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竹马竹马 九

黄桃罐头:

chapter 9

“哥!放假我要回老家!”

凌远才从学校里搬了大包小包的书回来准备过寒假,李熏然就从老远扑了上来,不管不顾就想往他哥背上蹿。

“什么时候啊?”凌远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拖住后面的小猴子一只,还顺手颠了颠,“然然你最近长肉了?”

“嗯?可能吧……”李熏然揪着自己脸蛋捏了捏,留下好大一个红印子。他这初中生放假早些,这十几天里天天吃睡玩的,好像是长圆了一圈。

“挺好,男孩多吃点才能长个子。”凌远笑眯眯的把小皮猴放下来,转着圈的打量了李熏然一番,“中午在这儿吃?”

凌远从来都不习惯把凌家称作是自己家,对着李熏然也不会说出“我家”这样的词汇,小时候偶尔不经意说出口几次,总会敏感的察觉到养母的不快和冷淡,所以从那以后,他也就不再刻意去强求了。

“哥跟我走!”李熏然拉他手就要跑,“妈炖了排骨汤和葱油鱼等你呢。”

凌远有些为难的迟疑了一下,虽说他也更想去然然家里,但是放假头一天就跑去别人家里吃饭,不用想也知道养母又会不高兴,兴许还要抱怨他几句。他在这个家里一直就是处境微妙,明明养母很多时候会看到他不能抒怀,但是若他常往外跑,难免又会在那里落埋怨。

然而凌远心里想什么,李熏然未必都能知道,可是凌远开不开心,李熏然却是最能知道。

“哥你怎么了?”脚步都要迈出去的李熏然回头仔细打量了下凌远的脸色,踮着脚伸爪子,做大人状想去拍拍他哥的肩膀以示安慰。

“没事,就是——”

“小远?怎么站在门口啊。”难得早回家来的凌院长老远就看到儿子站到楼道口,旁边还有个蹦蹦哒哒的然然,“等爸呢?”

看着笑容慈祥温和的养父,凌远只觉得心里被浸润了温流一样,开始感到了熨帖和柔软。他这时候倒是真的张不开口去说去熏然家里的话了,养父难得有时间空闲,他其实也舍不得这相处的时机。

凌远从小被生父抛弃,凌院长在他心里地位崇高,那不仅仅是给了他爱和家的人,更是教给他男人怎样成长的父亲,对于他,凌远只有感激,和敬重。

“犯愁呢?”凌院长大约一搭眼就看出了儿子的心思,放好了车子就过来宽解他,“难得放假了,去陪然然玩一会儿吧,顺便替我给你李叔叔带个好。”

“可是——”

“爸今天轮休,下午都在家里。”凌院长拍拍凌远肩膀,“有的是时间。”

凌远这才松了口气,脸上表情也生动了许多,应了一声以后,就被开心的李熏然拉着跑走了。

凌院长在后面默默看了那背影许久,眼神里透露些欣慰,却又有着些难以名状的心疼和惋惜。

这样好的孩子,可惜不是他亲生。

“哥我过几天就要走了!”

“哥老家里没有游戏机!”

“哥我回去以后没人陪你聊天了!”

“哥要不你跟我一起呗!”

饭桌上,李熏然喋喋不休的看着凌远边吃边不住的念叨着,万分舍不得抛下他哥去老家里过春节。虽然乡下的老家也有许多同龄孩子陪他玩,还有放花炮滚雪球杀猪宰羊的新鲜事儿可玩可围观,但是心里还是非常放不下这里的他哥啊。

“李熏然你少攀着你哥就算不给他添麻烦了。”老李同志喝了口粥,看着自己家吃饭还不闲着的皮猴子,“你自己算算,从小到大你给小远惹多少祸?”

李熏然咬筷子吭叽,被娘亲大人一把给拍了开来,“好好吃饭。”

“哼!”李熏然抱了饭碗转了小半个身子,几乎面对面朝向他哥,伸筷子夹了老大一个鸡腿就往他哥饭碗里放,“哥你吃~”

凌远腾出只手揉揉他小脑袋,“好。”

高中放假本就临近年底了,没出两天,李熏然就被爹妈和着行李一起打了个大包,塞进车里准备回乡下老家过年了。临走时李熏然眼泪汪汪做可怜模样,扯了他哥衣服半天才放手,车都开出去了还大声嚷嚷着让凌远记得帮他喂鱼。

嗯~说起这几条金鱼,那也是来历曲折。它们的前辈在早几年就来到了这个家里,然后被当时小泥猴一样的李熏然看中以后,从此命途多舛。三天两头被捞出来趴地板也就算了,隔三差五的给喂些味道古怪的草叶花虫也不提了,最后居然被李熏然一时兴起用来做实验,塞了一肚子捏碎的牛黄解毒丸和退热止疼药片,结果没出几分钟就光荣牺牲掉了。

其实还想着玩一次传说中的解剖实验的啊!怎么就死了呢!李熏然盯着一动不动的金鱼闷闷不乐,还在想着要不要去屋里找把剪刀剪开瞧一瞧。

回家以后看到这场景的李队长简直气得都想发笑,拎起还在地上趴着翻滚死金鱼的李熏然就揍了一顿,打得这小猴子两三天没敢坐硬板凳,转头就跑去了凌远那里撒娇打滚的哭诉,闹得凌远也有好几天没休息好。

那以后好几年,李家里都没养过鱼,还是头几个月凌院长得了几尾不错的品种,自己留了几条,余下的就让凌远给李熏然送了来。

李熏然这下可像得了宝贝,一看是他哥亲自送来的,再一问他哥那里也有一玻璃缸差不多一样的,马上就像天降神器一样的,谁都不许碰,就差给供起来养。

凌远看着老远的车窗里还伸爪子挥舞的李熏然,笑着回头往回溜达。快到家时转了个弯,拿上李队长给他的钥匙,当真先去找了鱼食给李熏然喂好了金鱼。

透明玻璃缸里,色泽不同的几尾金鱼拖着长尾自在的游来游去,凌远蹲下来凑过去,仿佛看到了李熏然贴着玻璃缸和金鱼大眼瞪小眼逗趣的模样,想着想着都不由得笑了出来。

才刚刚走啊,居然就有些想那个臭小子了。

评论

热度(139)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