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竹马竹马 十四

黄桃罐头:

chapter 14

小饭店的隔间里,李熏然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热气腾腾美味佳肴,嘴巴里忍不住要流口水。小猴子急火火的翻书包,最后从那最里层的隐藏小袋里掏出一小叠毛爷爷,兴冲冲的塞进他哥手里,“凌伯伯说了,这叫寄养费~”

凌远忍不住乐,心里猜想这八成是熏然父母和自己养父给的,想托他照顾熏然的同时,也改善改善自己的伙食。凌远也没当面推脱,只笑眯眯的接了过来放进牛仔裤口袋里,琢磨着等熏然回去的时候给换成特产和书本带回家。

熏然交接了对他来说可大笔的钱财,心里美滋滋的觉得成功完成了任务,于是轻松的把外套一脱,作势抡起胳膊大吃一场。

凌远也不着急自己吃,拿了自己的小碟子给熏然挑鱼刺,剔好的鱼肉就放进小碗里,浇上酱焖鱼的汤汁,递给臭小子吃。回头又拿了熏然空着的小碗,给他盛那刚端上的海鲜疙瘩汤。

“哥~你也呲……”李熏然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趁着空隙举着筷子含糊不清的对他哥嚷嚷,然后因为差点把饭喷出来,又立马低了头捂嘴巴。

“你好好吃就行,哥都吃习惯了。”凌远心情很好的揉揉李熏然的头发,其实他也多是吃食堂的,那里的饭菜滋味当然比不过饭店里的美味,不过熏然在身边,凌远倒觉得看着他吃得香,自己心里更是开心。

李熏然舀了几勺汤,伴着嘴里的饭一起咽了下去,然后急急的抓过凌远的小碟子,把里面的鱼刺倒干净,站起身来去够那桌子另一头的香菇油菜和糖醋排骨,小时候他就记得,这几道菜是他和他哥都喜欢吃的,“哥~你快吃啊~”

凌远顺手接了过来,低头尝一口,果真味道比自己刚吃起来更好。李熏然呲着小牙特高兴,就着米饭吃菜叶,把那还余了大半盘的排骨都留给了他哥。

吃过了饭,天已经黑透了。校园周边都是练摊的小夜市和招揽生意的大排档,连带便利店小饰品店甜品站的人流都多的很,大多都是未回家探亲的学生们。李熏然从来不知道大学的周遭是这样的热闹场景,很是兴致勃勃的拉着凌远的手晃来晃去,几乎每个小店都想跑进去瞧一瞧,在那成群的成年学生里,小小个子的李熏然和瘦瘦高高的凌远倒是自成一景。

一直逛到九点以后,李熏然才举着他哥给买的烤鱿鱼和关东煮,心满意足的边走边吃着回了凌远的宿舍。

因为是年头有些久远的宿舍楼,所以凌远这间房里并没有洗手间,而是在那走廊的另一头,有公共的水房和厕所。凌远陪着李熏然洗漱完毕,又给他换了自己的大睡衣,然后就揽着小猴子舒舒服服的躺去了床上。

李熏然很久没有和他哥躺一张床上过了,这会儿开心的不行,仗着人小占空少,还在床上翻来滚去的闹腾着玩,凌远一眼顾不到小猴子就撞到墙上一下,险些磕了头。

“再撞就更傻了~”凌远笑眯眯的嘴上取笑着李熏然,手上却伸过去替他挡在头边,还顺势揪了皮猴子耳朵一下。

“傻就傻嘛,反正哥又不嫌我~~”李熏然拉长了声音哼哼,撒娇模样的踢踢腿,趴在凌远胸口蹭一蹭,还使劲的嗅了几下。

“属小狗的么?”凌远笑得不行,也不嫌臭小子压得慌,手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拍他后背,像小时候哄小熏然睡觉一样。

“哥?”

“嗯?”

“你为什么要学医啊?”李熏然抬起头,借着微弱的月光去看凌远的眼睛,“因为要当医生吗?”

当然是啊……凌远心里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他从小就被生父抛弃,生母又身患重病,就算在凌院长的照顾下硬撑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无力回天。这件事在凌远心里是个永远的伤疤,他不怪医生,却也不知道应该怪谁,只是自那以后,从医在他心中就成了一个理所应当的理想,不止为了挽救更多像他母亲一样的病者,更为了成为一个像他的院长养父那样的人物,医者父母心。

只是如今熏然问起来,凌远却突然有些恍惚,这样的理所当然自然是好,可是偶然想来,却似乎又从来没有仔细考虑过,他凌远自己的心愿和意志又在哪里。

“哥一定会是个最好的医生~”李熏然复又趴回凌远胸口,轻声的说着,好像怕惊了他哥的思绪一样。

“是啊……哥也觉得是。”凌远笑笑,自我安慰的呼了口气。其实琢磨那些如果的事又有什么意义?既然选了这条路,那就不要回头再想,好好的走下去就是了。

李熏然咯咯笑,舒舒服服的又躺回了枕头上,伸了爪子在空中乱抓。

“那你呢?”凌远扭头看过去,拿了床头的花露水又洒了几滴在床头,就怕夜里还有蚊子,“然然长大也要当警察吗?”

“不要!”

李熏然一口否认,对于凌远来说,可能子承父业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个最好最合适的结果,然而在李熏然这里,他爸李队长绝对是一个反例。

“才不要当警察!受够了……”

李熏然小大人一样嘟囔,惹得凌远一阵笑。“为什么?你不是喜欢那身衣服?”

“那是小时候~”李熏然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双手托腮,“那时候不懂事!”

你现在也不懂事……凌远在心里暗暗说着,可是没敢说出口,不然大半夜的这臭小子又有的闹。

评论

热度(135)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