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衍生/凌李】七日谈 壹

黄桃罐头:

chapter1

之前的楼诚版破案篇章,作者菌考虑再三做了大改动,重写了凌李版本。毕竟李熏然本职就是刑警,写进文里不用做太多人设架构,而凌院长的职业在案件中也会得到应用。

文里凌院长还是某医院院长的人设,熏然因为剧情需要升职成刑警队长~对案件侦破负主要责任 o(* ̄▽ ̄*)ブ

老版已经删除啦,另外对案件进行了重新分析压缩,十日改成了七日~这个坑是作者菌小儿子,你萌也多多支持好不好?不要偏心昂(๑´ㅂ`๑)

好啦,新版七日谈,正式上线o(≧v≦)o

▽▽▽

第一日

凌晨。

李熏然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从凌乱的梦中惊醒,作为一名刑警,对于这种午夜凶铃般的电话,他的第一反应加第六感便是——又有案子。

身旁空无一人,李熏然带着被惊的心跳怦怦按下通话键,在手机接通的一瞬间回复工作状态。

凌晨四点,市郊出租屋,报案人发现尸体。

案发。

————

市中心医院

凌远正在院长室里胃疼不已,刚刚结束一场大手术,本就不舒服的胃这下抗议更加明显。在手术台上紧张专注能麻痹掉痛感,可下了手术台,无力和疼痛就卷土重来。

熏然昨天刚跟他闹了别扭,晚上自己又没回去睡,那家伙不知道得有多生气。凌远心里暗暗想着,别看李熏然平时工作上沉稳精英的样子,生活里跟别人也是活泼和暖的多,可到了自己跟前,简直就是个爱闹爱笑耍赖加撒娇的小魔头,工作里平淡乏味久了,凌远居然还很是喜欢李熏然这时有的小脾气,觉得鲜活生动的招人喜欢,就连气呼呼的小样子都很是可爱。

不过这次不一样。凌远按着胃部直皱眉,喝下去的热水似乎也没什么作用,昨天本来是他们相恋两周年的纪念,凌大院长忙起手术来本就忘了个一干二净,结果难得清闲的李熏然撅着个嘴巴跑进院长室找他的时候,却又让他看到了小赵医生在自己办公室里。

小赵医生赵启平——凌远读研时的学弟,长相和李熏然相似度八分以上,性格却大相径庭,危险指数五颗星。

其实李熏然早就知道赵启平的存在,毕竟自己男朋友的相册里有这样一个和自己极为相像的人,还是一个导师带出的学弟,李熏然脑中的警报不能不报响。

这次赵启平调来自己医院,凌远本来是打算抽个合适时间跟李熏然报备一下的,哪知道还没来得及说,俩人就正好撞了个正着。不合适的日子加上不合适的人,李熏然这火呼啦一下就上来了。

要说熏然平时小脾气多,倒是真有分寸的,不过是一些小事情上增加点情趣而已,而真到涉及到他底线的问题,事情就大条多了。

凌远内心里觉得他应当信任自己,所以有些赌气的不愿意去解释,而心里那隐隐存在的愧疚和心虚又让他不知道怎么去开口,所以干脆借着忙改革的幌子,蜗牛状的躲到了这医院里来。

爱情真是麻烦的事啊!

——凌院长注

————

案发现场在郊区出租屋内,昨晚在此居住的是一群北方籍农民工,和两名本地用工单位技术人员。

死者赵信刚,为五名民工之一,这是他们到达此地的第一个夜晚,准备休整一晚后,隔天去之前谈好的果园帮工。凌晨三点,有同伴下楼去洗手间,意外发现他陈尸楼下。而在此之前,无人听到有异动。

尸体位于卫生间与楼梯的过道上,距离尸体两三米的地方,血流成河。李熏然走到近前蹲下,仔细的看了看血泊的颜色和位置,很肯定这里就是第一现场。

血泊的旁边,一把沾着血迹的菜刀和一把生了锈的锯子显眼的摆放着。

“典型凶杀现场。”李熏然站起身,小心对身旁的小刑警指了指刀锯,示意他注意提取指纹。

房间内的刑警队员们井然有序的在忙碌,调查取证一步一步进行着。李熏然揣着这样一个谋杀的初步认知,开始在房间其他部分查看。

墙壁上散落着一些明显的血手印,墙角堆放的塑料管和水泥袋上也有很多抓痕,血指纹清晰的印在上面。

再转到厨房门口,李熏然不由得一愣。

厨房的门框上挂着一条皮带,皮带下方是一个小方凳,一看便知是自杀迹象。板凳下方地面上有清楚的滴落性血痕,李熏然小心的拿准力气抬起凳子看了看,凳脚下血迹依稀可辨。

有些东西似乎在脑子里模糊了起来,李熏然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他的第六感一向准的可怕,这个案子,恐怕不是想象中那样简单。

评论

热度(135)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