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31

对……我终于受不了罗马数字的折磨了……

被自己坑的都要看不懂是哪章了……咳!

("▔□▔)

✧✧✧✧✧✧

“大白~”小波斯猫声音好听的很,别号“大白熊”的凌远停下脚步,爪子揉揉小猫,“饿了?”

小波斯眯着眼很享受的被大白熊揉几下,发出相当舒服的呼噜呼噜声音,凌远耐心的等他开口,低下头去蹭小波斯的耳朵。

梁萌萌正满世界的蹿着找食物,从那新开的洞口里刚冒出头来,就看到一只体型硕大的白色犬种站在面前,身旁还有只小小的猫儿,看向自己的眼睛都不一样颜色。

“有妖怪呀!!嗷——”

半小时后,急急赶来处理了善后的护林员把这一众大仙儿都给请进了森林小屋里,跟着的还有来看热闹的小橙汁儿和小阿诚,沈剑秋纯属于被硬拉来的,而不想凑热闹的明大蟒脸皮很厚的直接把小金毛就托给了一脸苦大仇深的沈云豹。

小阿诚才刚换了几颗牙,最近吃到了许多从前不能吃的好东西,心情相当不错,这会儿乖乖的趴在角落里,和沈云豹一起好奇的看着屋子中间那体格对他来说相当庞大的一只大狗,和那个跟然然长得有几分像的小白猫。耐不住寂寞的橙汁儿则是慢吞吞的晃着小脑袋颠颠的在屋子里溜达来溜达去,时不时的还停下来呆乎乎的仔细观察着。只有梁萌萌,此刻一脸防备的缩在墙角,感觉时刻准备逃跑。

“西边来的啊?”护林员看着大白熊那一身的好皮毛,十分想上手摸一摸,不过看着旁边那小波斯的表情,总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动了手,这小家伙保不齐会扑上来咬一口。

凌远温和的点点头,爪子又把身边的小家伙护得紧了些。小波斯猫赵启平倒是没有那么多心思,转着小脑袋看看小阿诚,又看看黑白色的那家伙和身旁那大云豹,再扫一扫梁土拨鼠,伸出小舌头舔一舔爪子。

“森林里随便住啊~”护林员很是热情的招呼着,“反正这里大的很,喜欢就留下来。”

大白熊伸了前爪搭了护林员手一下,以示谢意,一旁的小橙汁儿听到又有新伙伴住进来,兴冲冲的凑上去围观小波斯猫,本身只有黑白色的他对于彩色就很是敏感好奇,这会儿来的这个新朋友,居然眼睛都是不一样色彩的啊!

赵启平显然对于只有黑白色的橙汁儿也好奇得很,连小阿诚靠近都没发觉,一回头看到吐舌头的小金毛就在眼前,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好在一旁的大白熊跟的紧,才给及时拦截了一下。

护林员兴致勃勃的拿了图纸,一边比划着一边带了大白熊和小波斯出去挑选新家的地址,梁萌萌趁机蹿出屋门就一溜烟的跑走,橙汁儿歪着小脑袋也想跟着去,被沈剑秋给拦了下来,“不要乱凑热闹,走,一起送阿诚回家~”

思索了一下觉得小白猫可以改日再看的橙汁儿,乐滋滋的点着头跟着沈云豹出了小屋,身后小阿诚欢快的小跑着,带起不少尘土。

半途中,沈云豹远远看到胡八一在林子间扑腾着飞来飞去,似乎焦急着的模样,那另一边……好像荣石?

有些搞不明白的沈剑秋摇摇头,也没顾得上想明白,还是先把身后这两个小祖宗安顿好了事大。

明楼有点焦躁的伸头在洞口左右观望着,树上的鸟叫声都让他不由觉得聒噪。

“怎么都跟蔺晨一个样!吵死了……”

忽然,不远处草丛里有些微微的响动,明楼耳力视力超群,一望去,果然是沈剑秋带着小家伙回来了。

明楼忽的一下缩回洞去,风动间,半点痕迹也没留。

————

下午有个会议,所以提前码出来发啦 (*≧▽≦)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X

“琰琰!不用考虑了,我喜欢你!”

景琰呼啦一下推开树洞上的小木门,就看到蔺鸽主非常兴奋的冲着自己的小树洞嚎,“琰琰!我喜欢你!”

