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三十九

黄桃罐头:

章三十九·羊肉粉丝汤与打卤面(下)

大晚上挨了训还被迫来做晚饭的小少爷一肚子抱怨和苦水,可是大姐不在身边,明小少爷也只敢腹诽一下自己那个暴君一样的大哥,同时在心里埋怨阿诚哥的“落井下石”,自己都这样悲惨了还要挤兑他来煮饭!

绕着厨房转了三圈,明小少爷最终确定了自己能不做砸的大概也只有面条了,于是半是无可奈何半是幸灾乐祸的拿了锅烧开水,反正是那俩没人性的哥哥压迫他来当劳力的,难吃也得认了。

得亏有阿诚的嘱咐,小少爷这回终于知道了面条是要开水里煮的,无所事事的等了水开,明台抓了把面,大概估摸了一下分量,哗啦一下扔进了开水锅里,然后扣了锅盖开始认真的发呆。

等到不太放心的阿诚到厨房视察的时候,就看到一脸迷蒙神色不知道走神到哪里的明台坐在小凳上托着腮嘿嘿嘿的笑着傻乐,一旁灶上的锅已经开始沸出水来。

“哎锅!”阿诚吓了一跳,赶紧拿了干布打湿以后去掀锅盖,顺便抬手拍了小少爷脑袋一下,“回神了!”

明台缓过神来一扭头,顿时哎呦一声,因为火调的太大,锅里的水已经沸出到案板上一大块,眼见着要流到地上来,小少爷赶紧的拿了抹布上来抢救,还不忘讨好的冲阿诚笑,“阿诚哥~你别告诉大哥呗?”

“我不说他就不找你了?”阿诚一边往外捞着面一边回头唠叨小少爷,“煮个面连蛋都不知道打,菜叶也不煮几片,你打发大哥呢?信不信他回头就打发了你?”

“我没经验嘛!”明台紧着扔掉抹布觍着脸凑上去,“阿诚哥你看我都这么惨了,再救我一回呗~”

“我救你几次了?”阿诚斜了他一眼,端着两碗面往外走,“你拿什么谢我?”

小少爷屁颠屁颠的在后头跟着,笑得都要出褶子了,“顺手再多一次嘛!阿诚哥~回头我给你擦皮鞋!这周我全包了!”

“嗯?还挺有诚意?”阿诚憋着一肚子笑,脸上板的一本正经的挑眉看明台,“那可说好了,大哥要是之后问起来,你不许说是和我做交易。”

阿诚说得认真,小时候就是没经验被这个坑过。想当初他瞒着明楼和大姐帮明台做手工作业,报酬就是小少爷三天的零食和糖果,结果被明楼知道以后居然抱怨他不肯分给自己,生生把那一大包好吃的都给没收了去,一颗糖都没给留,这事足足让阿诚记了大半年。

“那是当然!”小少爷立马举手保证,“我说我是自愿的。”

“成交。”阿诚勾勾嘴角,走回厨房里,示意明台把灶上最后那碗面端出去,自己则环视着厨房里剩余的菜品,准备想个法子拯救小少爷的清汤寡水面。

西红柿洗干净了拿开水烫掉皮,再切成小小的块儿,用鸡蛋一起炒了浸出多多的汤汁,加了盐装碗,再拿鲜肉切了小丁,用葱丝加鸡蛋炒出,加了油盐酱料拌好盛出,两碗酸甜咸香口味各异的卤子就打好了。

明楼下楼来时正闻到刚出锅的肉香和蛋香味,禁不住深深吸了口气,顿时食欲大增。明台坐在饭桌旁,举着筷子看着阿诚往面碗里拌打好的卤子,迫不及待的等开饭。

“你做的?”

明楼明知故问的看明台,小少爷立马低头躲在碗后面,瓮声瓮气的说话,“我承认我找阿诚哥帮忙了,你不能骂我!”

