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附赠小番三

黄桃罐头:

番外篇·关于那些第一次

喂!想歪的自觉出来滚团子!

(๑•̀ㅁ•́ฅ)

某次点梗的时候还余下几个候选选项来着,最近突然有兴趣再写一写啦~挑了几个,攒了几个小段子,看得开心呦<( ̄︶ ̄)/

壹·第一次拍照

阿诚头一次正式拍照,是来到明家的第三个月,那年的春节里。

每年年头年尾都要拍照片留念,是明家早就有的习惯,头前家里人多,每年都能热热闹闹聚一大家子人来合影,后来明家遭难,这照片上也就只剩了明镜和明楼姐弟俩,直到明台和阿诚进了家,这才重新又热闹起来。

阿诚没拍过照片,可也偷偷看过街面上那些摄影楼里展出的大幅漂亮照片,那上面的人几乎和真人一边儿大,浓妆淡抹颜色明亮又好看。阿诚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有能够上相片的一天,想到那街角陈列出来的漂亮人像,再看看手里提着闪光灯大相机匣子的拍照师傅,不知怎么的就有些畏缩,突然就哒哒哒跑去躲在了沙发后头。

明楼哭笑不得的看着自以为无人知晓的阿诚,故意放轻了脚步走去了沙发那里,然后拿稳了力道一抱——

小阿诚整个人像只小老虎崽儿一样被团成一团抱了起来,明楼用力颠了颠,这比明台沉不了多少的分量让他多少有些不快,怀里的小团子心跳砰砰砰的快的很,这感觉让明楼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抱了一只懵懂又怕生的小兽幼崽。

“没事,一会儿就结束了。”明楼和颜悦色的说着,把阿诚放下了地,手牵手的一起往庭院里走,那里摄影师傅刚刚支好了架子,明台正半蹲着偎在端坐的大姐面前撒娇玩闹。

“来,大哥陪你。”

贰· 第一次剪指甲

阿诚的手脚指甲长得有些快,每每剪了不出大半个月,就瞧着又有些过长了。

刚来明家时候都是大姐明镜给他剪指甲,这种细致的活她可不放心明楼来做,想当初自己家这个大少爷可是由姆妈带着,直到十多岁了才学会自己动手修理指甲的,粗手笨脚的,还剪的歪歪斜斜,让明镜说起来就嫌弃不已。

大姐给自己剪指甲都有大半年了呀……阿诚低头伸小手,嘟着嘴看看自己又长得没了形的手指甲,决定自己偷偷来剪一下。因为不是明台一样的身份,阿诚总会在明镜为他操劳忙碌时有些诚惶诚恐,也或许是他一直跟着明楼的缘故,倒是明楼亲近他爱惜他的时候,阿诚却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指甲又该剪了?”

阿诚刚踮着脚去够那台子上的指甲钳,明楼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把抓过阿诚的小手仔细看看,“大哥帮你!”

洗过了澡香香软软冒热气的小阿诚裹着厚厚的衣服端坐在床边,明楼搬了藤椅坐他对面,一手拉着阿诚的小手,一手拿着指甲钳,神色郑重的像要做什么人生大事。

比划了半天,明楼终于看准了位置,指甲剪凑过去,喀嚓一下。阿诚一个瑟缩,明楼一愣,再低头一看,小手指头尖上血丝已经冒了出来。

明楼登时汗就出来了,再去看阿诚,小孩子眼泪汪汪的咬嘴巴,也不知道哼一声。明楼手忙脚乱的给阿诚擦擦尚未流下来的眼泪,有些讨好的说着,“大哥不对啊,大哥没剪好!下面肯定没问题了!”

阿诚乖乖的点点头,眼看着明大少爷又一次摆弄了会儿手里的“凶器”,接着再剪。

慌里慌张,又技术生疏。明楼一直剪坏了三只指甲,才稍微摸到点门路,实在没想到给别人剪指甲如此费力的明大少爷满头大汗,一边稳住自己的心神,一边好言好语的哄着阿诚,最后甚至许出去了三顿大餐,才终于把这浩大的工程弄完。

“阿诚!你手怎么了?”晚饭时候,刚回家来的明大小姐一上桌,就看到了手指头似乎染了些血迹的小孩子,顿时一怒,“谁又欺负你了?告诉大姐!”

一旁刚端起碗的明大少爷一晃,险些把筷子脱手。

而对面被大姐握住小手的阿诚,看着怒气冲冲的大姐,再看看眼神示意的明楼,眨巴着眼睛左右为难。

说,还是不说,这是个问题~

叁·第一次过生日

“阿诚哥生日快乐!”

明小少爷嘴里大声嚷嚷着,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桌上那只硕大的生日蛋糕,镶了那样多的奶油,还加了许许多多时新水果和巧克力,凑近一闻便想咬一口。

“第一块不能给你,知不知道?”明镜宠溺的看着明台,把他跃跃欲试的小爪子拿开来,示意一旁举着餐刀的明楼将蛋糕切开,“头一块得给阿诚,今天是他的大日子。”

从前明家父母教子规矩多,是不主张给小孩子大肆张扬过生日的,不过明镜和明楼虽然对自己的生日不甚上心,对两个小的却是能宠则宠的,特别是因着阿诚的身世,明镜都对他更添了一份疼惜,更不要说明楼了,所以这阿诚的生日,那必是得好好庆祝一番的。

阿诚不知是紧张或是激动的,小脸红通通的,看着那只大蛋糕小手扣的紧紧的。这是他到明家过的第一个生日,其实连他自己也是不知道自己生辰是在哪一天的,孤儿院里只有他被送去的日子,桂姨知道的也只是她亲生子的出生日,所以阿诚一直以来都没有过属于自己的生日,这还是头一遭。

明楼耐心的把蛋糕切了一半出来,再将那其中一半又切了四大块,第一块给了阿诚,再一块被迫不及待的明台抢了去,剩下的两大块由他自己和大姐均分了去。阿诚和明台都是懂事明理的孩子,待到明镜象征性的咬了一小口,示意自己已经吃过了,两个孩子才欢欢喜喜的大口大口吞咽了起来。

明楼笑眯眯的尝了几口,就把这平日里不太吃的甜食放到了一旁。刘妈从小厨房里走过来,手里端了一小盘奶糕,热气腾腾的,老远就闻到了好大的奶香味。

“蛋糕给你留着,别吃多了。”明楼揉揉阿诚的小脑袋,好笑的看着一向矜持自重的阿诚也在此时吃成了个小花脸,嘴角还挂着巧克力糊,“记得把这奶糕吃了。”

阿诚眼睛里温润润的,小幼鹿一样的温情又依恋,小爪子抓着明楼的衣角,身子就靠了过来。去年的这一天,他在那逼仄的门缝里看着这个高大的身影用力的砸开结实的大锁,抱起已经几近昏迷的他,用这样暖到烫心的怀抱,带他走进了这个家。

“长兄如父。”明楼低头微笑望他,毫不在意那蹭在自己衣裳上的混合奶油渍,将孩子那感激与庆幸的目光尽数全收。他半蹲下来,用平视的角度抱了抱阿诚,又郑重的拍拍他的小肩膀,“祝贺我的阿诚,又长大了一岁。”

一切都是刚刚好,一切都是最美好。

评论

热度(169)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