“……”

“琰琰你高兴呆了?”蔺晨叽叽喳喳的凑过去绕着景琰打转,也不顾树枝的粗细,每每将将要掉下去的时候就开始拼命扑棱翅膀。

“认真的?真心?”琰琰有点担心又有点疑惑,蔺晨总是这样一副吊儿郎当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他说出的话,也永远让自己觉得轻飘飘的抓不住。

“当然!”蔺晨举着翅膀拍胸口,眼睛里的光亮闪闪,“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最喜欢你!只喜欢你!”

蔺晨一嗓子嚎得太高,树下草丛里顿时钻出一堆小脑袋挤着看热闹,粗粗一眼看过去,小兔子小花栗鼠小猴崽一应俱全。

琰琰脸一红,扯着蔺鸽主的翅膀拖进洞里,顿时重心不稳的鸽主差点一头栽倒,掉下树去,吓得树下的小动物惊呼一片。

“你的小美人儿呢?”进了树洞里,琰琰坐在小木凳子上,爪子抱着一颗松果挠啊挠,心里还是不能安定。

“咦你就是小美人儿啊!”蔺晨笑容灿烂的跑过来,吧唧一下靠在琰琰旁边不动弹,“你刚来这里的时候我不就这么叫过你?”

“别扯其他的,正面回答!”琰琰听了想要炸毛,因为想到当初的事,小脸不由自主的又红了起来。

“你就是最好的啊~”鸽主一脸理所当然的抬头看景琰,“什么都是最好的,连喜欢我也是~”

“谁喜欢你!”脸色涨得通红的琰琰拿了松果砸蔺鸽主,“自作多情!”

“嗯对啊~我就是自作多情啊,从第一次见你就是!”被松果扫了脑袋一撮毛的蔺鸽主毫不在意的笑嘻嘻,“可喜欢你了!”

“那你还去见美人儿!还说什么是好礼物!”豁出去的琰琰干脆一股脑都倒了出来,小爪子踩着蔺晨的爪子不放,还不解气的左拧右拧。

“那是……那是以为你不喜欢我啊!”蔺鸽主一脸委屈,“谁让你老嫌弃我……喊你美人儿你还拿松果壳扔我……那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去找其他的……”

哎哎?琰琰眨巴眨巴眼,为什么听起来好像都成了自己的错?

蔺鸽主不失时机的蹭过去,“早知道琰琰也这样喜欢我我早就表白了!”

“谁让你那么不正经!还讨嫌!”琰琰嘴上嫌弃的说着,爪子却不由自主的松了下。

“哎呀呀这是风格呀!”蔺鸽主一脸豪放的甩了下脑袋,险些把自己给一跤绊出去。

“……”

琰琰小爪子捂脸,真不想承认我认得他!

不远处的山丘之上,一只体格匀称又好看的比利牛斯山犬慢悠悠的迈着步子往这片丛林里走来,身旁还跟着一只还未成年的波斯猫,一蓝一琥珀的眼睛像宝石一样魅惑又漂亮。

“大白~”小波斯猫声音好听的很,别号“大白熊”的凌远停下脚步,爪子揉揉小猫,“饿了?”

————

我院长和嗲赵出场了!

嗷!!

激动的跑圈!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VII

“景琰,松香。”

小松鼠琰琰刚走进洞两步就听到明楼有些迫不及待的声音,稍稍一愣。

“小崽子被蚊子咬啦~”蔺鸽主很是殷勤的凑过去,翅膀指指在地上打滚挠痒的小阿诚,“难受着呢!”

“呀!”琰琰几步跳过去,小背篓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凑近前去看,小金毛一脸不开心的在地上左滚滚右滚滚,小肚子上红红的肿包瞧着痒得就难受。

“松脂倒是可以驱蚊。”琰琰大概明白了明楼刚才那句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皱了皱眉头,“那个我过会儿送过来,不过阿诚这肿包还是得处理一下。”

“对对对,处理一下。”蔺鸽主摆了个相当风骚的姿势,得意洋洋的看着明楼,“明大脸快看看!还是我家琰琰有办法吧?就你那笨得要死的方式,差点就——”

“小美人儿?”明楼甩甩尾巴,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对面的鸽主立马就泄气皮球一样气势呼的一下弱了下去。

“什么美人儿?”琰琰正仔细看着小金毛被咬的状况,不经意的随口问了句,结果半天没听见回音儿,一回头,就看到鸽主正挤眉弄眼的瞪明楼。

“蔺晨?”

有点凉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蔺鸽主突然一凛,扭头就看见景琰有点生气的脸出现在一旁,心里咯噔一下。

“琰琰~~”

“等会儿,我马上回来。”景琰不理讨好脸的蔺鸽主,跟明楼打过招呼以后,就有些气呼呼的背着小篓往外走,经过蔺鸽主时还不忘使劲踩一脚。

“哎琰琰!琰琰!”蔺晨急得跳着脚拍着翅膀喊,一路追在景琰后头,还趁着间隙回头甩明楼一个大白眼,“明楼你等着!”