明楼不置可否,他才懒得为了这个骂人,有美味当前还要拒绝,他可不是那样古板的老顽固。

“吃吧,吃饱了好有力气挨训。”阿诚嘴上调侃着明台,手上还是给他添了最多的肉丁,瞧着小少爷一会儿吃瘪一会儿又开心的模样,自己心里也是满足的高兴。

明楼不待阿诚动手,就自己先舀了一勺番茄鸡蛋卤子尝了口,随后就满意的竖了下大拇指,自从那年他头一回给阿诚炒菜做出了那盘番茄炒蛋以后,阿诚就开始格外用心的琢磨这道美味,在之后的日子里,这也成为他们家的阿诚少爷最先学会的一手菜。

三兄弟围坐在桌前吃面,大约是太好吃的缘故,一时间竟也没有人说话,只是一片吸面声,直到明楼最先解决完了自己那碗番茄打卤面,把空碗往明台面前一推,“面。”

明台咬着面条抬头,呆愣着看了明楼一眼,又瞅了旁边一脸幸灾乐祸的阿诚一眼,默默的撇了撇嘴,端起空碗回身进了厨房。

“又答应他什么了?”看着明台走远,明楼放低了声音看阿诚,“别说你是义务劳动啊,我可不会相信。”

“你就非要说破么?”阿诚嚼着面有点不开心,“我好不容易才逮个机会敲他一笔。”

“我就是随口——好好好,我装作不知道,这总可以了吧?”看着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自己的阿诚,明楼赶紧退让的改了口,自己心里还不由的感叹,阿诚最近可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小时候的仇记到现在?”有点冷脸的阿诚让明楼一阵好笑,老想着伸手去捏两下,“你都多大了?”其实当年那次他只是想着存心逗弄一下阿诚,没成想孩子真跟他较了劲,好几天不肯和他说话。而因为这样事情又不好跟大姐开口,所以阿诚还真是吃了个哑巴亏,有苦无处诉。

明台端着面碗回到餐桌前,就觉得气氛莫名有些奇怪,不过根据过往经验,小少爷很是明哲保身的闭嘴不问,低头猛吃面。

吃过了晚饭,明楼以有课题研讨会为由,带着阿诚悠哉悠哉的出门了,留下小少爷一个人在家里和复习资料抗战。一路上阿诚表情严肃的盯着前方,目不斜视的不理明楼,明大少爷暗暗哭笑不得,阿诚虽然加入组织以后锻炼的越来越睿智果敢,可是到了他跟前,就总是会时不时的露出一些小孩子气性,更要命的是自己还生不起气来。

“这个周末,赔你一盒可丽饼行不行?”受不了这沉默气氛的明楼终于还是认输的先开了口,“再加一盒栗子蛋糕?”

阿诚偷偷转转眼珠,嘴角弯了弯,才清清嗓子答道,“勉强可以吧。”

“勉强?越来越能敛财了哈~”明楼终于出手忍不住大力的揉了下阿诚的头发,“等会儿还是老样子,我负责引开他们注意,你动手。”

说到正经事,阿诚就立刻抛开了那些小心思,认真的听着明楼的部署,然后在心里再次过了一遍行动计划,以防止出现纰漏,同时低头按了按衣服里暗藏的匕首,确保万无一失。

“到了。”明楼停下脚步,调整出惯常对外的微笑,“行动。”

深夜回到公寓时,明台已经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旁边散落着几份做得七零八落的试卷,有几张还沾了些橙子汁水。

阿诚轻轻的收起了那几份卷纸,低头就着台灯光认真看了一遍,然后轻声冲着走过来的明楼说,“有几科还算工整,不过这拉丁文——”

“惨不忍睹是吧?”明楼了然的笑了下,有些无奈的接过小少爷那鬼画符一样拉丁文试卷。

“这状态考巴黎大学可是有点困难。”阿诚撇了下嘴,看着睡得一脸香甜的小少爷,心里顿时冒出一句词——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算了,随他吧。”明楼揉了下眉心,神经绷久了,总是隐隐约约有些头疼,“别喊他了,把他弄床上去睡吧。”

阿诚点点头,虽然不太明白明楼方才的意思,不过还是习惯性的听从明楼的话,把睡得都要说梦话的明台半扶半抱的给折腾去了床上,盖了被子关灯掩门。

“大哥?”看着坐在沙发上不停揉着太阳穴的明楼,阿诚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没事,可能最近有点儿累了。”明楼安慰的笑了下,伸手拉过阿诚,让他坐在自己身旁。

