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三十八

黄桃罐头:

章三十八·羊肉粉丝汤与打卤面(上)

明小少爷入住巴黎的小公寓后,明楼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正常生活作息受到了严重威胁。

往常的时候每天早上醒来,阿诚大都已经准备着早餐在等他,偶尔起得晚些,这家伙就跑到楼上卧室来伸着冰凉的爪子把自己折腾醒,然后在他似醒非醒想要生气的时候,一溜烟的跑走下楼去了。之后的一天里基本也都是和阿诚待在一起,授课也罢任务也好,阿诚或是助教或是副官,都陪着他白天黑夜的奔波。待到入了夜,疲劳一整日以后还能在鱼水之欢后相偎而眠,连梦里似乎都是安宁的温情。

可是小少爷一来,这惯常的规律全给推翻了个遍。明楼早起一睁眼,便能听到隔壁阿诚轻声的喊着小少爷起床的声音,偶尔上来脾气还软硬兼施,总之要折腾许久,早餐许多时候都来不及做,只能匆匆忙忙的在路上买一些甜点填肚子,除了在学校明面上的工作,其余那些私下的行动半点都不敢让明台知道,为了瞒住他明楼几乎把脑袋里那所有的借口理由都用尽,到了家也不敢懈怠,总是时时绷紧神经跟小少爷演戏,虽然有阿诚从旁配合,那也是实在累得慌,更不要说入夜休息时,为了瞒过明台是几乎丝毫逾矩的动作都不能想,搞得明楼连翻个身都觉得心里憋闷,总想一吐为快。

可是阿诚似乎倒不觉得别扭,非但如此,大约还因为明台的到来让他体会到了久违的为人兄长之责,每日里那目光和关注几乎都盯在了明台身上,倒是有些忽略了明楼。

虽然和自己小弟计较有些跌份,但爱情中的人总是幼稚难测的多,一向冷静睿智的明长官这回也没异于常人,很是吃味了一阵子。

小少爷这回来巴黎,为的是参加当地大学的招考,明镜显然是打算让明台学着走明楼和阿诚的老路,好好的在国外安生的读书做学问,若是国内更乱下去,也不至于逃难奔走的有危险,毕竟明台是明家恩人的儿子,说句不中听的话,万不得已之时,她明镜可以让明家任何一个人身处危境,只除了明台不可以。

不过寄托着长姐殷切期盼的小少爷似乎并没有那样大的压力,到了巴黎半月,依旧每天吃吃玩玩,大半的时间都在外面闲逛,明楼和阿诚日里忙,有时午饭都来不及赶回去,可就更便宜了小少爷的时间,每天玩得不亦乐乎。

而一直忍耐着的明楼本就一肚子邪火无处撒,只是觉得这些年对明台有所亏欠,孩子又刚来没几日,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忍他,但是小少爷偏偏不开眼的往枪口上撞,让明楼瞧见了半月有余还空空如也的复习考卷,这下可算捅了马蜂窝,彻底把明楼给惹火了。

“你这是打算给我唱空城计?”明楼把那一叠试卷重重的摔在桌上,一旁的台灯都被殃及而左右晃了下。

“没……没啊哥~”小少爷一见明楼真的要发火了,赶紧态度良好的先认错,“我错了我不该出去玩……不过哥你放心,我明天就开始做!保证一周内就完工!”

“你在家的时候就是这么学的?难怪大姐总说你成绩不长进!”明楼说到气头上“嘭”的拍了下桌子,“小时候给你掰过来的坏习惯,你又给我捡回来了是不是?不在身边看着你就无法无天了是吧?”

明台听到这里,鼻子忽的有些酸,头微微垂着,眼睛左右胡乱的看,他也知道自己贪玩又爱闹腾,家里大姐最宠他,只要他不闹出格什么都依着他,那时候大哥在的时候尚且护着不让打,大哥离开国内以后更是把他宠上了天,偶尔有几次气急了要动手,常常是还没打下来大姐自己倒红了眼睛,怎么也舍不得委屈了他。头几年阿诚哥还在家的时候,他尚且有个做伴的,阿诚哥虽然没有大哥那么严厉,但是也不是惯他坏毛病的人,时不时的也教训几句,那时他虽然会顶嘴会告状的,可是心里却也是满足而高兴的,谁知道后来阿诚哥也走了,远去巴黎找大哥,而这一离开就几年间再也没见到。大姐挂念的紧,其实他也不差,虽然他总是会嘴上说着走了没人与他打架这样的话哄着大姐开心,可是心里却是万分想念着哥哥们的。他从小母亲早逝父亲不知所踪,大姐宠他不差,可大概男孩成长过程里更需要的是父兄的教养,大姐终究不能顾全。所以外头看着他是千宠万宠的小少爷,可是在他自己心底,却也会有着自己才能知道的忧思。