景琰出了洞口就往不远处的山坡那里走,不算高的小草坡,旁边还有条小河沟,蔺鸽主呼哧呼哧的努力跟着步子有些快的景琰,想说话可看着景琰板起来的小脸,又有点心虚。

水边阳光下,一小丛绿色的植物长得正好,叶子看起来脆生生的,顶上刚开出淡玫色的小花。景琰走到近前,小心的釆了一株,放在自己的小背篓里。

“琰琰我帮你!”鸽主赶紧开口献殷勤,结果被小松鼠冷冷看了一眼,翅膀伸在那里不尴不尬。

“蔺晨!”景琰鼓着脸很不高兴,“又出去见你的小美人儿是吧?看不够是吧?”

“不是不是琰琰你别急啊,其实是明楼他夸大其词你误会了,其实是——”

“不听!”景琰绕过他快步往明楼洞口跑,愣神之后的鸽主赶紧一个趔趄往回跑,翅膀扇得都要起飞。

“琰琰啊——”

“见你的小美人儿去!”

小阿诚滚了一会儿,有点累累的趴了下来,小舌头伸在外头呼哧呼哧的喘得厉害,又热又着急。

明楼身子盘起一圈圈来,给阿诚尽量腾开大一些的空间,帮不上忙的明大蟒有些不爽,又有点挫败感,脸色也是难看的厉害。

“阿诚!”飞快的跑进洞的琰琰声音挺欢快,把不太舒服的小金毛也感染的突然心情好了起来,抬头期待满满的吐舌头,小爪子拍拍打打。

“八宝景天~止痒的。”琰琰拿过刚采回来的那株绿叶植物,把成片的叶子掰开来挤出汁液,将那湿乎乎的叶子放到小阿诚被蚊虫叮咬的地方,又安抚的摸摸小崽子的脑袋,“一会儿就好了。”

“咳!琰琰~给我也来点儿呗?”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VI

“我去!明楼你大爷的!谋杀啊?!”

小金毛懵懵懂懂抬头看,就见突然出现在洞口的蔺晨大喊了一声,然后飞速抖着翅膀往过跑,半途还一个趔趄差点摔跤。

“明楼!”蔺鸽主勉勉强强刹住车站定了就把吐舌头的小阿诚一把薅出来,上下左右的看了一个遍,“有没有蟒性!还有没有蟒性!昂?!”

明楼冷冷看他一眼,效果如同机关枪扫射,感觉自己此时深明大义形象伟岸的蔺鸽主一哆嗦,又努力的把身子挺得直直的,把小金毛往身后一推,开始给明大蟒上思想政治教育课。

“你看看你看看,阿诚可是你养大的!”

“啊虽然说小崽子现在也不大,但好歹是条小狗命吧?怎么好意思吃!”

“啊你还用你那绞杀式!阿诚才多大点儿?!”

“说你呢说你呢!明楼你大爷的不要装聋作哑!”

“聒噪!”明楼突然蹿起来吓了振振有词的蔺鸽主一个瑟缩,接着探头过去和对此情此景有些犯懵的小阿诚来了个对视,“阿诚~来。”

“来什么来!明楼你还想让我目击你犯罪?!”蔺鸽主一嗓子喊出来,啪叽一屁股坐那里不肯起来,死死的挡住小金毛,“告诉你!休想灭我的口!”

然而双方实力对比实在悬殊,蔺鸽主唠唠叨叨间就居然感觉身后一阵风声,小阿诚就突然出现在了眼前——坐在明楼脑袋上还嘻嘻笑。

笨死你啊!蔺鸽主心里捶胸顿足,只能继续色厉内荏的和明楼怒目而视,“信不信我喊琰琰来!”

嗯?明楼突然脑袋上小灯泡一亮,“月半鸽主快点儿!把你家景琰喊来议事!”

“呦!月半楼你越来越猖狂了!我家琰琰凭什么你想见就见!”

“你去不去?”

“不去!”

“再问一次!”

“就不去!”

“蔺合鸟!信不信我把你私会小美人儿的事儿曝光?”

“……月半蟒你不要脸!”