“大哥,你不希望明台留下来了?”抿了抿唇,阿诚还是把自己刚刚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

“想,但也不想。”明楼看着有些不解的阿诚,慢慢的解释着,“明台的成绩你我都清楚,让他这一两个月之内提高到能入学的程度,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要是按照教你的方法要求严格起来,也不是没有希望。”

“你还知道自己对我严啊……”阿诚眼睛四下里瞟,嘴里嘀嘀咕咕。

“那还不是为你好。”明楼扯了下阿诚的耳朵,以示惩戒,“可是明台留在巴黎,未必就比国内好。如今上海虽然不太安生,可至少明家的势力在,一时半会儿的还波及不到,明台在那里可以有大姐的照顾,能够生活的很好。可是巴黎呢?你我都在这条路上抽身不能,明台若是留在这里,他早晚有一天会意识到事情不对,到那时,他无论怎么选择,我相信都不是大姐和我们希望看到的。”

“所以你希望他离开?”

“明台是大姐的命,我不能拿他冒险。”明楼闭了闭眼,神情有些疲惫,“他要是能考上巴黎大学,安安稳稳的做学问,我当然高兴。若是他考不上,回到上海去过太平日子,我也不反对。”

“可这天下哪里还有太平?”阿诚望着明楼,那双眼睛里的忧思,他有些不忍看,“明台要是有那个心,他走到哪里都不会安稳。”

“那就看住他。”明楼脸色瞬时严肃起来,“这段时间,你负责给我看好他,绝不能出一点纰漏。”

“我知道。”阿诚点点头,看着明楼太过严肃的神情,故作轻松的笑了下,“别那么担心了,咱们家小少爷也就是个孩子,现在八成满脑袋里想的都是怎么躲你的罚呢,哪还有功夫折腾别的。”

明楼挑挑眉,自己想了一下也笑了笑,所谓关心则乱,或许真的是他想多了。

不管怎么说,在这乱世里活着不容易,明家有他和阿诚深陷险境就已经足够了,当初没能及时意识到阿诚的苗头,是明楼一直以来都后悔的事,虽然如今可以并肩而立,但是从心底来说,越是知道这条路的艰辛泥泞,明楼就越不希望家里的任何一个人牵涉进来,当年阿诚他没能拦住,如今明台这里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

周末的巴黎小公寓里,窗外天气有些阴,站在日头底下尚且有些凉意,倒是屋里一片蒸腾暖意。

小厨房里热气腾腾,开了锅的羊肉汤在咕嘟咕嘟努力沸腾着,看得明台一阵嘴馋,直叫嚷着饿。

“就你饿?”阿诚握着勺子在锅里搅着,头也不回的抛了一句过去。这间公寓本就不大,厨房更是小而简,这热锅蒸汽一出,倒是显得整个人都浸在烟雾中一旁,活像那神话故事里的神仙人物。

本地人的羊肉多是切了块儿烹调的,汁香柔嫩不失为美味,可是阿诚还是喜欢当初在家时的吃法,就是将那羊肉手切了薄薄的肉片,加上粉丝和青菜一锅烩了,再撒上调味料和辣油,在这有些凉的天气里一吃,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大哥去哪里了呀?”眼巴巴的盯着羊肉粉丝汤盛出锅,明台还记着问阿诚明楼的去向。

“你啊,还是不问的好,没准儿还有意外惊喜。”阿诚神秘的笑了下,心里知道明楼这是去给自己买栗子蛋糕了,告诉小少爷倒是没什么,不过就怕明台知道了一起哄,到嘴的甜点又要没了。

“你们每天神神秘秘的!”明台有些不服气的抗议,“我又不小了,就不能说给我听听嘛。”

阿诚不置可否的看他一眼,自顾自的端着羊肉汤出去了,留下小少爷在背后郁闷满怀。

所以说欠了债啊,终究是要还的。没有大姐的看护作威作福不能的小少爷,还有的熬啊!

评论

热度(155)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