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ran

【楼诚/楼诚衍生】一个童话

黄桃罐头:

part XXV

排骨汤香喷喷的好喝得很,护林员自己盛了一碗烧排骨,坐在小几前的椅子上边吃边逗两下小金毛,小阿诚吃得蹭了一脸的肉汁还兀自不知,吃到尽兴小爪子还伸去小盆里捞啊捞。

明楼在不远处一角看着这和谐无比的场景,总觉得哪里碍眼的不行。

“你干嘛?”看着忽然间飞速游过来的明大蟒,护林员没留神差点一口骨头卡嗓子里。

“肉。”明楼尾巴拍拍桌角,眼神示意那锅里还温着的肉骨头,眼看着口水都要流下来。

“!”护林员眼睛瞪老大,“明楼你都多肥了还吃!再说你不是一向不吃熟食的?嗯?脸呢脸呢?还要不要?!”

“闭嘴!”被刺激到了弱点的明大蟒怒目而视,连攻击姿态都要摆出来,“肉!”

“这里——”默默观战了一会儿的小阿诚爪子推推明楼,成功的粘了明大蟒几爪肉末汤水,“这里呀~”

看着努力把肉汤盆往自己跟前推的小阿诚,明楼顿时心里就软成了一片,不由得就放低了身子轻声细语,“阿诚乖,自己吃。”

小金毛眨眨眼睛,低头认真的舔了几口肉汤,然后抬头看明楼,好似在示意着,看呀我在认真吃呀~

和小阿诚对视良久的明楼突然心情就很好,顿时感觉世界无比美好,于是也就不介意护林员胆大妄为的举动,把小金毛一寄放,自己溜去丛林外头捕猎了。

而小屋里的小阿诚,在护林员排骨汤和白果杏仁糖的诱惑下,也就暂时忘记了离开的明大蟒,欢欢喜喜的玩闹了许久。

临近傍晚时,吃饱喝足的明楼才悠哉悠哉的回了来接小金毛,这一顿饱餐餍足,估摸着又有几日可以消耗了,倒是不用再在热天里奔波去狩猎,虽说这夏末了天气不再热得难受,不过对于明楼这样受不了极热和极冷环境的蟒来说,能不顶着大日头出去还是不出去的舒服。

夏末秋初的晚间还是很舒爽的,明楼一路把小阿诚驼在身子上,听着黏人的小家伙奶声奶气的数着天上的星星,不时开心的爪子拍一拍,软软的也没什么力道。

小溪水也有些凉凉的,表层却还浸润着白日阳光撒下的温度,各色的游鱼自在的在水里摇曳生姿,小阿诚借着那一点月华和星辉,眼睛眨都不眨的低头看小鱼,溪流声落在耳朵里,和着蛙鸣兽语,像林间奏鸣曲一样悦耳动听。

夜幕降下,带着满天星星饼干糖一样的甜香,明楼盘起一圈圈,像堡垒一样守在洞口,小阿诚睡在明楼身后,小身子起起伏伏暖乎乎,呼吸间都是甜甜的奶香气。

第二天清晨,明楼才刚睁开眼,就觉得身旁的小阿诚一阵不安生,小身子动来动去的,转头一看,小家伙眼睛都没睁开,小爪子却抓抓挠挠的乱扑腾。

“阿诚?”明楼心里担心,小声的喊醒了睡着还一脸不开心的小金毛。

“痒~~”小阿诚软绵绵的睁开眼睛,哼哼唧唧四脚朝天委屈脸,“痒~”

明楼低头一瞧,就见小家伙脸上被蚊子咬了肿肿一个包,再仔细一看,那肉肉的小肚皮上也是几个小肿块,看着就难受。

啧!这可怎么办?明楼有点头大,他一个冷血动物又一身的细鳞,蚊子从来都不近身,没想到这夏末正厉害的一波蚊虫,倒是把小阿诚给搅扰了。

“阿诚不着急啊~”明楼有些心急,看着扑腾的难受的阿诚心里更是焦躁,想来想去,不然,他自己来试试?

想罢,明楼就移动了身子,凑近过去把小阿诚一圈一圈松松的缠绕了起来,用凉凉的体温给小阿诚那被咬的红肿包块增加了些舒爽,再稍稍用力一紧,准备用鳞片帮小金毛蹭一蹭——

“我去!明楼你大爷的!谋杀啊?!”

评论

热度(165)

  1. ranran黄桃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