蔺鸽主气哼哼,终于还是没办法的一步三回头去了洞口,然后扯着嗓子冲外头嚎了好几声以后,飞速的奔回了洞里去视察情况,生怕一个不留神明楼这个冷血杀手就把小金毛给吞吃了。

明楼暗自翻个白眼不理他,自己用冰凉凉的身体给小阿诚被咬的红肿处降温止痒,不过看起来收效甚微,小家伙依旧有些急躁的抓抓挠挠,亮闪闪的眼睛里都窝了一包泪花,委屈的小模样看得明楼有些心疼。

蔺鸽主操心老妈子一样的转了n个圈,才忽然福至心灵的看懂了原来阿诚是被蚊子咬到了,而笨手笨脚,啊不对,没手没脚的明楼正一个头两个大的蒙古大夫一样在一边瞎帮忙。

“哎!”蔺鸽主第一百零一次叹气,“月半楼啊月半楼!真是没眼看啊!”

等待的时候总是觉得时日漫长,明楼觉得自己都要等化掉的时候,景琰终于背着小篓出现在了洞口的逆光里。

“琰琰!”鸽主一声腻死人的喊叫,扑棱着翅膀飞速冲了过去。

“嚎什么!”景琰瞪他一眼,刚刚正在树上望远,这月半鸽子一声嚎他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景琰,松香。”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V

排骨汤香喷喷的好喝得很,护林员自己盛了一碗烧排骨,坐在小几前的椅子上边吃边逗两下小金毛,小阿诚吃得蹭了一脸的肉汁还兀自不知,吃到尽兴小爪子还伸去小盆里捞啊捞。

明楼在不远处一角看着这和谐无比的场景,总觉得哪里碍眼的不行。

“你干嘛?”看着忽然间飞速游过来的明大蟒,护林员没留神差点一口骨头卡嗓子里。

“肉。”明楼尾巴拍拍桌角,眼神示意那锅里还温着的肉骨头,眼看着口水都要流下来。

“!”护林员眼睛瞪老大,“明楼你都多肥了还吃!再说你不是一向不吃熟食的?嗯?脸呢脸呢?还要不要?!”

“闭嘴!”被刺激到了弱点的明大蟒怒目而视,连攻击姿态都要摆出来,“肉!”

“这里——”默默观战了一会儿的小阿诚爪子推推明楼,成功的粘了明大蟒几爪肉末汤水,“这里呀~”

看着努力把肉汤盆往自己跟前推的小阿诚,明楼顿时心里就软成了一片,不由得就放低了身子轻声细语,“阿诚乖,自己吃。”

小金毛眨眨眼睛,低头认真的舔了几口肉汤,然后抬头看明楼,好似在示意着,看呀我在认真吃呀~

和小阿诚对视良久的明楼突然心情就很好,顿时感觉世界无比美好,于是也就不介意护林员胆大妄为的举动,把小金毛一寄放,自己溜去丛林外头捕猎了。

而小屋里的小阿诚,在护林员排骨汤和白果杏仁糖的诱惑下,也就暂时忘记了离开的明大蟒,欢欢喜喜的玩闹了许久。

临近傍晚时,吃饱喝足的明楼才悠哉悠哉的回了来接小金毛,这一顿饱餐餍足,估摸着又有几日可以消耗了,倒是不用再在热天里奔波去狩猎,虽说这夏末了天气不再热得难受,不过对于明楼这样受不了极热和极冷环境的蟒来说,能不顶着大日头出去还是不出去的舒服。

夏末秋初的晚间还是很舒爽的,明楼一路把小阿诚驼在身子上,听着黏人的小家伙奶声奶气的数着天上的星星,不时开心的爪子拍一拍,软软的也没什么力道。

小溪水也有些凉凉的,表层却还浸润着白日阳光撒下的温度,各色的游鱼自在的在水里摇曳生姿,小阿诚借着那一点月华和星辉,眼睛眨都不眨的低头看小鱼,溪流声落在耳朵里,和着蛙鸣兽语,像林间奏鸣曲一样悦耳动听。

夜幕降下,带着满天星星饼干糖一样的甜香,明楼盘起一圈圈,像堡垒一样守在洞口,小阿诚睡在明楼身后,小身子起起伏伏暖乎乎,呼吸间都是甜甜的奶香气。

第二天清晨,明楼才刚睁开眼,就觉得身旁的小阿诚一阵不安生,小身子动来动去的,转头一看,小家伙眼睛都没睁开,小爪子却抓抓挠挠的乱扑腾。

“阿诚?”明楼心里担心,小声的喊醒了睡着还一脸不开心的小金毛。

“痒~~”小阿诚软绵绵的睁开眼睛,哼哼唧唧四脚朝天委屈脸,“痒~”

明楼低头一瞧,就见小家伙脸上被蚊子咬了肿肿一个包,再仔细一看,那肉肉的小肚皮上也是几个小肿块,看着就难受。

啧!这可怎么办?明楼有点头大,他一个冷血动物又一身的细鳞,蚊子从来都不近身,没想到这夏末正厉害的一波蚊虫,倒是把小阿诚给搅扰了。

“阿诚不着急啊~”明楼有些心急,看着扑腾的难受的阿诚心里更是焦躁,想来想去,不然,他自己来试试?

