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谭赵】同居三十题

黄桃罐头:

同居三十题(24--26)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好好的一个轮休日,赵启平一大早精神百倍的跳下床,拉开窗帘往窗台上一趴——

“嗷!!……”

谭宗明睡梦里就被一声狼嚎惊醒,人还没彻底清醒,手上已经开始在身子四周乱摸——没办法,自从有了小赵医生这个小朋友,小磕小碰的突发事件发生率直线上升,搞得他这么一个多年处变不惊的人都养成了条件反射。

摸了一大圈,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对,谭宗明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眯着眼睛四处看。用赵启平的话来说,土壕的床太大,滚一圈都不到头,摸不着人只好用眼睛找了。

赵启平趴在窗口,望着外面比沙尘暴还要让人崩溃的雾霾天不停的哀嚎,说好的今天要去游乐场疯狂一天的,这样的能见度,过山车海盗船全都泡汤了!

谭宗明却是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昨天晚上看着小赵医生兴奋的规划着游乐场一日游,眼睛都亮的要发光,他实在是不忍心开口打击,但是作为一个不惑之年的老男人,游乐场的设施可完全不是他的适用范围。

“今天干嘛?”赵启平蔫搭搭的走回来,吧唧一下扑倒在床上,说话都有气无力,“拒绝……活动一天……”

“想什么呢!”怎样都可爱的赵启平简直让谭宗明爱得不行,他伸手碰碰小赵医生的耳朵,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就清晰可见的红了起来,“读书,看电影,吃饭,聊天,怎么不能消耗这一天?”

赵启平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眨眨眼。这些事他之前从来不屑用来消磨时间,不是因为无趣,实则因为无聊。那时候他总喜欢在酒吧里燃烧释放,适当放纵来让自己能更快的疲惫入睡,然而遇到谭宗明以后,他却突然觉得这样的行为似乎有些无味。

和爱的人一起读书,一起看场电影,一起吃顿美味的饭菜,一起相偎而眠……想着想着赵启平才突然发觉,自己仅仅是设想了一下,竟然就开始觉得这些事情是如此美好,就连窗外的恶劣天气好像都可以不再去在乎。

果然,和对的人做什么都是可爱且喜爱的。

赵启平美滋滋的想着,扑上去在谭宗明唇上舔了一下,撩完马上跑。

天气什么的,见鬼去吧!

25 喝醉

谭宗明极少会喝醉一回,习惯了自持的他总是会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清醒度,来在合适的场合及时掌握主动权。

除了多年以前,刚知道自己性向的那会儿。

“你那时候痛苦过吗?”咬着肉串的谭宗明难得说话含糊不清的表达着,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这样的谭大鳄可都是难见一回的。

时间倒回一个小时前。九点才下班的赵启平费劲巴拉的刚回到别墅,就看到谭宗明带着大厨在花园里BBQ,老远就烟雾缭绕。

“啧~污染环境。”小赵医生口不对心的讨伐着,却是迅速洗了手跑进花园里,迫不及待的拿了盘子迅速走了一圈,登时就放满了一盘的烤羊肉烤大虾和蔬菜串。

然后吃着吃着,话题不知怎么的就被喝着啤酒的谭宗明给拐到了这个话题之上。

“也许……有吧。”赵启平塞了满满一嘴的肉,“不过那时候已经在医学院了,大概,还是可以接受的。”

说实话,医学院的学生对于人体构造还是比一般人要看得清,某些方面也更加开放和包容,所以在一刹那的惊惧和几天的思索以后,他就迅速的接受和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而于他而言,其实更为难以迈步的是对父母的坦白。

“瞒不住,也不想瞒。曾经想着走一步看一步,结果还是一醉之下豁出去了,说就说了。”

谭宗明醉眼迷离的看着同样脸色通红的赵启平,他其实不是一个好酒量的人,这一晚也并没有想醉倒,只不过就着赵启平越来越多的掏心话,不知不觉就甘愿让自己沉醉在了酒精里。

放纵一回也无妨,反正身边是他。

且赢取升平快乐,又何辞醉玉颓山。

26 穿错衣服

喝醉酒的后遗症就是头疼加迷糊,一大早连赵启平的穿衣洗漱外加早安吻都没被折腾醒的谭大鳄,最后是在魔音催耳的手机铃声中险些抓狂的。

直到坐起身来,谭宗明还觉得好像是在梦里。自己的手机铃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赵启平这小子换成了他的特色笑声,睡梦里咋一听到谭宗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昨晚喝的太多,都忘了今天上午还有个公司会议。几乎每次都是早到的谭大鳄看着那钟表指针无辜的定格,急火火的下床翻衣柜。落地大衣橱里从前都是一排过去整整齐齐,不过现在经过赵启平的扫荡以后,简直就像灾难现场。

估计这小子以为今天自己不出门,所以就由着性子胡闹了。

安迪等了又等,几乎都要以为老谭会打电话来取消这次会议的时候,气喘吁吁的谭大鳄快步出现在了走廊里,头发还略微有点不服帖。

“咳……”看着安迪有一刹那失神的盯着自己,谭宗明有点不自然的捏了捏手指,清了清嗓子,“开始吧。”

一整个上午,安迪都在会议进程的间隙里偷瞄谭宗明,要不是早就互相知道底细,谭宗明甚至都要以为这位精英大美女是对自己有意思了。

好不容易结束了累心的分析会,待到下属都离开后,谭宗明放下水杯松了口气,舒舒服服的把右腿翘放在了左腿之上,状似不经意的笑了笑,“怎么,今天我有什么惊人之处?”

“……”安迪欲言又止的又看了他一眼,好半天才有点迟疑的开口,“老谭……你是不是……胖了?”

谭宗明脸色一僵,瞬间有摸一把自己脸的冲动,“有,有那么明显?”

说着谭大鳄低头沉思,不经意间扫到了自己的衬衣——

扣子系得紧紧的,有几颗看起来几乎要崩开,要不是外面休闲西装稍稍掩着,大概今天的谭总就要走光了。

谭宗明瞬时对自己无语,这件,似乎是赵启平的?!

“对……最近,咳,伙食不错。”谭大鳄脸上保持着微笑,心里却有些想把小赵医生拎来揍一顿。

“小心赵医生嫌弃你~”安迪忍不住笑,心情看起来挺不错,“小男朋友都是喜欢漂亮事物的吧。”

谭大鳄一口老血憋在心里,简直有苦说不出,当下绝定揍人计划回去就要实施,今晚,立马。

远在市区中心六院的小赵医生喷嚏连连,心里还喜滋滋,大概是他家老谭又念叨着想他了?

嗯~

隔空交流的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

评论

热度(152)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