明楼看着明台久久不说话,情绪似乎低落了下来,也觉得自己刚刚的口气有些差,这几年他不在明台身边,说到底也是他做大哥的责任没有尽到,也不能一股脑的怪在明台头上,可以看着小弟这么多年没多少长进的样子,他心里又着急上火,实在也是软不下话来安慰。

“吃水果吗?”正在这当口,阿诚端了盘切好的橙子好整以暇的走了进来,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过这副模样也就骗骗明台,明楼可不会真的认为他是恰好走进来,那房门打从一开始就是虚掩的,这公寓又不大,隔音也没那么良好,这小子八成早就守在门口听着动静,就等着形势不对时来救明台了。

“吃什么吃,题目做成这样还有脸吃!”明楼故意对着阿诚冷脸教训,实则是冲着明台来的,他心里的火被阿诚这么一搅和倒是消减了些,不过还是不打算就这么饶过那个小家伙。

“怎么了?”阿诚故作不知的问明台,看着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模样,挑了挑眉示意他老实交代,“你又怎么把大哥给惹了?”

“我没做……做题……”小少爷一句话说得含含糊糊嘴里像含了个杏子,听得阿诚直牙疼,抬头瞅瞅那边,明大少爷果然脸色不虞。

“又玩疯了是不是?”阿诚放下果盘,装作用力的拍了小少爷肩膀一巴掌,听着挺大声响,可是明楼知道那也就是力道技巧的问题,打下去估计还没有拍蚊子疼。

明楼只作没看到,面色也没有明显明朗,阿诚咳了两声,看了明台一眼,接着就拿着那厚厚的试卷纸卷成筒,照着明台屁股上猛然狠揍了几下,没跟上步调的小少爷果然被打得一愣,条件反射的喊了声疼。

“大哥,吃水果,别理他。”阿诚故意挡在明楼身前,把果盘往跟前推,他知道明楼也是个倔脾气的,这时候倘若让他饶了小少爷,八成会适得其反,而若是自己硬是反着来,倒是还能多几分可能。

明楼看了阿诚两眼,伸手拿了块橙子就往嘴里送,“啧!酸!”

“啊?还行吧?”阿诚不动神色的走过两步,把身前的位置让开来,正好让明楼瞧见可怜巴巴望过来的小少爷。

“行了行了,别苦着个脸了。”明楼捂着腮帮子放下咬了一口的酸橙子,皱着眉无奈又好笑,“不许有下次了,听见没有?”

明台赶紧的使劲点头,一边讨好的笑着一边蹭过来凑到桌前,指着那桌上摊着的试卷筒一脸认真,“大哥我保证!我就是夜里不睡也要拼命把它做完!”

“几年不见,咱们家小少爷长本事了啊?”正在收拾那残缺橙子片的阿诚听到这话回过头来,“那我晚上一定盯着你,要是睡着了我就找大哥来告状。”

“不是吧阿诚哥!你来真的?!”小少爷哀嚎一声,“我只是打个比方啊!”

而一直围观看戏的明楼这时候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点点阿诚,表情里的赞同不言而喻,算是彻底消了气。阿诚这才松一口气,回敬了个不用多谢的眼神,彻底把小少爷无视了个完全。

“晚上吃什么?谁做饭?”难得笑得这样畅快,明楼只觉得这一天的劳累都消了不少,解决完了小少爷的问题,这才终于进入了最开始的他本意的正题。

按照惯常这都是阿诚的工作,不过明台来了以后,也被压迫着煮过几顿,如今明长官是完完全全的甩手掌柜,手底下两员大将供差遣,横竖自己是不会动手的。阿诚看了看明台,小少爷也回望了一眼,然后瞧着这阵势很是自觉的举手,“大哥我来吧。”

“嗯,孺子可教也。”

明楼满意的微笑着看过去,然而小少爷只觉得这笑容里压迫感十足,阿诚偷偷偏过头去笑了会儿,然后一本正经的跟在明楼身后往外走,临出门时还不忘扭头嘱咐,“记得水开了再煮啊,上次的面条是夹生的!”

————

对√

专注于写三兄弟mc battle了,吃食被完全挤到了下篇(ノ≧ڡ≦)

╮(╯▽╰)╭

评论

热度(154)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