想罢,明楼就移动了身子,凑近过去把小阿诚一圈一圈松松的缠绕了起来,用凉凉的体温给小阿诚那被咬的红肿包块增加了些舒爽,再稍稍用力一紧,准备用鳞片帮小金毛蹭一蹭——

“我去!明楼你大爷的!谋杀啊?!”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IV

无暇理会聒噪的合鸟主,明楼尽量不出动静的移动过去,低头去看睡得小爪子时不时挠挠抓抓的小阿诚。

“完完整整给你带回来了~”护林员斜眼,“再晚一会儿你是不是要千里追杀了?”

明楼不理这几个取笑自己的,自顾自的低头轻轻蹭蹭小金毛的小耳朵,又碰碰小家伙肉乎乎的小肚子,“阿诚~”

微微睁开眼睛的小阿诚似乎有点不知身在何方,不过在看到明楼的一瞬间便咧开了嘴巴,笑~

“回家啦!”

明楼转身准备好,示意护林员把阿诚抱到自己身上。哪知道护林员一收手,把阿诚牢牢的抱回怀里,“先去我那里!”

安置好森林小屋里的东西,又放好了车子和买来的货品,护林员支好锅子,开始收拾那排骨段儿。

明楼一脸不屑的盘在一边,对于护林员夺蟒所爱的行为非常的不满,不过在对上一旁蹦蹦跳跳伸爪子闹腾的小阿诚时,立即又恢复了那温和的表情。

那边的热水已经烧开,护林员把葱姜片和剁好焯过水的排骨段儿一齐放进锅里,咕嘟咕嘟的煮了起来。

“咚咚~”

忽然有敲门声响了起来,护林员探过头一看,小橙汁儿正背着个小竹篓,小爪推开了小屋门。

“橙汁儿!”小阿诚很开心的跑过去,亲昵的和橙汁儿蹭蹭小爪子。

“我来拿苹果呀~”小橙汁儿一脸憨憨的可爱模样,两只小前爪探起来摇啊摇。

“等着啊~”护林员揉揉橙汁儿软乎乎的小脑袋,跑去把那一大袋子苹果拖出来,仔细的挑出了五六个又大又圆的,一一放进了橙汁儿的小背篓里,又顺手将一包新买的奶酪和一块羊肉放进去,“都送你啦,好好背回去啊,可别掉喽~”

橙汁儿笑嘻嘻,使劲的背着小背篓转身慢慢走,小阿诚欢快的和他告别着,后面还传来护林员操心的声音,“橙汁儿慢点儿!吃完了再来拿苹果啊……”

橙汁儿有些费力的背着小竹篓走啊走,刚淌过一条小溪流,抬头一瞧,就看到前方的小坡上沈云豹正全神贯注的看着他,生怕出一点纰漏。

“剑~球!”

小橙汁儿开心的喊着,晃晃悠悠歪歪扭扭的小步要跑过去,沈剑秋几步跳跃到他面前,低头蹭蹭熊猫小崽儿的小耳朵。

“来,回家。”

锅里的排骨渐渐炖得软糯,咕嘟咕嘟的沸腾出了一锅香浓好闻的肉汤,刚刚还在明大蟒身上蹦来跳去的小阿诚这时倒被这好闻的肉香味吸引,不由自主的蹭过去,跟在护林员脚下跑来跑去。

明楼阴着脸表示不满,可是又不舍得冲饿肚子的小阿诚发脾气,只能偷偷的找机会怒瞪护林员。

无辜的护林员只当看不到,盛好了炖的香喷喷的排骨汤,挑了最软烂的肉块儿,切成了小小的一段段泡进汤里,弯腰抱起了小阿诚,放他在一旁小几上舔汤吃。

弥漫了一屋子的排骨香围绕着明楼,月半蟒看着小阿诚那兴奋的小吃相,再闻闻这肉汤的香气,猛然间觉察到,自己怎么突然如此想吃了!

打住!明楼,你可是一条蟒!一条有尊严又会捕食的野生蟒!

