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合州记 篇一之7

黄桃罐头:

篇一·善堂火案

7. 抽动乱麻的线头

排查的名册一页页翻过去,这几天里府衙里的谢捕快带着一众兄弟们东奔西跑的日日劳碌着,终究是把那冤死的二十多位老人的身份查了个确实。

那具中毒而亡的尸体主人名叫许言德,这附近许多住家都认得他,因他脾气最是和善不过,常在日头好的时候在门外晒晒太阳,与过路人聊上一两句,连那些小娃娃也挺愿意靠近他。听闻这许姓老人在这善堂里居住也不过是这一两年间的事,具体因何缘故流落于此,那便不太清楚了。

过午的府衙大堂里,善堂的少主人严霖有些紧张的站在堂上,不太敢去看那堂上端坐的明楼。自古衙门难进,可他今天这一遭来,却也是并非情愿。

“严生不必如此恐慌,只是循例问几句话而已。”明楼稍稍露出一个笑容,招手示意严霖再靠前近些。这严霖是有些功名在身上的,所以堂上见了他明楼可以不跪应,不过大约是书读的多了,那身上的书生气倒是颇浓。

明楼与这严霖相完了面,便开口一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大多是与那许言德老人相关的一些个问询,不过这点上严霖坦言虽有愿帮州官大人破案,但也实在有心无力,善堂里的老人多有一段不愿提及的往事,若是他们不愿说,大约也没人能狠的下心去追问,若是住的年头久一些的,那还能多多少少与人言语三两句,像许姓老人这样才来一二年的,严霖他们根本就是无从知晓。

虽然结果也算意料之中,明楼还是有些失望。案件往往就像一张结成团的混乱蛛网,若是能抽出其中一根,那便有八九成的几率捋顺这整个乱麻相,但如今这情势,是三两条冒出的线头若隐若现,扯下去似乎都是死结。

倒是那严霖,过后看了这情势,还出言安慰了明楼几句,才告退回去善堂。

明楼坐在大堂后头的藤椅上,按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精神上已经很是疲惫。这几天思虑的过多,昨夜更是一夜没能安眠,今天一早起来探查过案件各个节点以后,便着人去找了相关人来问话,连这午饭也还没吃上,现在着实是有些疲累的不行了。

“大人。”一个年纪尚轻的小杂役看着明楼微微闭目沉思,脚步轻快的走过来,将那一个不大的食盒放在椅旁小案上。

“嗯?”明楼睁开眼,将那有些烦乱的思绪暂时收起,起身去旁边水盆那里洗了把脸。

“同知大人临走时候嘱咐的,怕大人您饿着了。”小杂役手脚麻利的边笑说着边将那食盒盖子打开,里面的碗碟一一取出。

一盘茭白虾仁,一碗粉蒸肉,还有两小碟子晶莹剔透的肉冻和花生米,明楼闻着那香味便突然有了食欲,瞧着那色泽清爽又搭配得宜的菜色,心里不由的又是一阵畅快。

“他什么时候出去的?”明楼接过小杂役递过来的筷子,夹了口粉蒸肉嚼了两下,“有一阵子了?”

“可不是!”小杂役收拾着空食盒子笑眯眯,“头午就出去了,看着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临走时候还特地吩咐下厨里给大人您备好了这菜色。”

明楼不由得笑意浮现,眼睛里似乎都溢满了那个干练又好看的身影,这么想着,好似明诚也在一旁坐着陪他吃饭一般,胃口都更好了些。

城里的后街上,明诚一面缓步走着,心里一面在计较着某件事。那天验尸之时,那里头蹊跷不明的不过两具,一为胡三父亲胡中益,另一则是那许言德。善堂起火,其余二十几人皆为口鼻呛入烟尘之气窒息而亡,只有胡中益与那许言德,前者是烈火烧灼而死,后者是毒发身亡。要说这乱麻的突破口,也大约就是在此二人身上。

前面就是胡府的后墙,墙内是府里女眷幼童的居所和那不大不小的一个花园子,再往前隔了二门,则是前院厅堂居所和门房,这间府宅占了这条街三分之一的土地,也算是家大户人家了。

后门隐蔽处,明诚刚刚要走过,便看到那门口几声响动,一个看着颇为伶俐的小丫头身影一现,四处看了几眼,便又回身进门,接着扶出一个面容俏丽的妙龄女子。

明诚稍一怔忡,便认出了那一眼看上去便有熟悉感的女子。

“胡小姐。”

胡慕青身子猛的一僵,迟疑间不敢回头,倒是那小丫头,护主心切的回身看着明诚,一脸戒备的挡住她家小姐,“你是何人?”

明诚方才只是一试,不想果然猜测没错。当日灵堂一见时,这女子曾神色哀伤却又复杂的微微抬头看他一眼,明诚便记下了她这面容。当时看她年纪尚轻,又见她未曾开脸绾髻,便知她是家里的未嫁之女,再看她回礼时位置近前,便又知是为死者血脉极为亲近之人,几下里一合计,明诚就猜测她八九成是这胡中益的亲女或族中女,这府里的小姐。

明诚轻咳一声,行了个礼道,“在下明诚,州府里同知。”

那丫鬟还要问话间,胡慕青倒是自己转了身来,低头行礼,“明大人。”

丧中素服,倒是衬得女子面容更加了几分俏美,垂首间明诚已经大致看清了胡小姐这张脸,倒是,似乎与那老妇人颇有几分神似。

明诚心里又添了几分把握,这女子,大约就是胡中益和那家里老太太的亲生女,也就是胡三未出嫁的妹妹。

胡慕青记得明诚,所以此时也不再像方才那般惊慌,但是主动问询了句,“大人若无事,小女子先告退了。”

————

啊!

蛛网被我越扯越大!_(ÒωÓ๑ゝ∠)_

评论

热度(62)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