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食味 之尾声

黄桃罐头:

尾声

1939年冬,香港。

原田熊二的下榻酒店附近,阿诚拿望远镜仔细看了看那已经紧盯几日的窗口,里面能清楚的看到那个矮小的身影在打领结换西装,“目标明天的飞机,我们待会儿必须行动了。”

“你来动手,我配合。”明楼不以为意的把手中的报纸翻过一页,对于阿诚的组织能力和行动能力表示完全放心。

“狙击骚动太大,稳妥起见,还是近身。”阿诚放下望远镜,脑中略微思索了一下,“不出意外的话,一个小时以后他会去餐厅吃饭,最佳时机是在盥洗室动手。”

“不错,他的手提包一定会随身携带,这倒是方便了我们。”明楼点点头,对阿诚的分析布局表示赞同,“就是委屈你一会儿扮清洁工人了~”

“长官更委屈。”阿诚眨眨眼,“还要去勾搭美女,劳心劳力啊。”

“没规矩。”明楼笑笑,拿了报纸拍了下阿诚的肩膀,“等这一行动结束,我们就可以回上海了。”

“……”

“怎么?”看着阿诚微微皱着的眉头,明楼心中了然,“近乡情怯?”

“我是替大哥你担心。”阿诚放松自己坐到客房沙发上,摊开手脚,“大姐那儿你自己想想怎么交代吧,哦对了,还有你带坏我的份儿。”

“这还不好办?”明楼满脸无辜的逗阿诚,“你跟着我去小祠堂里跪一晚上,就什么都了了,大不了让大姐再抽几鞭子嘛。”

“我跟你说正事儿呢!”阿诚不满的踢踢腿,怎么听都觉得明楼在说跟大姐摊牌的问题。

“我说的就是正事,你想到哪里去了?”明楼脸上正经,手却不老实的牵住了阿诚的手,“国难当前,自然是顾全大局为先。”

“嗯是啊,大局为先~”阿诚扭头有点幸灾乐祸的看明楼,“大姐要是知道你顾大局的去当个汉奸,估计家里要翻天。”

“翻天还跑得了你?”明楼站起身,握紧阿诚的手,“咱们两个,有一个算一个,大姐得挨个收拾。”

“榴莲酥。”

“……什么?”明楼难得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看着思维跳跃的阿诚。

“对面蛋糕店里刚出炉的,头一份儿~”阿诚闲着的那只手摸过一个包装很精致的纸盒,“外加你的道具。”

难怪房间里一直一股怪味道……明楼扭过头看,那盒子旁边还有支含苞待放的玫瑰花。

“这算报复?”明长官有点哭笑不得,打包榴莲酥来坑自己就算了,连那好看的玫瑰也要沾一枝榴莲味。

“职责所在。”阿诚微笑着起身,不容反驳的把那盒子推给明楼,“或许那会是个喜欢榴莲味道的女孩呢。”

“喜欢榴莲的男人还差不多……”

阿诚只当听不到,自己打开盒子私吞了一个,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拿了一块塞进明楼嘴里,随之手里又举起了望远镜,“下楼了……准备吧明长官。”

明楼抿着嘴摇摇头,手指点点阿诚的鼻尖,“越来越没规矩。”

“荣幸之至。”阿诚眨眨眼睛,一手抱过明楼的厚风衣,一手拿过公文包与玫瑰花,身子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长官。”

明楼咽下嘴里最后一口,深呼了口气,自行上前,伸手握向那门把手。

一门之外。

三千繁华世界,半步修罗地狱。

————正文完————

是的~没看错呦,食味正文完结啦!接下来的情节剧里已经很详细了,不再赘述。

后续番外应该有,不过篇幅和篇数不确定(ノ≧ڡ≦)

于楼诚而言,家国大义面前那样无关风花雪月的爱情,终会被岁月铭记。无论波澜不惊抑或壮阔,都是不白活一世的潇洒。所以不用惋惜,不用叹息,时也命也,慎始,善终。

最后借用一句很喜欢的歌词来做结尾~

何必回头伤往事,

且把风流唱少年。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