不可以轻易动摇啊!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III

想让诚宝宝走失的!你们都是坏人!hing~

才不会如愿呢<(`^´)> 

✧✧✧✧✧✧

市场规模很大,当然,对于一只刚刚换牙的小狗崽来说,更是大的出奇。

小阿诚紧紧缩在护林员怀抱里,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和熙熙攘攘的环境,一动都不敢动,老老实实的充当金毛玩具狗。

护林员正在摊位上挑着橙汁儿特意要的大苹果,一手抱着暖融融肉乎乎的小金毛,一手挑挑捡捡的拿着苹果往袋子里放,突然觉得手上有些湿漉漉的凉,低头一瞧,小阿诚正在伸着小舌头舔他手指玩。

“饿了?”护林员笑眯眯,拿着刚挑好的一只大红苹果给小金毛闻一闻,“要不要吃?”

“肉!”小阿诚眼睛亮闪闪,认认真真的念叨着鸽主教给他的那个字眼,“肉呀~”

“好,吃肉~”护林员挠挠那小耳朵,“一会儿就去买肉,都给阿诚吃。”

“不要!”小金毛翻滚了下身子摇晃小脑袋,“回去吃。”

“回去?”护林员转念一想,就知道小阿诚这是惦记着家里那条月半大蟒,可是又想逗弄下天真的小金毛宝宝,于是故作不知的说道,“在这里吃味道更好。”

小金毛眨眼睛,呆呆的愣了一会儿,低头,看准手指,咬~

“哎!”护林员被小狗崽不轻不重的咬了口,登时瞪大了眼睛装生气,“这怎么还咬人了?谁教给你的!”

“蔺晨~哥哥~”小金毛声音脆生生的卖鸽主,小表情里一丝愧疚都没有。护林员在心里捶胸顿足,之前只觉得小阿诚纯真又可爱,如今才看出来,这小家伙还真是明楼带出来的,一样的会耍无赖!

欲哭无泪的护林员认清了形势,终于又默默的揣上了小金毛,去隔壁肉铺子里挑肉块儿,虽然小阿诚新牙才刚出,咬不了什么硬东西,不过护林员还是很好心的想要给小家伙改善一下伙食,煮顿好吃的肉汤。

猪肉~羊肉~牛肉,再加上各色果子和零食,护林员又跑了趟鲜奶店去抱了大桶的鲜奶和奶酪,这才带上来回溜达的有些累的小阿诚,踏上了回归的路程。

林子尽头的路旁,明楼正在那里游来游去的焦躁不安,突然老远就听到鸽主在喊,“来啦来啦!明楼你家小宝贝回来了!”

明楼腾的一下直起了身子,顿时蹿高了一米多,差点和来不及空中刹车的蔺鸽主撞个正准。

“我去!明楼你赶着投胎啊!”

明楼这时候也懒得和多嘴的蔺鸽主计较,远远的直盯着那快速移动过来的小汽车看,直到车子开到了近前,才一脸轻松的迎了上去。

“啧啧,明楼你这造型不错啊。”护林员一下车就开始调侃风里吹了好久的明大蟒,还故意把睡着的小金毛抱个满怀不撒手,“老远的还以为林子里新开的雕塑呢,可生动!”

“那是那是!”蔺鸽主不甘寂寞的插嘴,“还一张怨妇脸~”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I

“阿诚~”护林员看着瞬间蔫成一团的小金毛,拿了蜂蜜果子逗他,“我们去城里买好吃的呀,一会儿就回来了。”

“呜——”小阿诚哼哼唧唧,扭头天塌脸看着明楼离开的方向,小爪子吧嗒一下搭在护林员手上,小脑袋耷拉了下来。

“阿诚你已经要长大了,不能这样。”护林员转过身去挡住小家伙的视线,抱着揉一揉,“阿诚都换牙了,已经不是小奶狗了。”

小金毛耳朵抖抖,抬起小脑袋认真的看着护林员。

“等会儿回来,你去把买到的东西给那条大脸蟒看。”护林员捏着他的小爪子鼓励着,“给他看看我们阿诚多厉害。”

被说得心绪波动的小金毛眼睛刺啦一下就亮了起来,也不像刚刚那么忧伤的小模样,尾巴有些兴奋的摇摇,这就想要跟着护林员上车去。

“来,我们出发!”护林员笑眯眯的揉揉小家伙肉乎乎的小身子,“明楼把你养的真不错,这沉乎的。”

