的。”

王天风气得只想瞪眼,这一大一小俩搂钱货,一看就是一个路数来的,诚心跑来要气他,骗吃骗喝骗劳力的,还要他付酬劳,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准儿的跟谁学谁。

“没办法,能者多劳嘛。”明楼一本正经无奈状,末了还补了一句,“何况阿诚替你跑腿要调料,我还没要辛苦钱呢。”

王天风头也不回的拎着东西去了灶台间,再多呆一会儿,难保自己不会被这俩剥削者给气死。

掰馍是个乐趣,阿诚捧着装了一半馍的大碗如是想,不过看起来自家大哥好像并不喜欢这种乐趣。对面悠闲的掰起的王天风啧啧,“资本家!”

鲜辣味浓的泡馍汤一出锅,阿诚就埋头吃了一大碗,粉丝羊肉在花椒胡椒粉辣子酱的调配下,美味的简直难以言表,再加上自己亲手掰出的小馍块儿,那滋味让阿诚回味了好久,直感叹不枉自己跑一趟海关处去要调味料。

而明长官慢悠悠的喝着粉丝汤,看着面前吃得欢实的阿诚,心里则在悠闲盘算,也许以后,这个疯子的用途可以另辟蹊径了。

————

被坑的疯子教官,搭配病中小阿诚,味道也是hin新鲜的 (-^〇^-) 

嗯剩下没写的几个梗我都记下啦,之后的篇章里大概也会用起来的✧٩(ˊωˋ*)و✧

评论

热度(207)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