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IX

蔺晨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鸽子还没进屋,声音就先传了进去。

“呦!小美人儿造型不错啊~”

护林员顿时头大,扭头看门口,果然三秒钟以后,一只当时还身材不错的半大鸽子摇摇摆摆晃进来了,一脸的放肆笑容。

才受了伤的小松鼠一惊,立即就往护林员手底下缩,因为紧张的动作过快,那只伤到的小爪子被拖得生疼。

“疼了?”护林员很敏锐的察觉到了小松鼠的表情有些不对,赶紧低下头来仔细又拆开绷带看。

“啧!这是怎么弄的?”绷带一解开,蔺晨立马不笑了,神情很是认真的看着那露出来的伤口。小松鼠的小爪子不知道是被什么尖利的东西划到了,红色的鲜血浸出来,连小爪上刚生出嫩嫩的毛都被打湿成了暗红色,看着就疼的很。

“这么大点,话都还说不利索。”护林员一边重新剪新的绷带条,一边冲着蔺鸽主念叨,“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受的伤,小不点招人疼啊。”

“小美人儿~”看着小松鼠瑟缩在一边有些害怕的小模样,蔺鸽主笑得阳光灿烂的跑过去,挥翅膀打招呼,“我是蔺晨,你叫什么?”

小松鼠看着他,小脑袋低了低,不说话。护林员拿着新的绷带过来又开始给小家伙包扎伤口,蔺晨眼明爪快的帮着收拾绷带,一边还忙中偷闲的冲着小松鼠眨眼睛,“不要怕,一会儿就好了~”

“琰琰……”

“啊?”小松鼠突然开口,蔺鸽主一时没听清楚,还以为是松鼠界的语言自己弄不懂,“什么?”

“我叫……琰琰。”小不点松鼠认认真真的看着蔺晨,大眼睛圆溜溜亮晶晶,比蔺鸽主捡到过的最好看的玻璃珠子都要漂亮。

“琰琰?”蔺鸽主笑嘻嘻,“好听!”

小松鼠忽然有点不好意思的微微低头,一只小前爪蹭蹭小脸,尾巴甩了甩。他有记忆的时候就是自己独自生活,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年纪小小没有生存经验的他只能凭着本能艰难的找寻食物和躲避天敌,结果还是一不留神就把自己给弄伤了。

还好疼的正小声叫的他被护林员在路边及时发现了,脚步匆匆的给抱回了这片丛林里,还给他治了伤口,喂了好喝的牛奶。

还认识了这个有些奇怪的,但是却会让他莫名放松的蔺鸽主。

想着想着,一抬头,景琰才发现已经到了自己的树底下。伸出爪子飞速的爬上去,刚刚站到树洞口就听到身后一阵扑棱声,他不回头都知道是蔺晨又跟上来了。

“琰琰我帮你找松脂?”蔺晨有点敏锐的察觉到了景琰似乎有点不开心,说话也有些小心翼翼的。

“蔺晨。”

“啊?”

“你喜欢我么?”

“……啊?”

“还是更喜欢你的那些小美人儿?”

“……啊……”

“想好了给我答案,好吗?”虽然说的是疑问句,但是景琰似乎并不打算给鸽主留逃避的余地。

蔺晨有些呆的看了景琰一会儿,琰琰没回头,自己一步一步的进了洞去,背影都没有丝毫的过往轻松感。

————

“琰琰,琰琰!”

扔下话后就在洞里烦躁打滚的景琰抬起头,有一会儿功夫了,大概是蔺晨来送松脂了吧?

“琰琰!不用考虑了,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156)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