小阿诚吐舌头,小爪子捂住眼睛哼唧哼唧两声,就顺从的被护林员抱上了车子。

“啧,把你放哪里呢?”上了车,护林员顿时有些傻眼,虽说两厢的小车子不算大,可是对于小阿诚这样才几个月大的小家伙来说,那简直就是庞然大物。放到车座上吧,那一遇到转弯和林子里的颠簸路,小家伙肯定就要咕噜咕噜滚团子了,可要是一路抱着一手开车,那可是既不安全又违反了驾驶规则的。

“要不给你做个小安全带?”护林员突然脑袋上小灯泡一亮,呼的一下想出一个主意来。

小半个钟头以后,被自制小安全带固定在汽车仪表盘旁边的小阿诚左动动右动动,小脸委屈的不行,“不——舒服——”

“乖~”护林员摸摸小家伙的小脑袋安慰他,“这样才安全。”

小金毛苦着小脸动小爪,老大的不乐意,从来都没有被这么固定在一处不让动,不开心!

“嘭嘭”

车门似乎被谁敲动了几下,护林员降下车窗来,就看到小橙汁儿正啃着大苹果,费力的踮起脚拍打车门,身后跟着一只精神百倍的沈云豹。

“早啊~”护林员笑眯眯打招呼,顺便把另一侧的车门打开来,让小橙汁儿凑过来。

“呀!”慢吞吞的爬过来的小橙汁儿一抬头就看到了一脸不开森的望着他的小阿诚,嘴里的苹果都一时忘了啃。

“橙汁儿~~”小阿诚哼哼哼。

“要去城里吗?”小橙汁儿看看这阵势,一眼就明白了护林员这是要带小阿诚进城去采购,自动自发的开始羡慕起了可以逛集市吃美食的小金毛,语气里都不自觉的带了欢快的调子。

“嗯。”小阿诚眨眨眼睛,弄不明白为什么橙汁儿会这样高兴。

“我要苹果!”小橙汁儿一只爪拍打拍打车座,沈云豹有些好笑的走过来,把黑白芝麻小团子拱到了背上,让他可以看得高高的。高兴了的橙汁儿举起吃了一半的大苹果,让护林员看个清楚,“这——样子的!”

“要好多好多!”

————

小安全带的梗我写了哦写了哦!不明白的可以去翻前几天的图片呀~

✧٩(ˊωˋ*)و✧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

换牙?

明大蟒这才后知后觉的把注意力放到了小金毛的一口小牙上。小家伙才来的时候是有乳牙的,这个年纪,大概是要开始替换了?

“呦!鼓掌!”蔺鸽主跳啊跳的凑到小阿诚身旁,翅膀拍拍小家伙毛茸茸的小身子,“阿诚呀,知道换了牙以后有什么好处么?”

小阿诚晃晃小脑袋,小舌头舔一舔松子仁上的蜂蜜,“不——知道——”

“换完牙就可以大块吃肉啦!啃骨头也可以!”蔺鸽主扑棱着翅膀兴奋不已,“看看看,还有这松子和那松果,你都可以吃啦!”

作为一个小吃货,最重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美食!和!吃!

小金毛团子一听可以吃到更多好吃的,激动的蹦哒个不停,吐着小舌头绕着蔺鸽主跳来跳去,呼哧呼哧的喘得欢快。

蔺鸽主也被小家伙的开心劲儿感染了不少,拍打这翅膀随着小阿诚一起欢呼,顿时整个蟒洞里响动声一片,喧闹不已。

明大蟒略无语的看着这俩闹腾成一团,心里对蔺合鸟主的嫌弃又默默上升了一个等级。对,只是对鸽主大人。

就是这么偏心~

小金毛的换牙开始循序渐进的开始了,一颗又一颗的,乳牙退去,新牙慢慢的长了出来,明楼看着那被自己攒下来的一颗一颗小牙齿,心里渐渐有了一丝一丝的欣慰感。

这就开始慢慢长大了啊!

护林员再次到来时小阿诚的新牙已经出了一多半,开始可以咬下硬硬的食物,连个头也长了些,看着奶气都脱了些。

“啧!小家伙真棒!”护林员就地一坐,把小金毛抱了个满怀,“长大了!”

“新食物呢?”明楼甩尾巴,眼睛不离在护林员怀里摇晃小尾巴的小家伙,“阿诚要换食谱了。”

“我还没去采购啊。”护林员注意力几乎全给了可爱又乖巧的小金毛宝宝,“不过没关系,明天我带阿诚一起去,让他自己挑一挑。”

“那我呢!”明楼一张大脸忽的一下逼近到护林员脸前,尾巴不满的在地上拍拍打打。

“你会吓到人。”被恐吓习惯了的护林员淡定的原地转了半个圈,把小阿诚抱起来举高高,“我不带。”

“……哼!”

好一会儿,明楼才从鼻孔里重重哼出一口气,自顾自衔了小金毛软软的颈后,头也不回的回洞去了。

第二天,护林员的森林小屋。

明楼一大早就带着昏昏欲睡流口水的小金毛赶了来,随蟒身带的,还有那琰琰送的小毯子和一小篮好吃的蜂蜜小果子。

“不要这么严肃!”护林员打着哈欠看一脸凝重的大蟒,“我又不是要把阿诚拐走。”

“回来我要检查的。”明楼把小阿诚放下来,摊子和果子丢进护林员的小汽车里,“一根毛都不能少。”

“好好好,一根都不少。”护林员不能更敷衍,抱着小阿诚转圈逗着玩儿。

明楼一脸不满的瞪了护林员好一会儿,才蹭了蹭小金毛头上的软毛,转身迅速的离开了。

小阿诚起先还玩得开心,等回过神来才发觉明楼已经离开了,小脸立即吧唧一下塌下来了。

天塌了!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IX

“苹果?”沈剑秋一愣,竹笋竹叶萝卜也就算了,这下又是苹果,这小家伙怎么吃得这么多花样?

“苹果~苹果~”熊猫小崽儿小胳膊一伸,比划了一个可大可大的圆圈圈,“这——么大的苹果!”

“好~那你乖乖待在这里啊,等着我好不好?”

沈剑秋眼里,橙汁儿的命令最大。所以沈云豹在接到小橙汁儿乖乖点头答应的承诺以后,连丝犹豫也没有的,就飞身跳出去找苹果去了,留下小橙汁儿一个熊猫在窝里团成球儿滚来滚去的玩。

洞里竹叶铺了一地,厚蓬蓬又松软软的,还混合了竹类好闻的气味,小橙汁儿从这头滚到那头,还聪明的学会了减速以防自己撞到洞壁上,没一会儿功夫,洞里就被他折腾的乱哄哄。

“没事呀~剑球不会生气哒!”小橙汁儿笑嘻嘻,趴成一个软饼子翘脚丫。

林子那一头,明楼把小阿诚放下地以后,就忙着在洞里翻腾着找牛奶,上次护林员留下的奶粉还剩了不多,明楼暗自嘀咕着,或许明早又要出去打劫一番了。

小阿诚不消停的蹦哒来蹦哒去,蹭在明楼身上,伸了小舌头舔,张着小嘴巴啃,明楼被他弄得有些好笑,转身吩咐小金毛去安稳些坐好,结果没一会儿,小家伙又蹦跳过来了。

“阿诚——”

明楼有些严肃的看了小奶狗喊他名字,小家伙懵懵懂懂的抬头看他,仍然啃着不松口。

“阿诚你怎么了?”

明楼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小阿诚一向听话得很,平日里明楼说什么就是什么,偶尔撒个娇闹一闹,明楼都觉得甚是稀奇,今天这模样的,明楼可是从来都没见过。

“是怎么了?来,大哥给看看~”明楼用尾巴轻轻卷了小金毛上来,凑近到脸前仔细看,从头看到尾巴,似乎也没看出哪里有什么异常。

小金毛抖抖小身子,晃晃小尾巴,冲着明大蟒的大脸又是吧唧一口,啃上了。

“明楼明楼在不在?”远处洞口那边蔺鸽主的声音传过来,跟着扑棱扑棱的声音,不一会儿鸽子影就到了近前,“我家琰琰托我捎东西来啦!”

“……”

“呦你们在干嘛!”蔺晨一脸的惊异加幸灾乐祸,瞧着被小阿诚舔大脸的明大蟒笑得直要抽过去,“噗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明楼额角都要跳出“井”字,很想把这一只聒噪无比的月半鸽子给丢出去。

“噗——咳——那个,我家琰琰送给小阿诚的蜂蜜松仁,费了好大功夫的!”蔺鸽主也不计较明大脸的坏脾气,把翅膀上挂的小篮子扑腾下来,“琰琰亲手做的!我都没吃到~”

“替我谢谢景琰。”明楼把小阿诚放下来,直送到小篮子边上,示意小家伙去尝尝那上面的蜂蜜汁。

“呜——”小阿诚舔了几下甜丝丝的蜂蜜酱,怔愣了一会儿,转过头,又继续锲而不舍的拿明楼做磨牙棒,啃呀啃的啃个不停。

“阿——”

“咦?!”蔺鸽主一声惊呼打断了明楼的声音,“阿诚是不是要换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